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我自己與自己戰鬥的地方,期許自己可以寫些什麼、做些什麼;內容包含小說、詩詞、散文,也有為了寶貝們所做的一些順口溜~ 希望從年輕到老都能不間斷的學習與創造~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六 – 去往岱宗山

    2022-09-04

      「奉天一脈在宇極碧影留有可聯繫的術式。  嗯……比較貼切的說法,有點類似妳們那裡的影像通話。只是它不像手機、收發器那般可以隨處收送影像,所以不論是宇極碧影或是虛無縹緲,在術式結陣的那處一定會有固定輪值的人,以避免錯失音訊。此外,虛無縹緲每四年會回歸宇極碧影,那時兩地的人就能面對面相聚了。」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五 – 晉升典儀 VII

    2022-07-28

      「看妳人兒小小的,該仔細的地方卻一點兒也不含糊!」鞏毓靈含笑道:「雖然不是什麼事都盡如人意,但總的來說,現在都是往好的方向走。」   「這是不是所謂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瞧瞧,我們芳昱很用功呢,這才跟在太師身邊多久、就學到不少新詞……」   鞏毓靈離開二國帝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四 – 晉升典儀 VI

    2022-07-19

      「尚書大人也不是沒在早朝上見過殿下為阻止德安公主和親赫連、把公主的功績都搬出來細數的場面,您認為殿下對公主看不看重呢?」   「這……既是如此,那殿下為何未對雪皇陛下晉郡主為公主之事有所異議呢?  雖說自古以來天耀與雪國同兄弟般親密,但德安郡主一旦晉為雪國公主,在未來雪皇雪后回國時,德安公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三 – 晉升典儀 V

    2022-05-01

      宣政殿內,大臣們持續對德安郡主和親之事爭論不休。而高位之上聽著這一切的光武帝眼眸瞇瞇,神色如同在火爐旁烤火安睡的貓咪。   高德勝瞧他那形容不禁抿唇,眼神落至下方的蘇煜身上。每當蘇煜的銳眸一往高臺上來,高德勝便趕緊對著光武帝躬身點頭,狀似聽從吩咐的神態。   殿外,孫內侍於通道上疾走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二 – 晉升典儀 IV

    2022-03-21

      「噯,你們收到的請帖上有說今日宮宴是為什麼舉行?」   「沒有!」   「我的也沒有!」   「玄凝,你問過你姑姑了嗎?」   趙玄凝張口欲回,園門口的宮人此時唱喏道:「瑾美人到!」   眾人聽聞,紛紛起身行禮。瑾美人微微一笑、點頭作為回禮,輕挪蓮步到安排好的席次坐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一 – 晉升典儀 III

    2022-01-30

      晴明瞧著難辨日夜的灰濛濛天空想了想,取出一張大帕子鋪在地上,他拉著小女孩坐下道:「算算時間,我們可能走一整日了,眼下就先坐下休息一會兒吧。  妳餓不餓?」   小女孩搖搖頭,隱忍抽噎道:「可達不餓……可達只想快點回師父身邊……」   晴明揉揉小女孩的頭頂,拿出僅剩的最後一點乾糧道:「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 – 晉升典儀 II

    2022-01-09

      「主子打算怎麼做?」   昊天嶺略略思忖,隨即提筆。   書寫完封口,昊天嶺遞信給雲頎道:「最上面的部份送給我父皇,其他的照往例送出。」   「是。」   「對了,這卷宗中未提及鳳鳴軍的炸藥現在是由誰製作,你記得叮囑那些人去查清楚。另外調派一、二個能識人能力的去瞧瞧鞏毓宏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九 – 晉升典儀

    2022-01-01

      「扛止?那是什麼?」   「一種讓傷者無法及時止血的藥。」男子抬頭道:「兀溪,閉凝。」   「是。」   另個腰繩尾端綴有兀族紋飾的衛士速速上前,恭敬奉上一赤金藥瓶道:「族長,藥在此。」   兀族族長接過藥瓶、拔開瓶塞,薔薇色粉末自瓶口灑落獸夾咬爛的傷口。   粉末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八 – 月亮塔 VIII

    2021-11-08

      殺手頭目放開匕首起身,迎上的是一臉子酒及軟劍的犀利攻勢,他虛應幾招,很快尋了個空隙後退。   承影藥師不是一直被壓著打麼?  這股魄力怎麼回事?  莫非……她算計好的?   四位殺手差不多同步退出戰圈,他們帶著相同的疑惑交換眼色。不待論斷,塔心揚起夜承影的聲線:「送你們下黃泉的酒好喝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七 – 月亮塔 VII

    2021-10-11

      火燄自巫陣處摜地上天,功力不足的殺手在彈指間消亡,巨蛇於火光中劇烈地上下撲騰,然後一點一滴灰飛煙滅。   吞沒巨蛇的烈燄衝破月塔塔頂結界,在天空頂上冒著陣陣火光,夜承影安排在塔外的大內衛士見狀,立即依吩咐處理手中的符石。   七名衛士把符石以內力埋至地下半尺,卻不見月亮塔有任何變化,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六 – 月亮塔 VI

    2021-09-10

      殺手一行靠著塔心的牆面往夜承影頭部的方位走,不消片刻,他們就進解振卜的視線範圍內。 解振卜認出底下那群黑衣人的領頭,忙道:「欸,張少俠請留步。」 「阿,是解大祭司呀,有什麼事麼?」殺手頭子故做不解地回身應道。 「能有什麼事!」解振卜沒好氣地道:「當初不是說好讓你們在外面守到天明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五 – 月亮塔 V

    2021-08-29

      思及此,他乍然想起出發前,姑姑給的一個錦囊。遙想當時,她特地叮囑自己收妥,以防一籌莫展無計可施。   他從貼身處取出錦囊,囊中紙條僅秀麗六字:以蠱血洗血誓。   殺手頭子微怔,隨後勾起嘴角,暗道姑姑果真先知英明。   他朝左右副手打暗號,自己緩慢向前挪步。二名副手收到指示同步往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四 – 月亮塔 IV

    2021-08-23

      刁頑刻薄的老人揮動手杖,散在各處的巫師巫女們齊聲念起咒語,人魂要被強制分離的感覺再次襲上夜承影。   那種痛苦難以言喻,饒是經過許多大風大浪的夜承影,同樣耗費許多心神氣力,方抑住把手中巫刀直對自己命門的衝動,改以手扶額。   毛球見狀,自束魂索上下來,鑽到夜承影的肩頭吱吱地叫。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三 – 月亮塔 III

    2021-07-13

      修苒想想,試問道:「藥師,您該不是打算隻身闖巫陣吧?」   「有你們幫忙安符石,怎說是我自己闖呢。」   修苒聽夜承影話說得避重就輕,心裡有幾分擔憂。她一步三回頭地往自家藥師望,最後咬咬牙留一句「修苒去去就回」,小跑離開。   她前腳一走,夜承影獨自往廊道深處去。片刻,她被高大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二 – 月亮塔 II

    2021-07-01

      「至於你們八個」夜承影指著地上、毛球標記在塔外的點道:「一人帶一顆符石到這些位置上,等候指示。」   「是。」   「你們過去時,可能有敵人潛伏在那些地方,若真打起來,只要儘量拖住他們便可。等到月亮塔裡有通天動靜,你們就在半盞茶內把符石摜入地下半尺。  不論任何因由,務必在半盞茶內將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