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 – 禮成

王芳昱跪在王錦凌身前,雙手恭謹地接過竹簡、向王錦凌拜了一拜。

「芳昱一定會尊從爺爺、遵從先生、尊從師門的教誨,先憂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心懷善念,從己做起,望能有一日替君上分憂。」

昊天嶺嘴角噙著一縷邪笑、看著因王芳昱話語而面色略沉的司禮官。

王芳昱所說的這些話,聽來就非方才司禮官事先囑咐的那些官腔、是發自內心的肺腑之言,可見王芳昱小小年紀,便是已懂得許多。

王錦凌睨了眼司禮官,笑著拍起手來道:「好!很好!為師的知道妳聰明、識大體。」

王錦凌門下的子弟見平時嚴肅到不行的自家先生竟笑得如此開懷,幾乎是看傻了眼,只有一位年紀約十七、八歲的少年眨了眨眼後反應過來,他上前就是要扶這個新入門的小學妹起來。

王方昱雖被扶卻也不先起身,她看了眼王錦凌,見王太師頷了首,才起身向身側的少年道:「多謝學長。」

王錦凌點點頭,斂了笑意向王芳昱道:「芳昱,鞏老爺子也算是妳的再生父母,如不是他,妳也無今日的機會站在太學的大學堂裡。
妳是不是該藉這機會向老爺子表達一下妳的感恩?」

「是,謝謝爺爺給芳昱這個機會。」

王芳昱轉身,對著鞏老爺道:「芳昱多謝老爺子這些年的養育之恩。」

隨著她稚嫩清朗的聲音落下,王芳昱對著距離自己幾人遠的鞏老爺執了一個身為子女的大禮。

「芳昱現在的年紀還小、能力還不足,但芳昱一定會努力學習。
待芳昱羽翼漸豐,芳昱一定會像毓靈姐姐一樣,多多提攜義莊裡的弟弟妹妹。」

鞏老爺的年紀也經歷過不少風雨,可他聽聞王芳昱的話,一口熱氣哽在了喉頭上。

鞏毓靈察覺到老爺子的氣息不穩,連忙遞上了手絹兒,悄聲道:「老爺子,您要不要勉勵芳昱幾句?」

鞏老爺握緊了鞏毓靈遞來的絹帕,沒有擦去造成他望出去時景色糊成一片的淚水,只是清了清喉嚨。

「芳昱,老夫待妳們是從未想過要妳們回報什麼,妳既有機緣能跟著王太師,就好好地跟著王太師做學問,將來盡力做妳該做的、盡力做妳能為國家社稷做的事,便是對老夫最好的回報了!」

「是。」王方昱對著鞏老爺叩了一首。

在王芳昱起身後,她向鞏老爺身旁的昊天嶺及鞏毓靈行了個世侄禮。

「芳昱感謝御王殿下的引薦,芳昱才有機會入到爺爺的門下。也要謝謝毓靈姐姐,雖然芳昱沒有這個福氣與姐姐相處太長的時間,可芳昱這段日子以來,真的在姐姐身上學到了很多。
姐姐教會了我面對事情該要如何去思考、如何去判斷,也因為姐姐的教導,讓芳昱有這機會擠進了太學的窄門。」

王芳昱說著說著又向鞏毓靈做了個揖。

昊天嶺對著王芳昱頷了頷首:「引薦不算什麼,之後的路子得要靠妳自己才能走好,跟好妳的先生,別妄自菲薄,知道嗎?」

「是,芳昱記下了。」

鞏毓靈在一旁略略琢磨了一下,大略知道王芳昱的盤算。

王芳昱方才所說的那番話,誇的是自己、實則是說給王錦凌聽的,王芳昱知道自己是求知若渴,因此今日有這機會,當然也希望自己能同進太學。

可對於一個日子已剩下不多、又有許多事須張羅的人來說,再如何喜歡學習,進太學一事也不過是一個痴夢罷了。

她暗暗地嘆了口氣,可惜,要辜負芳昱的一番好意了……

鞏毓靈眨眼抹掉眼底的感傷、改以微笑的面容對著王芳昱,一把輕柔婉轉的嗓音,在大殿裡迴盪起來。

「芳昱,姐姐今日能看見妳拜入王太師的師門是真的很開心,從今往後,妳要面對的,就是不同以往的段數了。
妳聰明勤快、學習力又強,對事理的分析很有自己的一套,姐姐相信妳很快就能適應,希望妳跟好先生的腳步走在大道上,將來把妳的能力及聰明應用在對國家社稷及自己有幫助的地方上。明白嗎?」

「是,芳昱記下了。」王芳昱對著鞏毓靈笑著做了個揖。

鞏毓靈向王錦凌行了禮:「芳昱確實是個聰明的孩子,今年才又十三歲而已,卻是邏輯好、分析力強、領悟力又高的孩子,聽聞王太師是天耀裡最好的先生,還請您多擔待提攜了。」

鞏毓靈這話聽入了昊天嶺的耳中,令他的二道劍眉微不可見地蹙上一蹙。

他想起了鎮定先前向自己彙報靈兒與蕭鳴鴻的對話——主子,郡主請蕭大夫答應,若是她不在人世,希望蕭大夫以孩子們舅舅的名義保護他們。

而今,她對王太師如此說……是希望把她自己在意的人一一都托付出去的意思?

另一頭的王芳昱被鞏毓靈的話誇得雙頰浮上二朵紅雲,只是,她很快就覺察到有幾分不對。

毓靈姐姐說話一向都是謙虛有禮的,可她平時會這樣跟人誇讚她們義莊裡的孩子麼?

據自己所知,義莊裡其他幾個與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孩子也都被安排了去處,這是碰巧還是……?

王方昱還未想出什麼,就聞王錦凌道:「郡主客氣了,芳昱資質是真的好,王某會好好督促她的。」

「多謝王太師!」

王錦凌轉身,提筆把王芳昱的名字寫進香案上的清冊裡,其他子弟就過來將清冊捲起,連帶開始拾掇香案上的後續。

王錦凌見弟子們有條不紊地收拾,向昊天嶺道:「殿下,老夫有幾件事情想請示殿下,不知殿下能否與老夫到後殿相商?」

「好。
王太師請。」

王錦凌向王芳昱及鞏老爺並鞏毓靈微笑道:「今日至此就禮成了,趁著芳昱的學長們在收拾,妳們幾位難得能聚在一起,要不要到偏殿那處去喝個茶小敘小敘,老夫先同殿下請示幾句。」

鞏老爺代表點了點頭,領著二人做了個揖:「您忙。」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