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離開 – 之三十七 – 蠱族禁地 II

廉禎道姑仔細地看了看那些石刻,開始有次序地推動那些方石。

第一塊方石上是赭色帶著山形圖樣的,她推起來的形容很是費力的感覺,可第二塊明黃色方形圖樣的方石就輕鬆地被她所推動,接下來又推了五六塊石頭後,一個清晰的轟隆聲響徹這整個山洞,在那些被推動的石頭的正中間豁然出現了一道窄縫。

原來那處藏著一道石門,它眼下因「門鎖」的開啟方式正確而依著方石左右嵌合的紋路猛地往後一退,這才出現了那能容下一人通過的窄縫,只是門後幽深黑暗,現場幾個暗衛即便功力深厚,還是看不見底。

廉禎道姑將火把往門裡頭探了探,然後,在此時轉了身,對著隱在黑暗中的一眾挑釁地詭笑了一下,便毫不猶豫地回身進了那道門。

而門在她進入之後沒多久,又轟隆一聲,牆面立時恢復成原本的模樣。

尾隨在廉禎道姑身後,那一行人之中有個小二十三見她那毫不猶豫挑釁的形容,讓他很是不服氣,又是怕她一進去,他們就會將人給跟丟了。

於是,小二十三在石衛尚未說要不要跟進之前,就忍不住自行以廉禎道姑先前的路子依樣畫葫蘆踩上那些地磚過去了。

石衛那人表面上是個硬心腸,其實卻是個豆腐心的人。

那小二十三不止是他們這一行裡最年輕的那個,他還是御王府裡、現役的暗衛一眾之中最年輕的人。而且,他是從小在這一路訓練下來的眾人裡,不停破著各種記錄的那個,在他離開暗衛營,被直接編入御王府暗衛一眾中時,他是有史以來暗衛營中成績最好的那一個。

暗衛裡,幾乎是所有的人都清楚,小二十三年輕又有能力,他有朝一日是能承接石衛、甚至是冥殤地位的人。而石衛、冥殤等幾個在暗衛之中地位最高的人竟也不怕丟失自己辛苦得來的地位,能親自帶他便親自將他帶在身邊教導著。

只是,縱使他們已如此地親力親為、儘量地帶著他未必就能立即地改變一些事情。

小二十三年輕,才十三歲,這意味著,他是一眾之中經驗最不足的那人,雖然老馬未必識途,可「年輕」通常會與衝動、難耐等代表著還需磨練的詞彙牽扯上深切的關係,尤其他成績一向最好,骨子裡很可能就是那個最傲的。

偏生一個人若想要做那領頭羊,就是得戒急、戒躁、能忍,還得有各種的能力同時具備才行。

石衛看似冷眼看著小二十三自行出發,隨後卻是揮了下手,小二十五便直接以輕功淩空緊跟在小二十三的身後過了那段可能不「跳舞」就會出事的路段兒。

很幸運地,小二十三及小二十五到了彼端,看起來都好好的。

小二十三迫不急待地開始解著牆門的「鎖」,當那石門開啟的時候,石衛、小六及小十七也以飛身的方法直接越過了那路段兒來到了石牆這處。

石門裡不曉得什麼原因,即便他們幾個高手已來到了門前還是看不清裡頭,石衛當機立斷地擦了火折子,將火折子放進門裡看看裡頭的情形。

火折子的火光並不強,可也不應顯得很弱,按理可以照亮近處的一切。可火光之下所見的是一道十分漆黑的通道,不遠處的盡頭則有一道不知通往何處的梯子在火光熠熠的照射下顯得相當地可疑,門裡頭當然已不見廉禎道姑的身影。

隨著門口的探察,跟著石衛就想走進石門內,小六在這當口兒猛地伸出了一隻手抓住了石衛拿著火折子的那隻手,另一手往旁邊伸直、手心朝後,示意其他人都必須站在他之後。

石衛過往曾是在天耀的東北方同小六配合過多次行動,熟知小六有預測危險的能力。

此次昊天嶺會特地將他從天耀的東北調過來與石衛一同追蹤這位疑點重重的廉禎道姑便是因為她實在是太過詭異。如若需要查明事情卻又不想折損太多人就必定得藉助小六的能力,雖然小六的其他方面並非都拔尖兒的。

而且小六在穩定軍心方面有卓越的效果,只要有他在的隊伍,隨行的人幾乎沒有不平安歸隊的,他在這方面已是形成了口碑。

石衛看向小六,小六臉色鐵青地蹙著眉,額上的汗珠都凝得有如豌豆般大小、呆毛也不如平時般下垂,而是有如方向儀一般,直挺挺地指著石門內。

這種種的跡象在在都顯示進了這道石門肯定會出事,石衛心道不妙,正要開口問小六怎麼回事時,一道人影已然衝了進去。

「小二十三!別傻呀!」小六急得吼了出來。

可惜小二十三那身影正如開弓沒有回頭箭,啟是一句「別傻」就能停下回來的。

而更詭異的是他還未落地,門裡的漆黑就「動」了起來,從牆面「飛」著貼到了他身上,讓他瞬間變成了一個「漆黑」的人。

事實上,小二十三並不曉得自己現在全身上下都被什麼不知名的黑色蟲子給包裹住了。他只曉得那些蟲啃咬著他,想藉機鑽進他身體裡。他努力地甩著頭、揮舞著四肢、動著身體想將身上那些蟲甩開,卻是徒勞,耳朵及鼻孔裡已鑽了幾隻進去。

小二十三在努力半天無果後,便催了內力發功,身體不停快速地顫著,每一下都飽含了內力的直接攻擊,震得身上的那些蟲碎成了渣渣落在了地上。

只是死掉的蟲子離了身、落了地,圍在四周的卻又是繼續前撲後繼地貼上來,給人無窮無盡之感。

在石門外的四人急得有如熱鍋上的螞蟻,看著小二十三那樣,想救卻不曉得該如何救。石衛將手中快燃盡的火折子往門裡丟,四人終於看清了那裡頭是個什麼樣的光景。

那火折子丟到地面上的一瞬,猶如水滴入平靜湖面引起了一陣漣漪般,黑色的蟲子如潮水般以火折子為同心圓退卻散開了一小段距離,露出原本洞窟的淺灰色石面。

石門內的壁上、頂牆、樓梯原來並非是黑色、又或是被漆成漆黑色的,那看起來所謂的「漆黑色」其實全是蟲子的顏色。

意即,門內除了空氣之中實在是沒有能讓蟲子們附著的著力點之外,壁上、頂牆、地面上全都給蟲子們佔滿了,到處都是擠得沒地方好擠的蟲子們。

再仔細一瞧,那些蟲子有大有小,有些能辨認出來的,如蠍、蜘蛛,也有許多不知名的黑毛蟲、昆蟲等等。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