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身戰鬥的狹間

這裡是我自己與自己戰鬥的地方,期許自己可以寫些什麼、做些什麼;內容包含小說、詩詞、散文,也有為了寶貝們所做的一些順口溜~ 希望從年輕到老都能不間斷的學習與創造~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三 – 月亮塔 III

  修苒想想,試問道:「藥師,您該不是打算隻身闖巫陣吧?」   「有你們幫忙安符石,怎說是我自己闖呢。」   修苒聽夜承影話說得避重就輕,心裡有幾分擔憂。她一步三回頭地往自家藥師望,最後咬咬牙留一句「修苒去去就回」,小跑離開。   她前腳一走,夜承影獨自往廊道深處去。片刻,她被高大恢宏的石門擋住前路。   夜承影晦暗的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二 – 月亮塔 II

  「至於你們八個」夜承影指著地上、毛球標記在塔外的點道:「一人帶一顆符石到這些位置上,等候指示。」   「是。」   「你們過去時,可能有敵人潛伏在那些地方,若真打起來,只要儘量拖住他們便可。等到月亮塔裡有通天動靜,你們就在半盞茶內把符石摜入地下半尺。  不論任何因由,務必在半盞茶內將符石安好,知道麼?」   「是。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一 – 月亮塔 I

  「不行,要再麻煩你個事兒。」夜承影抬眸道。   「就跟妳說本王那兒很忙……」   「這事兒很急,非你幫忙不可。」   狼王蹙眉,「好吧,本王至多再待一刻鐘。」   聽聞狼王所言,夜承影不覺眉頭深鎖,那虛無縹緲上何時有讓狼王說忙的事。她想問個清楚,但眼下實在容不得她深思。   琮瓍王室這二年來的變異終歸是夜承光對自己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一十 – 主后被挾

  修苒回過神,目光從兀檠面上挪到他的身後。   真氣壁外,那些殺手與兀檠帶來的人交手。   三、四個衛士圍著一個殺手,打起來差強人意。殺手們找到空隙,仍不忘往凹地丟東西。   修苒瞅著飛來的黑色丸子,不知怎地就與先前在御王府聽過的「炸彈」想在一塊兒。她當機立斷在那些丸子外裹上一層厚厚的真氣障壁,再控制那些「真氣丸子」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九 – 被圍攻

  夜承影奮力抖動軟劍,教殺手們一時無法縮小包圍圈。殺手們無法,只得相繼拋出暗器攻擊。   侯景陽站在房頂,輕易能看見夜承影一力抵禦十多人的明刀暗槍,他急道:「你們兩個還不快去幫藥師!」   「這……」   二位大內衛士面面相覷,糾結是否放著自家陛下去幫忙時,廊下遠遠傳來許多細微的腳步聲。   夜承影試著移位,好減少被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八 – 中招達二年之久

  周圍的衛士們不知夜承影與司徒瀚說些什麼,無法動作的他們只想知曉夜承影接下來是否危及自家陛下的安危。   比起那些離得較遠的衛士們,侯景陽附近的二位大內衛士更為擔心的是侯景陽現下的狀況。   半個時辰前,陛下忽召衛士們到此的神情與平時截然不同,那種呆板遲滯是他們從未見過的模樣,加之司徒祭司在主君變化的前後一直站在主君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七 – 妖女

  「嗯?」   「三叔公趁二叔公過來幫忙的那會兒一口氣殺至女子身旁與之過招,邊打他邊向女子喝道:『妳這妖女,以為用拙劣妝扮就能替代承影藥師麼,鄙人可不是那些瞎了眼、瞎了心之輩!』。」   夜承影挑眉道:「噢?」   兀檠見夜承影嘴角含笑,心中感覺五味雜陳,他續道:「後面您大概能猜著了,三叔公想取那女子性命,但千鈞一髮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六 – 奪魂散

「嗬……把妳的狗命留下來!」 兀檠上前抵擋,回頭道:「藥師,方才的毒……您沒事吧?」 「唔……是你呀兀檠。 毒?什麼毒?」夜承影不明所以地道。 殺手與兀檠雙雙停手,殺手不可思議地看著夜承影道:「那天下奇毒,妳怎可能沒感覺!」 對手既停戰,兀檠連忙退至夜承影身側查看她的情況。 夜承影一身深色青衣,本應輕易看出沾上的淡色粉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五 – 夜承影醒來

  噹——喀咔,兵刃清脆的撞擊聲昭示著二人對戰的開端。然,在這聲響後,兀檠推力要再舉刀,就見殺手轉動手腕,佩刀就卡在彎刀上動彈不得。   噌——地連續長聲,殺手以彎刀扣著長刀、轉眼間滑到兀檠的面前。兀檠拔不出刀,索性在殺手後方的半空凝實一塊小小的真氣磚。他蓄力對刀柄使勁兒一推,人順勢後仰翻了個跟斗,逕直踢開一柄取他要害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四 – 兀檠出門

「嗬嗬,不去看看你弟弟的傷勢麼?」 「嗟嗟,他看起來傷的可不輕呢! 啊,俺看還是別這麼麻煩了,俺大老爺們就送你們兄弟倆一程,一起入地府吧!」 說著,殺手們的攻勢愈發凌厲刁鑽,三人六手外加真氣的輔助攻擊,教兀釅吃不消,更遑論是重傷的兀碇。 兀碇先前遭受對手以短刃破開內力凝出的護體罡氣,那力道使匕首長驅直入、直至盡數捅進他 ……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