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身戰鬥的狹間

這裡是我自己與自己戰鬥的地方,期許自己可以寫些什麼、做些什麼;內容包含小說、詩詞、散文,也有為了寶貝們所做的一些順口溜~ 希望從年輕到老都能不間斷的學習與創造~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六 – 信裡所言

鞏毓靈把小木盒打開來,就見小盒裡靜靜地躺著幾封信。

她拿起了最上面的一封,將信封的正反二側先瞧了瞧。

信封的正面,那蒼勁有力的筆跡寫著「靈兒啟」,在信封的背面,或許因為信是由昊天嶺自己或是他的親信去放置在暗格之中,因此封口上只有信件書寫的日期,並未上了封蠟或封泥。

她看著那日期呆了……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五 – 暗格裡的東西

「母妃這是認定孩兒沒這能力擺平這事兒?」

「這……」蘭妃有些著急,她二手交握捏了捏掌心,再品了口茶強迫自己緩下來。

她輕嘆了口氣道:「話不是這麼說的……
嶺兒……母妃不是要責怪你什麼,母妃知道你從小就有主見、也有手腕及能力把事情給處理好……只是這回是真的擔憂。
你想想呀,靈兒先前因為……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四 – 能放下麼?

「失了她的蹤影……?」

「是,暗衛長已經讓他們別在那邊悠轉,直接去找端木姑娘所言的那座神廟附近看看。」

「嗯。」

「另外,前院裡有幾位官員求見,應該是為了天耀與赫連兩國聯姻之事來的,王爺要見嗎?」

「蘇煜有來嗎?」

「蘇大人並未前來。」

昊天嶺冷嗤了一聲:「哼,那……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三 – 他鄉遇故知

誰知,她的眼淚就像二串斷了線的珍珠那般,大顆、小顆不停無聲地往下落,讓昊天嶺擦都來不及。

屋裡兩個男子看著她落淚皆是有些慌了,蕭鳴鴻想上前安慰她,可她那處已有人,他只能按奈住自己的想法,攥緊了拳。

昊天嶺倒是近了她的身,就是捧起了她的小臉,想去吻乾她的淚珠。

鞏毓靈發現他靠近了自己……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二 – 見面

「仔細點,妳手腕那處被那扣住手腕的鐵環傷得很深!」

昊天嶺趁此機會邊說邊欺身上前,不管她同不同意,就動手為她纏起繃帶來,鞏毓靈無力阻擋,只好扭頭,想儘量避開他的氣息。

可不知昊天嶺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在纏繃帶的時候,時不時與她靠得很近。

那股帶著炙熱的男性氣息即便是鞏毓靈別過頭,都還……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一 – 上藥

昊天嶺在柔聲問了那句話後,無人應答,屋子就這樣一時間靜默了下來,只餘圍棋時不時的落子聲。

此時此刻無人開口,可裡頭的一眾,人人皆覺察到芙蓉帳那處的氣氛不對。

慶長藥師先覷了眼面前的蕭鳴鴻,有些狐疑地看往了芙蓉帳的方向,再看向元谷藥師。

元谷藥師與慶長藥師的目光交會,他向自家師兄擠眉……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 – 傷疼

最先發現鞏毓靈異狀的,是一直坐在床尾榻緣等著她醒來的昊天嶺。

開初,他以為她是因為由昏迷轉為沉睡、夢見了什麼惡夢而蹙起眉,因而想去握住她的手給她一些溫暖。

可當他靠近她的上身時,卻發現她額角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細汗。

再沒一會兒,那些細汗愈凝愈大,直接就匯聚成了大顆的汗珠。

「藥……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九 – 鞏毓靈醒了

蕭鳴鴻一直站在那處,不曉得過了多久才回神,他情難自禁地往床榻那處走去。

其實自窗戶那兒到床榻的距離於他們這類男子來說並不算遠,可能只是幾個錯步而已。

可在如今的他的眼中,似是因為他的每一個腳步都十分沉重,那短短的距離變得竟是如此遙遠,甚至是讓他有種遠得難以接近之感。

然而,再遠的路……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八 – 兇險

「兇險到了什麼程度?
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有多兇險?」

慶長藥師抬眸看著蕭鳴鴻那看起來有幾分蕭索的背影道:「鳴鴻,你不覺得你這話問得很奇怪嗎?
你是要以什麼樣的身份來問這個問題?」

「既然連慶長藥師你都說很兇險了,多一個人來守護她不是更好嗎?」蕭鳴鴻回身,目光對上了慶長藥師的雙眸:「何必……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七 – 魔掌

「我知道,反正從這兒去岱宗聖山比較近,而我得先去找德亞,還要去找朱諾,雖然進入了聖山就不好行,可我想你慢一些時日再出發都不打緊的。」

「好,我知道了,就保持連繫吧。」

「嗯。」

夜承影往門口走,這次昊天承也未再阻攔,他只是道:「修苒,走。」

「是。」

「昊天承你幹麻呢?……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