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三十八 – 蠱族禁地 III

暗衛營訓練出來的人,基本上是如何嚴刑逼供也如鐵打般地不哼一句,可小二十三咬牙苦撐了好一會兒,卻因為血腥味,身上的蟲子不減反增,並且那些蟲子因為血腥味,行為變得更加瘋狂,讓他也不由得輕哼了一聲。

石衛是幾人之中首先從震撼裡頭回過神來的,他一回神立刻覺得有事情不對勁。

那股違和感到底是來自何處……?

他環顧了四周一圈,赫然發現門內滿室擁擠的蟲子沒有一隻敢到門外的,當即喚了小十七。

「十七,你瞧那些蟲都不敢越過門出來,此處一定是有什麼,你能辨別出來麼?」

「我試試。」

「小六,你覺得火折子若是丟給二三有用麼?」

小六搖了搖頭,指了指地上已熄滅了的火折子,「那裡頭有些蟲專門在撲火的,即便拿火把進去,也會被那些撲火的蟲子給弄滅了,結果就同二三一樣。」

「看來廉禎是用了方法才能順利進去的。」

「依我的看法,既然這處是蠱族的試煉之處,那麼進去的人,只要沒死在裡頭,最後還是會出來的,我們在外頭等就行了。」

「這聽你的,只是現在當務之急便是將二三救出來……。十七,有結果了嗎?」

十七搖了搖頭,手指著石門上的一處:「我瞧應該是石壁上的什麼讓那些蟲不敢出來,很明顯這處有一個界限,而且裡外的味兒聞起來是明顯不同。只是方才我試了試,將這上頭的東西摳下來也沒用,手才進去門內,那些蟲就上了我的手。一退出,便全落了地。」

石衛的二道英眉已然擰成了個結,雖然他們不進去,可也不可能見著自己的同伴死,他不知二十三還能撐多久……。

「十七,你確定那些蟲一出門便會死了個乾淨?」

「是,我方才已試了幾回。」

「好,你們站旁邊一些。」

「石隊,你要做什麼?」小六蹙眉看著石衛。

石衛的嘴角揚了揚,「還能做什麼,當然是救二三出來。」

話落,石衛的周身迸發出了一道溫潤的霜藍色真氣均勻地覆蓋在他的身上,他便頭也不回地往石門裡頭走。

「石隊,如此能行嗎?」小十七有些憂心地說道。

石衛彷若未聞,繼續往前走,小六見他才跨過那條看不見的界限,蟲子們便立刻圍了過來,近了他的身。

只是石衛身上有那層真氣,蟲子無法直接貼到他的身上,牠們只能附在真氣層上使勁地啃咬著真氣層,想咬出個孔洞好鑽進去。

石衛穿過了門,完全進到了裡室,他看著周身的蟲子不得其門而入,想著真氣層似是能擋住蟲子的攻勢,又要去接小二十三……思及此,他凝了神,在腦海中將真氣層改了個形式。

門外的三人見到石衛身上的那層霜藍色真氣驀地由貼身處往外擴展,最後形成了一個猶如是鐘鼎形狀的防禦障壁完整地罩住石衛本人及周圍約能容一、二人的大小。

真氣層上的蟲子在真氣形廓擴展的同時,亦紛紛如被千刀萬剮般變成了渣渣落了地,還被真氣層給推擠到外層去,石衛一路往前行,腳旁一點渣渣也沒有,人能很平穩地走在灰色的石面上。

「二三,聽得見嗎?真氣可行,提起真氣往我這處來!」石衛吼道。

小二十三聞言,艱難地想移動身軀。

莫要看蟲子一隻好像很輕,實際上當全上身下全是蟲子時,負重也不少,更何況是裡外好幾層的蟲子掛在身上。

最嚴重的事是小二十三發現自己的內力不知為何消耗地極快,而且平日能輕易推動上百斤的手腳在眼下卻愈漸無力,眼前似乎開始出現一些先前進來時未曾見過的畫面。

山洞裡的一片黑逐漸退去,取而代之的是溫暖安寧的蠋火。燭火光影搖曳,映照著地上鋪著的紅色絨毯與洞窟中一應具全的桐木傢俱。

他覺得很是奇怪,先前不是因為蟲子而不能睜眼麼?怎突然看得見了?

這看得見卻又似是看不見,他覺得眼皮相當地沉。

就在他狐疑著自己的狀態時,冷不防有個清冷的女聲響起:「你是來獻祭予我?」

小二十三抬起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一雙紅色的繡花娃娃女鞋,再往上是似火的紅色紗裙。他心底沒來由地出現了一股滲得慌的感覺,本能地不再往上看看身前的人是誰。

一隻葇荑突兀地出現在他眼前,伸往他的脖頸,猛地將他的下巴給抬了起來……。小二十三的眼前就這樣出現了一張美若天仙的臉龐,前提是,他若能忽略「她」的那雙只餘幽深黑色空洞、還時不時爬出蟲子的眸子的話……。

小二十三心底切切實實地被眼前的情景給嚇了一大跳,他忍不住傾了全身之力朝眼前的人兒揮出了一記重拳,體內的真氣也在一瞬之間不由自主地凝了起來,在他的身旁結起了密密麻麻的真氣箭朝那女子身上發去。

門外的小二十五、小六及小十七都嚇了一大跳,親眼見到全身上下覆著黑色蟲子的小二十三忽然朝石衛猛烈地一拳過來,身旁凝起的真氣箭亦朝石衛攻去。

「二三,你在做什麼!」

說時遲那時快,小二十三的拳已然對上了石衛的防禦障壁,石衛不得已亦將自己的拳頭打上了那處的防禦障壁以增加那處的防衛能力,還得同時分神注意小二十三發射過來的真氣箭對於防禦障壁各處的傷害情形,再將被削弱處重新以真氣修補上。

小二十三見自己眼前的女子輕鬆地接下自己奮力的一拳之後,還輕視妖嬈地對自己笑著道:「嗬嗬,就這點兒功力也敢反抗本聖女,有種你傾全力攻擊呀!這些箭如此地弱,是想幫本聖女撓癢癢麼?」

小二十三聞言,自負的心不願服輸,他凝起了比起原先數倍粗又銳利的真氣箭,還將剩下所有的真氣及內力全加諸在自己的拳上,吼道:「妖女,去死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