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身戰鬥的狹間

這裡是我自己與自己戰鬥的地方,期許自己可以寫些什麼、做些什麼;內容包含小說、詩詞、散文,也有為了寶貝們所做的一些順口溜~ 希望從年輕到老都能不間斷的學習與創造~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二 – 甫面世的新玩意兒

昊天嶺頓了頓又道:「再說到上回雪國被北原十四王子強佔領土一事,如不是德安秘密到北原十四王子的陣地裡帶回許多機要情報,雪國也不可能知道癥結並迅速地擬定策略,最後終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收回了那些領土。
為此,雪后還親自對她表達了謝意……
或許會有人說德安的這些功勳都是戰場上的事情,現在的年代並不動盪,……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一 – 對策

就在光武帝想裝個沒事兒人、隨便說點什麼好把問題丟給昊天嶺的當口兒,他的雙眼已不小心與高臺之下的昊天嶺四目交接上。

那從下方遞上來的犀利眸光,讓光武帝的頭皮不禁麻了一麻。

此時的他深深懊悔自己沒事做啥要去覷嶺兒那麼一眼,可千金難買早知道,到現在的這個點兒,已是說什麼都是來不及。

而且……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 – 蘇煜

「額……我、我只是……」

「鞏老爺、不、其實不止是鞏氏而已,在京都這處很多世家的家主在鞏老爺南下的同時,也都南下了。
原因是因為有人在即墨那處囤兵,而那些兵有部份會出沒在延安、樊城附近對商隊進行騷擾,因此有許多世家從南往北運送的物資都被那些流兵給搶奪,無法再往北送,造成北方這處的物資再過不久……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九 – 呶呶不休

鞏毓靈看著昊天嶺絮絮叨叨地對自己說著,心頭上一暖,可也因此為之一酸。

自己何曾見過他對人這樣曉曉不休?

即便是他對於自己親生母親的蘭妃,似是也不曾這樣子念念叨叨呢。

「怎麼了?在想什麼?」

「沒、沒有……」

昊天嶺又換過了粥餵她,這回不敢再與她說些什麼。

待餵完了……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八 – 用膳

鞏毓靈看著他的背影,覺得好像有什麼不對,略想了想才發現,昊天嶺不是才從外頭進來麼?

怎地他身上一點兒寒氣也沒有?

他方才看的是什麼呢?

那一沓紙好生眼熟呢……

對了,自己睡著之前,他放在小木盒旁的那本日記……

父親的事一直沉甸甸地壓在自己胸口上,又他先前說他未做那事,是……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七 – 思慮過重

「運氣?」

「嗯,你方才的處置做得很好,只是她的氣現在一整個鬱住了,需要你運氣幫她將分散在身體各處的鬱氣導到胸口那處,老夫再為她施針化掉那些鬱積。」

「好。」

昊天嶺小心地讓鞏毓靈坐起來,小武立馬過來幫忙扶住她。

他在她身後盤坐了下來,自她的背後為她運氣,小心地以內力將那些鬱……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六 – 信裡所言

鞏毓靈把小木盒打開來,就見小盒裡靜靜地躺著幾封信。

她拿起了最上面的一封,將信封的正反二側先瞧了瞧。

信封的正面,那蒼勁有力的筆跡寫著「靈兒啟」,在信封的背面,或許因為信是由昊天嶺自己或是他的親信去放置在暗格之中,因此封口上只有信件書寫的日期,並未上了封蠟或封泥。

她看著那日期呆了……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五 – 暗格裡的東西

「母妃這是認定孩兒沒這能力擺平這事兒?」

「這……」蘭妃有些著急,她二手交握捏了捏掌心,再品了口茶強迫自己緩下來。

她輕嘆了口氣道:「話不是這麼說的……
嶺兒……母妃不是要責怪你什麼,母妃知道你從小就有主見、也有手腕及能力把事情給處理好……只是這回是真的擔憂。
你想想呀,靈兒先前因為……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四 – 能放下麼?

「失了她的蹤影……?」

「是,暗衛長已經讓他們別在那邊悠轉,直接去找端木姑娘所言的那座神廟附近看看。」

「嗯。」

「另外,前院裡有幾位官員求見,應該是為了天耀與赫連兩國聯姻之事來的,王爺要見嗎?」

「蘇煜有來嗎?」

「蘇大人並未前來。」

昊天嶺冷嗤了一聲:「哼,那……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三 – 他鄉遇故知

誰知,她的眼淚就像二串斷了線的珍珠那般,大顆、小顆不停無聲地往下落,讓昊天嶺擦都來不及。

屋裡兩個男子看著她落淚皆是有些慌了,蕭鳴鴻想上前安慰她,可她那處已有人,他只能按奈住自己的想法,攥緊了拳。

昊天嶺倒是近了她的身,就是捧起了她的小臉,想去吻乾她的淚珠。

鞏毓靈發現他靠近了自己……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