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九 – 首次敬酒

光武帝點點頭,看向一眾道:「另一件喜事,就是你們世叔母及世叔父要認靈兒為義女。」

鞏毓靈聞言驚了一驚,她看向昊天嶺,想證實這事情的真實性,昊天嶺勾了唇角、輕捏她的掌心。

「靈兒,明日的晉封典儀是我們兩國國主一起挑選出來的好日子,可見妳義父義母對於收妳為義女一事的重視程……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八 – 喜事

鞏毓靈垂下眼眸,避免昊天嶺看見自己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

昊天嶺輕輕地吻了鞏毓靈的額頭,「寶貝,我們既相愛又已互許,無論如何,都別離開我好麼?答應我,不管妳我去到哪裡,另一個人都要相隨好麼?」

鞏毓靈未料昊天嶺會說出這番話,她霍地抬眸,淚水不可控地自頰旁滑落,她哽咽道:……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七 – 彼時還未……

「嗯……」夜承影轉向一旁的醫官們問道:「娘娘的傷,最開始是誰看的?」

排在第二列、第一位的醫官聞言出列,「回藥師,是下官看的。」

「你是……?」

「下官是醫副長林程。」

「林程,可以說說當時你是如何診治的麼?」

「是。當是時,下官隨行在隊伍之中,所以……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六 – 傷痕

她的話音還未落下,隔屏之後就有一隱隱約約的身影站起,不多時,一位中年男子就從屏風後轉了出來。

「藥師免禮。」

「陛下。」

「真是多年不見了……
寒暄的話就不多說了,寡人今日找你來,是因為主后的腿,請藥師務必治好。」

「陛下與承影也是相識多年,想必知道承影……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五 – 核桃

「這位官長,我家藥師一向習慣我在身旁侍候,還請通融通融。」

侍衛長冷著臉搖頭道:「抱歉,鄙人也是依著陛下的旨意。」

修苒神情焦急,她明白自己不可能在這兒明目張膽地與琮瓍的侍衛槓上,只得在心中想著對策。

馬車上的夜承影一點兒都不受影響,她道:「苒兒,東西給我就行了……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