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二十六 -處刑的消息

「咳咳咳!」石衛忍不住地咳了咳。

說真的,自己現在手底下帶的這幾個小隊,大多數的人原本都是常年在外地出任務的暗衛,這回因自家郡主不好好地待在御王府、跑出門到處流浪的緣故,才被自家主子給召回來在義莊附近保護著她。

會將這些人召回來的原因之一,是這些人在御王府一眾暗衛裡頭都算是佼佼者,要保護郡主應該不是件什麼難事,而他們常年在外亦是磨練了一身的應變能力,那應變能力在某些時刻,會遠比功力還重要那麼幾分。

原因之二,則是因為這些人於郡主來說,都是生面孔,自家主子希望在郡主的歸期訂定之前就先依著她,讓她在外頭做自己想做的事,卻又不希望她知道有人保護她,以避免加深什麼不必要的誤會。

可也因為這些人常年在外地,他們與自己相比起來,想當然爾是也較不清楚王府裡的事情。

雖然總是會有些傳言在暗衛之間流傳,不論是歌功頌德又或是難以理解一些府內事情的,可那些再如何終究是比不上自己這個經常在王府裡待著的人。

尤其,最初還是自己在自家主子的命令之下護送周夫人到金閣寺去為郡主上的基礎禮儀教化……只是沒想到一轉眼,那名不見經傳的小丫頭就躍升成為了準王妃了。

只可惜……主子要處理那夏立的文嫣公主,與郡主間產生了不小的誤會,而那些誤會還未澄清解開,郡主就自己離了王府……。

「噯,石隊,你怎麼不說話了?」

石衛收回了思緒,目光在眼前的一眾身上梭巡過一遍,嚴肅地道:「主子們的事情沒什麼好嚼舌根的,事實就是郡主去找了盛王妃尋求庇護,而主子也應了那件事了。
現在,對應的命令已經下來,大夥兒得要做好準備才行。」

「是。」一眾齊齊應聲,目光灼灼地看著石衛。

「主子的意思是做好兩手準備,好接郡主回府。
首先,郡主的歸期定在十一月二十五日,由頭便是府內小武小香行事不利被發令在十一月二十五那日行刑。
主子訂的時間,距今所剩沒有幾日,因此在那日之前,我們得讓郡主被屏蔽的記憶回復才行。
那些迷惑他人的文書,府內已經在處理了,應該是明早便能出現在城門處。我們這處……我想就利用郡主到藥鋪抓藥的時機,在她來藥鋪的時候,將消息並明朗香給郡主。
待郡主歸期到的那日,若郡主屆時因故未想起主子對她所說的事,又或者她不願意去菜市口與主子會合的話,咱們就是一塊兒同郡主移到盛王殿下所安排的居所去。」

「是。」

石衛轉向鎮定道:「鎮定,關於義莊外那幾批對郡主一直虎視耽耽的人馬,你查出來了嗎?」

「是,現在除了先前確定的文嫣公主、赫連皇太子之外,在天燈節放天燈那晚,混在人群裡意圖將郡主帶走的那些人經確認是咱天耀賢王底下的人。
另外,這兩日發現附近又出現了另一批喬裝成天耀人的北原人。」

「賢王也摻了一腳?」

「是的,雖然那晚人群中混了些江湖殺手,可我們追蹤到了那些人最後都進了賢王在城外的別莊。」

石衛凝眉略想了想道:「現在與賢王有關的情勢複雜,你再核實過,以免誤會了賢王。」

「是。」

「那北原人是怎麼回事?」

「這回的北原人與上次忽然在義莊附近徘徊的北原人不似是同一批人。」

「確認?上回的那些人還未查出與之接頭人就失了蹤影,這次的呢?」

「回石隊,他們一樣未與誰有接頭,但這些人與上回的那些人略有些不同,這批人很明顯是在等什麼人的聯繫……我已派人監視著他們。」

「嗯,有消息隨時上報給我知道,若結果還是像上回那樣,就直接給我回暗衛營訓練三月。」

「是。」

 

翌晨,昊天澤帶著桃花源的格局去找昊天策,並在昊天策那處得知了昊天嶺的一些計畫,便直接讓季筱彤通知鞏毓靈去往別莊的事情。

季筱彤派了人以送香的由頭在正午時分回覆了鞏毓靈在十一月二十五日的午時正到西城門外的一個小客棧,她會安排一輛馬車送她到別莊去。

也因此,鞏毓靈在午後,趁著孩子們午睡的時間走了一趟三得藥鋪。

她才踏進藥鋪便聽聞左邊等藥的三個人在閒聊。

「噯,你聽說了嗎?御王府發出了通告,說二十五日時要在菜市口處決二個侍女。」

「處決侍女?那二個侍女是犯了什麼大事?叛國通敵?」

「其實說處決是危言聳聽了點,可讓那兩個侍女以身祭天,這不是同處決沒兩樣嘛。」

「以身祭天?咱御王殿下會迷信這種事?」

「對呀、對呀,而且為何會突然想讓她們祭天?這總是有原因的吧?」

「據說是因為她們沒侍候好德安郡主,讓郡主出了事。」

「這……這怎麼可能呢?從未聽說過御王殿下有因為這種事而處決人的。更何況聽說那位德安郡主不是立有軍功,是個明理的人,怎可能會草菅人命。」說話的那人想了想又道:「她沒出聲阻止這件事麼?而且祭天怎不是在天壇而選在菜市口,這還真是奇怪哩。」

「誰知道,說是出了事也不知是事大還是事小呢。郡主在軍隊裡的名聲很好,可說不定那些名聲都是做出來了,為的只是掩飾她其實是個恃寵而驕的郡主……不是聽說她不日便要和親赫連帝國做皇太子側妃,這下子身份可是又升了一層呢。」

一旁插來一道聲音:「可我那軍隊裡頭的堂兄對德安郡主很是誇獎耶,他曾與郡主共事過,說她平易近人又聰明,設計出來的東西很是實用。」

「若你說的是真,那二位侍女到底是犯了什麼要被這樣抓去祭天?」

鞏毓靈在一旁聽得有些驚駭。

御王府的侍女要被處刑?

要被祭天?

她假裝不經意地插入話題之中:「噯?幾位郎君,這不是再過一月多就要過年了嗎?菜市口這時間還處刑?」

「喔。」說話的那人瞧了眼鞏毓靈道:「想來這位姑娘不清楚,這菜市口在年終最後一次處刑的日子便是十一月二十五日,在那之後就要等過了元宵才再開鍘。
可通常這處刑有個不成文的規矩,一般在過了十一月的天燈節後便不會再處刑,讓大夥兒能準備過個好年。
可如今卻傳出來御王殿下要將兩個侍女祭天,也不曉得是用的是什麼方式祭……。」

「那、那你們知道那兩個侍女分別叫什麼名字嗎?」鞏毓靈開口詢問時,兩隻小手因為緊張而不由自主地緊緊攥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