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四 – 能放下麼?

「失了她的蹤影……?」

「是,暗衛長已經讓他們別在那邊悠轉,直接去找端木姑娘所言的那座神廟附近看看。」

「嗯。」

「另外,前院裡有幾位官員求見,應該是為了天耀與赫連兩國聯姻之事來的,王爺要見嗎?」

「蘇煜有來嗎?」

「蘇大人並未前來。」

昊天嶺冷嗤了一聲:「哼,那反正赫連宸不在京都了,那些人也可以不用理會了。」

鞏毓靈在榻上一聽聞到赫連宸不在京都裡,不自覺地鬆了口氣,可雲頎前面那句話,讓她清楚,自己的這一回府,又是許多事情要掀起濤天巨浪。

她悄悄地睜開眼,目光落在了芙蓉帳頂,不禁又回想起了醒來前記憶裡的最後一幕。

當時的自己就快要失去意識,而客觀條件下的自己也已毫無生還的機會,在那自認為是生命最後的盡頭前,自己想的竟然是他,想見到的,也是他……

原來自己在絕望、快死的時候,心底對他的依賴竟是比往日都還要深。

甚至是已不論他曾經對自己做過些什麼,只是瘋狂地眷戀著他的懷抱,渴望在那最緊要的關頭……能見上最後一面。

原來、原來自己對他的感情……已經是這麼深了……

鞏毓靈眨了眨眼睛。

他已救過自己好幾回了,楚秀成抓走自己的那回還是冒著生命危險來的。

這次……自己被追殺時,牽連京都城外的幾處被接連放火,而自己能及時獲救,恐怕是他將那些救災需要指揮調度的事情交給別人,才能脫得開身來救自己的吧……

如此排除萬難來救自己的他,這還不足以證明他對自己的這份感情,於他心中的份量有多重麼?

那麼,他所說的話……還有需要質疑的麼?

既然如此,將來孩子出世,他定是會好好地照顧她……可他自己呢……?

待自己成了過往的一部份,他能放下麼?

鞏毓靈閉上了眼眸,腦海裡化不去的「情深不壽」四字,讓她心中酸澀到眼角的淚隱忍不住,直落在了枕上。

在鞏毓靈在心中做下一些決定的時候,昊天嶺與雲頎還在繼續在那方說著話。

「是。」雲頎點了點頭道:「方才瑾王殿下派人來說,因為郡主的身子還在休養,而晴公主殿下的情況一直停滯不前,雪皇及雪后兩位陛下決定帶公主回淚泉別莊休養幾日看看,至於先前說好卻暫緩的安排就等王爺通知了。」

「知道了。」

「即墨那處的人名錄及情報已經送到前廳的書案上,請王爺有空時閱覽……阿!對了!」雲頎忽地睜大了雙眸、拳掌對擊了下道:「宮裡來了人,在梧桐居等了有好一會兒了。」

昊天嶺瞇了瞇眼睛,「是跟著你回來的?」

雲頎垂了頭。

「來人該不會是個看不見的人吧。」

「是。」

昊天嶺吐了口濁氣道:「是你不小心說出去的?」

「娘娘她這回不止是堵著屬下的路,還說要將衣裳給除了……」

昊天嶺搖了搖頭,「真是白瞎了你這一身功夫,惹不起還躲不起麼……竟把人給帶回來了!
走吧!」

「是。」

雲頎往門外走去,在門口喊了聲小武,昊天嶺則到了床榻旁為鞏毓靈又掖了掖被子。

「靈兒,母妃來了,為夫去與她說說話就回來,妳安心睡吧,小武會來守著妳。」

他輕輕地在她的右肩上撫了撫,便出了房門。

一小會兒後,鞏毓靈聽聞到細微的腳步聲,她睜眼扭頭看向榻外,果然是小武。

小武見她看著自己,快步上前道:「郡主?您睡不著?」

「嗯……小武,妳能靠近我一些麼?」

「好呀!」

小武近了鞏毓靈的身子,在鞏毓靈的示意下,扶著她坐起來、靠在了床頭的床欄上。

隨即,小武如從前一般,因知曉她從床榻上起來就是要先喝杯水,去倒了杯溫水過來。

鞏毓靈接過了杯子、潤了喉,在端詳了小武的臉好一會兒後才道:「妳這些日子還好嗎?
王爺有沒有怪罪於妳?」

小武搖搖頭,露出一個微笑道:「您放心,主子一開始雖很生氣,可他並沒有怪小武。」

鞏毓靈點點頭又問道:「那小香呢?」

「小香?」小武回想了一小會兒才笑道:「您是指主子發的處刑一事吧?」

「嗯……」

「您在郡主府失蹤後,主子有因為您私闖鈴蘭園而致受刺激昏倒一事責罰過小香,後來周夫人親自帶了她一陣子,現在也回來蓮華芳沁伺候了。」

「她回來這兒侍候了?」

「是的,只是她今日正好休沐,所以這會兒您沒見到她。
她整個人好好的,小武保證!」

「抱歉……我一人的任性連累到妳們了。」

小武搖頭,「您別這樣說,當時您很苦,小武都知道……您不在王府的這段日子裡,主子讓小武日日守著蓮華芳沁,不讓人進來。」

「守著?」

「是呀,您回來之前總有人恬不知恥地想要進來這處居所。
主子後來直接把蓮華芳沁設成了禁地,派了侍衛守在院門外。」

「喔。」

「您不在府裡的時候,主子其實十分惦念著您,只要是在府裡,夜裡都會回蓮華芳沁過的夜……只是有一回,主子不曉得是怎麼了……」小武頓了頓,用手比劃了個範圍,「失手把這兒一圈都弄成了虀粉,為了要修復這後廳,才回了梧桐居過夜。
現在後廳修好了,您又回來了,主子自然是都在這兒過夜……
您不曉得這幾日來,主子為了您費了多少精神在照顧著您呢。」

「這樣呀……」鞏毓靈抿了抿唇,換了個話頭道:「妳能幫我去取樣東西麼?」

「當然行,您要拿什麼呢?」

「妳還記得未曾缺損麼?」

小武立時反應了過來,她點了點頭道:「可那兒不是什麼都沒有麼?」

「我想那處現在是有東西的,麻煩妳到那兒去,把暗格裡的東西都取回來。」

「好的。」

 

「母妃,您怎麼來了?」

「聽說今日丫頭會醒,我當然要趕緊來瞧瞧我的媳婦兒。」

「可您這樣偷溜出宮……若是被父皇發現的話,宮裡可是會亂成一鍋粥的。
看現在宮裡還沒來消息,您且先回去吧,待她身體好些,兒子就會攜她進宮請安……」

「帶她進宮來請安?」蘭妃的聲音鏗鏘了起來,「嶺兒,你是不是認為母妃久居深宮就什麼事兒都不知道?」

「母妃指的是什麼事?」

「什麼事兒?
你好意思問我指的是什麼事兒?
赫連欲聘靈兒為皇太子側妃的事情最近在朝堂上鬧得沸沸揚揚,你打算怎麼處理?
你有把握能把你媳婦兒保護好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