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十五 – 暗格裡的東西

「母妃這是認定孩兒沒這能力擺平這事兒?」

「這……」蘭妃有些著急,她二手交握捏了捏掌心,再品了口茶強迫自己緩下來。

她輕嘆了口氣道:「話不是這麼說的……
嶺兒……母妃不是要責怪你什麼,母妃知道你從小就有主見、也有手腕及能力把事情給處理好……只是這回是真的擔憂。
你想想呀,靈兒先前因為夏立國的文嫣公主、被你氣得一個離開王府,在外頭流浪了那麼久……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了,卻還是受著重傷回來……如果因為這和親一事又被嚇跑了……可怎麼辦呢?
你們男兒或許不懂吧……可於一個女子來說,遠嫁他地是一件多麼令人恐慌的事,那人生地不熟的,要找個救兵都難……尤其這和親還是遠嫁到他國去……
靈兒是個好姑娘,也跟你有了肌膚之親……可那赫連皇太子或許還以為她現在是完璧之身,若她真的和親過去,被發現已非處子,或許赫連為了臉面,只是雪藏她,可從此,她很可能是過上連冷宮都還不如的生活,那種恐……」

昊天嶺見自家母妃愈說愈誇張,他眨了眨眼睛,淡淡地打斷她道:「母妃知道雪皇及雪后到京都來了嗎?」

蘭妃偏著頭道:「雪乃到京都來了?」

「她們來了有十日了吧……母妃不曉得?」

蘭妃搖了搖頭,「雪乃她們並沒有進宮,當然也沒有來找過我……可能是在看顧晴兒的傷吧……」

「十日了……?」她沉吟了下道:「所以她們……原先出發到京都來……並不是為了晴兒的傷,而是為了靈兒來的?」

昊天嶺把食指放在二片薄唇的中央勾唇一笑,微微地點了點頭。

蘭妃看著昊天嶺那看破不說破的表情,忍不住再往深裡想。

一小會兒後,她恍然大悟,終於露出了個欣慰的笑容道:「你心裡有數就好。
母妃不擔心了。」

「咳咳,事實上,她懷孕了,想走也走不了,孩兒也不可能再讓她走。」

「她有身孕了?」蘭妃驚喜地道:「真的麼!那我更要去看看她才行。」

昊天嶺不得不伸手勾住蘭妃的手腕以阻止她往屋外跑,「母妃,她才醒,現在身子還很虛弱呢。」

「好吧好吧!就讓她好好養著……」

蘭妃話還未說完,昊天嶺忽地就鬆了手,扭頭往房門處走去。

「嶺、嶺兒?」蘭妃的臉色大變,「該不會是……」

「沒錯,是父皇來了……」

昊天嶺的話音方落,房門外已是一個挺拔的身影出現。

然那人快步走進書房裡的時候,卻已不見他那個心心念念的人兒。

「嶺兒,你母妃呢?方才不是還在這兒與你說話的麼?」

昊天嶺聞言轉頭,書房裡還真是不見蘭妃的影子。

只是……

放眼望去,通往後廳的門是關得好好的,可這前廳書房靠近後廳的那扇窗未關之餘,還隱隱有著晃動的樣子。

光武帝當然也看見了那窗隱隱在動,一身便衣的他步伐矯健地往那處走去,卻在還未走到窗前的時候向旁邊一轉,伸出長臂隨手一拎。

「嗬嗬,瞧瞧,這是什麼?
蘭兒呀,妳真是教朕好找。」

蘭妃打著哈哈道:「呵、呵呵,老頭子找本宮做什麼?」

光武帝看著蘭妃,未再發一語。

蘭妃雖無法直接見著他望向自己的目光是何模何樣,可她能看見到他身上的清淺藍光,也多少能感受到他周身那一縷似有若無的淡淡憂鬱。

她扭過頭避開那道被望得久了、就讓人感覺到灼熱的視線,幽幽地說道:「還有些時間不是?在那日到來之前,本宮不會離開你的。」

光武帝將蘭妃擁入懷裡,生怕她會逃走似的緊緊地抱著她。

他的頭埋在她的頸窩處,以二人才能聽聞到的聲音道:「蘭兒,我後悔了,我真不該答應妳的三十年……
我不想放手、也不會放手的……妳陪我到老好麼?」

回應光武帝的只有蘭妃略帶哽咽的呼吸聲,這讓光武帝的氣息沉了沉。

背對著書房、站在門口的昊天嶺摸著鼻子、一聲不吭,直到過了半晌,他聽聞到光武帝放開蘭妃的聲音,才回身往屋裡頭走。

昊天嶺向光武帝做了個揖:「父皇。」

「嗯。
靈兒醒了嗎?」

「醒了,只是才醒沒多久。」

「如果需要什麼藥材,就儘管同尚藥局吩咐,把藥庫搬空了也無妨,知道嗎?」

「多謝父皇。」

「靈兒好些了再讓她進宮向你母妃請安,免得她總是擔心你們倆。
對了,到時也順便把郡主墨寶領回吧,朕先回了。」

話落,光武帝牽緊蘭妃的手就要離開,昊天嶺抿唇道:「父皇……」

光武帝的腳步頓了頓,抬眸看向昊天嶺問道:「怎麼?有事麼?」

「過二日待靈兒身體好些,兒臣會先帶她去赫連走一趟。」

「到赫連去?為什麼?」

「您還記得麼?靈兒身上有赫連宸下的詛咒,兒臣若想娶她,還得先把她身上的詛咒給解了。」

「這倒是。」光武帝點了點頭,「我記得那是血盟吧?不怎麼好解……總之,和親的事朕會再拖一拖。
那安排就等你回來再辦吧,唔……朕想,屆時就在御花園裡辦上一辦,順便把你們倆的好事宣佈開來如何。
不過……消息一但公開了,雪皇她們也未必能讓你輕易地迎娶靈兒,你在那之前最好是先同她們說上一說。」

「是,兒臣多謝父皇提點。」

「那就這樣了,朕先回宮了。」

「恭送父皇母妃。」

在昊天嶺與蘭妃、光武帝說話的同時,小武按鞏毓靈的吩咐到未曾缺損去。

暗格在這回不再如上回是空無一物,那裡頭有一個小木盒,小武瞧了瞧便把那小盒整個給拿回蓮華芳沁。

鞏毓靈身體疲累,在小武去取東西的時候就睡了過去,可或許是因她心中有事,小武進門時,她立即就醒了。

當她看見到小武手中的小盒子,當即掙扎著想坐起來。

小武怕她拉扯到傷口會疼,趕緊過來床榻這處扶她坐好,小武在她的背後多加了顆柔軟的墊子後,才把小木盒放在了她的手上。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