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五 – 石灶

未免夜承影留下的記號消散,修苒在她出發後的一刻鐘就帶著弟兄們動身。

她們循著夜承影留在空氣裡的特殊味兒,很順利地跟在她的後頭往不知名的地方走。

隨著蹤跡的推移,她們進入老林的深處,修苒有些不好的感覺。

「所有人停下!」修苒忽地發聲。

「姑娘……?」

修苒做了噤聲的手勢,她輕巧地站在了馬背上,悄悄一躍,上了附近的高樹枝。

她身後的十數人亦跟著她的動作上樹,剩餘在地面上的幾人,此時下了馬,把所有的馬往附近趕。

修苒在樹上幾個跳躍,就見到不遠處的樹下有幾人幾馬似是在找什麼,她停在那處,向後方勾了勾手。

一位弟兄自另一個枝頭掠了過來,指著那些人向修苒頷首。

修苒點點頭,瞇起眼眸仔細地瞧起那些人來。

她到底是跟著昊天承在江湖裡混了這麼久時間、見過不少形形色色的人。

雖不知底下的這些人是否為那什麼火神教長老會派來的,可她一眼就看出這些人不是琮瓍人,那些身形、動作倒是與某殺手門派的形容有幾分相似。

修苒心裡盤算了下,依她現在所覺察出的氣息,這些人的身手不若自己帶的這群人,如要應戰並不是什麼難事,怕就怕在她們的出手會壞了承影藥師的事。

比較好的方式,就是能有個什麼事兒,讓那些人自個兒離去,不論他們是要回去覆命或什麼的,她都好放人去追蹤。

修苒還在琢磨要怎麼做,聞到空氣之中有股似有若無的乾草焦灼氣味正隨風而至。

她心底一驚,不再管那些被甩了的尾巴,腳尖輕點就上了林子裡最高的樹端。

一段距離之外的左前方,正冉冉升起了一縷一縷的輕煙。

那繚繞的煙霧並未讓這片老林增添幾分畫中仙境的感覺,相反地,在這原本就帶著沉重窒塞氣息的地兒裡,給人的那股壓抑感更重了。

修苒再顧不上其他,提起內力以輕功踏在樹梢、徑直朝輕煙的方向飛奔而去。

樹上的一眾見修苒如此,擔心是前方出了什麼事,亦緊跟在修苒的身後疾走。

他們離開時,因事出突然,並未特別隱匿行蹤,這樣的動靜對附近的那些殺手們來說自然是不小。

在這樣的時候怎會突來了這麼樣的一群高手,這會是種巧合麼?

只教人不得不懷疑些什麼吧……

殺手們互相使了個眼神,亦是跟上了修苒她們的腳步。

 

修苒愈走、心頭上那股沉鬱之氣愈重,當她能看見那煙霧的源頭是從一個小斷崖的下方飄上來時,她在那處前方不遠的地方先下了樹。

甫一落地,她清楚地嗅到了夜承影特意留下的氣味,心裡一憂,拔腿就往斷崖方向狂奔。

到了小斷崖的下方,她先看見帶著夜承影出門的使者就在崖壁下的不遠處打盹,在崖壁上看起來像是有著一個小山洞。

只是此時的山洞哪裡還像個山洞,那入口處有著半人高、被點燃的柴火,儼然是個巨型的石灶。

修苒見狀,一個箭步就衝到了使者的面前,一手緊抓住他的衣襟就將他從地上給提了起來。

「藥師呢?」

被驚醒的使者因前襟被修苒緊緊抓住,他幾乎是喘不過氣來,再加上她那嚴厲的質問聲亦嚇得他腦中一片空白,根本無法回答她的話。

修苒問了二回,得不到回答,眼睛都急得紅了。

一位跟過來的弟兄輕握住她提著使者的手腕道:「姑娘,他快窒息了,妳先放他下來吧。」

她聞言如驚醒般地手一鬆,使者直接摔到了地上,那位弟兄上前扶起他道:「這位兄弟,藥師到底到哪裡去了?」

「咳、咳咳!」使者一時緩不過氣來咳嗽咳得很,但他終於聽懂來的這群人在問什麼,他邊咳邊道:「主子,咳咳,主子要藥師自個兒進山洞裡去。」

「什麼!藥師進山洞了?這洞口是怎麼回事?是你做的?」修苒喝道。

在現場一眾還反應不過來時,修苒一轉眼,已站在了山洞入口前方。她脫下了外袍、深吸了一口氣就往火堆靠近。

使者看她的模樣知道她要滅火,顧不得自己脖頸上還未舒暢,掙扎著站起來向修苒急道:「姑、姑娘,不、不可以滅火!咳咳!」

心急如焚的修苒怎可能聽他的,火再燙她也要靠近,她擔心承影藥師來不及被救出來,使勁兒地將外袍拍打著柴火,甚至想用手將部份樹枝撥離洞口滅火。

使者心裡也很急,他冒險跑過去、使盡吃奶的力氣從旁撲在了修苒的身上,二人雙雙往一旁倒去、還因衝力在地上滾了幾圈。

「你幹什麼!」修苒氣得將使者推往一旁,向帶來的人道:「兄弟們!杵著做什麼!還不快幫忙滅火!」

使者方才那一摔儘管是摔得很疼,可這時也連忙站起來、揮舞著手臂向眾人道:「不行、我主子有吩咐,在藥師進山洞後就是要這麼做、你們別為難我。」

「姑娘,您衝過去以外袍也不能滅火的,您瞧外袍都燒破了幾個洞了……弟兄們先到附近找水過來吧……」

修苒那雙秀眉擰成了個結,她曉得自己確實是失了控,可藥師的生死實在是太過重要。

自己不是不懂主子這些年來對承影藥師的情,光是想到自家主子在出發前囑付自己斷不能讓藥師離開她的視線,又叮嚀了許多有關藥師的事情,足見藥師在自家主子的心中已不是重視二字了……說承影藥師就是主子的命也不為過……

尤其藥師又終於鬆口願意讓主子守護的現在,她做為主子的貼身親衛必定也要為主子守住藥師才行。

可這會兒藥師卻是身處在一個能致命的「石灶」裡,教她如何能不心急。

一位弟兄靠近了修苒的身側,悄聲道:「姑娘,那些追蹤藥師到附近的殺手看見這處的情況後撤了。」

「撤了?」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