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一十 – 主后被挾

修苒回過神,目光從兀檠挪到他的身後。

真氣壁外,那些殺手與兀檠帶來的人交手。

三、四個衛士圍著一個殺手,打起來差強人意。殺手們找到空隙,仍不忘往凹地丟東西。

修苒瞅著飛來的黑色丸子,不知怎地就與先前在御王府聽過的「炸彈」想在一塊兒。她當機立斷在那些丸子外裹上一層厚厚的真氣障壁,再控……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九 – 被圍攻

  夜承影奮力抖動軟劍,教殺手們一時無法縮小包圍圈。殺手們無法,只得相繼拋出暗器攻擊。

  侯景陽站在房頂,輕易能看見夜承影一力抵禦十多人的明刀暗槍,他急道:「你們兩個還不快去幫藥師!」

  「這……」

  二位大內衛士面面相覷,糾結是否放著自家陛下去幫忙時,廊下遠遠傳來許多細微的……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八 – 中招達二年之久

  周圍的衛士們不知夜承影與司徒瀚說些什麼,無法隨心所欲行動的他們想知曉的是夜承影接下來是否會危及自家陛下的安危。

  比起那些離得較遠的衛士們,侯景陽附近的二位大內衛士更為擔心的是侯景陽現下的狀況。

  半個時辰前,陛下忽召衛士們到此的神情與平時截然不同,那種呆板遲滯是他們從未見過的模……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七 – 妖女

「說。」

「三叔公趁二叔公過來幫忙的那會兒一口氣殺至女子身旁與之過招,邊打他邊向女子喝道:『妳這妖女,以為用拙劣妝扮就能替代承影藥師麼,鄙人可不是那些瞎了眼、瞎了心之輩!』。」

夜承影挑眉道:「噢?」

兀檠見夜承影嘴角含笑,心中感覺五味雜陳,他續道:「後面您大概能猜著了,三叔公想取那女子的命,……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六 – 奪魂散

「嗬……把妳的狗命留下來!」

兀檠上前抵擋,回頭道:「藥師,方才的毒……您沒事吧?」

「唔……是你呀兀檠。
毒?什麼毒?」夜承影不明所以地道。

殺手與兀檠雙雙停手,殺手不可思議地看著夜承影道:「那天下奇毒,妳怎可能沒感覺!」

對手既停戰,兀檠連忙退至夜承影身側查看她的情況。

夜承影一身深色……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五 – 夜承影醒來

噹——喀咔,兵刃清脆的撞擊聲昭示著二人對戰的開端。然,在這聲響後,兀檠推力要再舉刀,就見殺手轉動手腕,佩刀就卡在彎刀上動彈不得。

噌——地連續長聲,殺手以彎刀扣著長刀、轉眼間滑到兀檠的面前。兀檠拔不出刀,索性在殺手後方的半空凝實一塊小小的真氣磚。他蓄力對刀柄使勁兒一推,人順勢後仰翻了個跟斗,逕直踢……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四 – 兀檠出門

「嗬嗬,不去看看你弟弟的傷勢麼?」

「嗟嗟,他看起來傷的可不輕呢!
啊,俺看還是別這麼麻煩了,俺大老爺們就送你們兄弟倆一程,一起入地府吧!」

說著,殺手們的攻勢愈發凌厲刁鑽,三人六手外加真氣的輔助攻擊,教兀釅吃不消,更遑論是重傷的兀碇。

兀碇先前遭受對手以短刃破開內力凝出的護體罡氣,那力道使匕……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三 – 守住門

「嗯……不過現在外面打得正歡,沒辦法為妳重煮過這柚子水。」

「所以?」

兀檠伸手進木盆將香囊壓進水中,抬眸道:「姑娘放心,鄙人現已將不該放入的東西都拿出來並新添了艾草進去,如此處理,水就能勉強湊合著用的。說不定外面打完了,姑娘或許都恢復得差不多了。」

「多謝。」

修苒睨向雙膝……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二 – 接二連三

唔……身子好沉……

那是誰的聲音……?

嗯?身旁好像有人,是股熟悉的感覺……是誰?

修苒靜靜地掙扎了好半晌,終於蓄足力氣睜眼。本著常年來的習性,她張眼就是連忙確認周遭的情況。

幸而她的頭此時不若身子那般重,很順利地轉向右方。只是,這轉過去,就發現夜承影不省人事地趴躺在身側,一旁的毛球看起來昏……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一 – 救修苒

  自兀檠離開,夜承影就覺時間過得十分緩慢。她焦急地察看四周與圓洞中的情況,來去了好幾回,附近仍是一片靜悄悄、沒有失火的跡象。

  眼看下方的修苒閉眼昏迷過去、眉頭還緊皺得似在沒有盡頭的惡夢之中,夜承影擔心得趴在圓洞口向下望。

  自己給修苒的那條月牙墜分明是朱諾加持過的法器,且自己在給她牙墜的時候……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