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四十一 – 玩遊戲

「你說這事是真的假的?我們這處還沒聽說有什麼小孩失蹤呢!」

「許是在都城裡比較難做案吧,哈,還好咱們是住在都城裡。」

「可是……聽說鄰近城裡的小孩也是最近才開始傳出失蹤的,你說……會不會接下來就換我們這兒……。」這乞丐邊說,邊牽緊了自己五歲的兒子。

旁邊一個乞丐摟過一旁有雙大眼睛的七、八歲女娃兒道:「呸呸呸、別亂說話,我家這貼心小棉襖可是不能有事!巧兒,要跟緊爹爹,千萬別貪吃貪玩就跟人跑了,知道不?」

乞丐們大約不曉得他們如此的幾句對話,於鞏毓靈來說是透露了多少重要的信息。

她蹙眉,覺得昨夜見到的二名男子所做之事,定與那些失蹤的孩子們脫不了關係。既是如此,那麼就得儘快把暗號一事傳出去,才好破壞那些人要帶走孩子們的計劃。

鞏毓靈見那些乞丐們走遠也未有動作,只是縮了身子,將厚外袍拉了拉,繼續待在樹上,眼神往長屋方向望去,思忖著、等待著。

乞丐給一般人的第一印象便是不修邊幅、髒髒臭臭,再來才會注意到他們衣衫襤褸甚至是衣不蔽體的形容。

可自己上回來到這處往裡頭瞧時,她注意到長屋裡雖然有個難以形容的味兒撲面而來,可那裡頭的環境竟分了區,有些區域看起來與一般人家相比是不至於差到哪兒去的,尤其是有孩子、孕婦的區域。

她大膽地猜測聚集在這處的乞丐很可能與一般印象中的不同。

或許有些事情只是做做樣子給外人瞧的罷了,實際上卻完全不是如此。

她自己的心裡認為,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追求著那中庸之道,就如生長在過於乾淨環境的人遇上一點髒就易生病,可長期處於不乾淨環境的人亦是容易生病一樣,凡事都講求個「度」。

而此處的乞丐既有個長屋能固定在此安生歇息,更是在此孕育下一代,對裡頭的環境自然也是會上心,才好減少孕婦生產時的危險、孩子患病或者居住在裡頭所有人染上傳染病的機會。

若事情如她所想,那長屋中留守的乞丐在出門乞討的乞丐們出門後,便會做些打掃環境衛生以及清洗衣物等等與尋常人家一樣的差事。

畢竟自己不想暴露於太多目光之下,待屋內行動自由的成年乞丐多半都出了門之後,那才會是個接近乞丐孩子的機會。

她又等了好一會兒,果然,長屋的門依著她的期望又開了。

這次出門來的是一群女乞丐,她們手上的籃子裡滿是髒污又襤褸的衣袍,看起來是要去洗濯場洗滌那些籃子裡的東西。

鞏毓靈目送著那些女乞丐離開,還是不動聲色地待在樹上。

一直待到了辰時正,長屋的門第三次開了,她終於挑了挑眉,眼神聚焦,看著長屋前的那些人。

十幾個有大有小的孩子們,穿著上頭有許多補丁的厚袍子,從長屋裡伴隨著童言童語開心地跑了出來。

「欸!我們今兒玩什麼好呢?」

「來鬥千千(陀螺)!」

「不好,你爹做的那個新千千那麼沉,我們的一下就被鬥垮了。」

「那今兒風大,玩風箏吧!」

「不好不好,玩摸瞎子吧!」

「才不要摸瞎子呢!你每回到最後都耍賴!」

十幾個孩子都想玩不同的,一時間意見根本無從整合起,鞏毓靈踩在這個時機點兒出現在了孩子們的身前。

她手裡拿著二十支的竹片來到他們面前:「有人想玩玩新遊戲麼?」

「新遊戲?什麼新遊戲?」

「姐姐,那遊戲好玩麼?」

「好玩。如果不好玩姐姐也不會介紹給你們玩的,不是?而且呀,姐姐如果問你們有沒有人想吃湯圓的?你們怎麼說?」

「我!」

「我,我想吃湯圓!」

「我也要!」

鞏毓靈揮了揮手中的竹片,「只要照着我手上的這些竹片上的畫去找,最後能找到上面有畫有湯圓竹片的人就能吃到真正的湯圓,你們覺得這樣好不好?」

小蘿蔔頭們異口同聲地道:「好!」

「不過,姐姐還想再問問你們,湯圓很大一碗,有拿到湯圓竹片的人去兌換湯圓的時候能不能分一些給其他沒湯圓吃的同伴呢?」

「能!」

「很好,那姐姐開始發竹片囉!湯圓統共只有十碗唷!看誰最厲害、動作最快最先找到!」

所有的小孩一擁而上,拿到竹片後便照著上頭的提示去找下一支竹片。

孩子們拿到的竹片上並沒有字,鞏毓靈只是在上頭畫了些不同的圖提示藏著下一張竹片的位置而已。

當孩子們都開始去找竹片,鞏毓靈便往長屋的門口去,想去找先前與她交換外袍的那位婦人。

她正走到門口,長屋的門剛好也吱呀——地一聲後開啟,兩人一個照面,倒是對方先開了口:「呃,原來是妳呀。」

「早安。」鞏毓靈溫聲道。

「妳帶孩子們玩遊戲?」

「是。能找到竹片上畫了碗湯圓的人可以到北門市井的街角湯圓攤與主人家換到一碗湯圓吃。」

婦人蹙起眉,目光在鞏毓靈渾身上上下下來回地打量了她好幾回,才說道:「姑娘……妳是在體驗民間疾苦麼?」

「蛤?」

「我說妳們這些有錢人是怎麼回事,有好衣裳不穿、穿了身粗布衣,然後找我換了件破外袍,現在又來與孩子們玩遊戲、贏的人可以拿到湯圓吃?」

「妳誤會了……。」鞏毓靈蹙眉想辯解,可話尚未說完,婦人又自顧自地說道:「我說呀,妳若是要找優越感,可以多多發糧救濟貧苦,讓孩子們這樣玩有意義麼?」

「不,妳真是誤會了,我是外地來的,可是與家人走散了,一邊想摸熟這裡的環境,一邊在找家人。

這個小遊戲是因為我先前受街角湯圓攤主人家的好心,所以也想試著做點兒好事回饋一下這京都人情的溫暖。」鞏毓靈儘量看似輕鬆地說道,「而且,想說光做好事沒什麼意思,讓孩子們這樣玩,一方面讓他們能動動腦筋,二方面還能有湯圓做獎勵,填個肚子不是很好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