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四 – 死了?

「王爺,修苒說她已經把暗語發散到江湖裡了,就看東方師兄能不能在看見暗語之後同我們聯繫了。」

「好,我知道了。
對了,夏立那處的情形如何?」

「……屬下本想這事不急,明早再稟的……咳咳……屬下多言了。
暗衛回報,夏文嫣如王爺所預料的,果真是利用夏文淵進了夏立都城、意……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三 – 定下日期

「二位兄弟,能請問一下嗎?」

「蕭大夫請說。」

「我想請問你們是否知道殿下平日都在哪兒處理公務的?」

「回蕭大夫,郡主這回病重以來,殿下就都是在前廳這裡處理公務的。」

「所以殿下現在只要在府內,基本上都是在蓮華芳沁囉?」

「是的。」

「那現在郡……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二 – 他對妳好嗎?

她曉得自己左手的狀況後閉了閉眼,換成右手去試。

右手的情況雖較左手來得好,可也很難實實地握緊湯杓。

她好不容易握好了湯杓,直接就試著去舀粥。

這一連串的動作看得蕭鳴鴻心疼得緊,他很想去幫她,可又曉得她在這方面一向是倔得很,能自己來絕不拜託別人。

再說,這復……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一 – 承光藥師

「世叔,博古通有查到承光藥師的姓氏麼?」

「有的,我記得承光藥師姓葉……嘉綾,對麼?是不是姓葉?」

「對,是葉沒錯,樹葉的葉。」

昊天嶺搖了搖頭,「不,我想她應該是姓夜,夜晚的夜……」

雪后有些困惑,「怎麼說?」

「世叔,依你所描述的那個夜承光確實是……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 – 治病的人選

昊天嶺待殿裡的笑聲落得差不多,從圈椅上站了起來、正色道:「世叔母,靈兒於我,已是我命裡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先前我做過的那些錯事、那些讓她心傷的事,雖已來不及追悔,可我定會用心地補償她、與她好好地過日子。當然,那些她不喜歡的事,我日後也絕不會再犯。
不論何時何地、不論遇上任何事……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