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六十八 – 穿透

安德莉雅在真氣磚上落腳,心臟處不曉得為何一直在不停地砰砰亂跳著,她蹙著眉頭、按捺著那感覺開始專心地找坦亞。

修苒陪著安德莉雅站在那處一小會兒,就見安德莉雅的面色既興奮又急。

安德莉雅伸手拉扯著修苒的衣袖,一手指著綠洲中心,修苒頷首,趕緊帶她回到了夜承影那處。

「如何?」

「找到了!坦亞姐姐就在綠洲的中心底下!」

「在綠洲底下……?妳是說她在水底麼?」

「唔……以巫陣來說,不太可能在水底,我想應該在水之下。」

可不論坦亞是在綠洲底或水底之下,都是讓人犯了難,要救人得要潛進綠洲底麼……?

蕭鳴鴻看向夜承影道:「有沒有可能以真氣包覆著人的方式沉到水底?」

「不對……」夜承影搖了搖頭,又重覆道:「不對……」

「藥師,怎麼了?」

夜承影閉了閉眼,「一定有入口,修苒,找。」

「我知道了。」

蕭鳴鴻也意會過來,三人注意著綠洲周圍的戒備狀況。

「藥師,那兒,」修苒指著有點兒距離、有連續七棵棕櫚樹的地方道:「那處守著的人最多,而且那些人武藝都很不錯的感覺。」

「嗯……」

「要強行突破麼?」

夜承影深吸了口氣,強壓住心中的不平靜,她轉向安德莉雅道:「安挅,現在找到了坦亞的位置了,妳立刻離開,走得愈遠愈好!」

「我……」

「聽話。」

安德莉雅蹙了蹙眉滿臉憂慮,夜承影又道:「我想等會兒是真的非常危險,妳現在該做的是保護好自己、不讓我們擔心及分心,其餘的,就是向上蒼祈願,希望我們能救出坦亞。」

「好……安挅明白了。」安德莉雅低了頭。

「記住,出去後儘量遠離這裡。
修苒,送她出去。」

「藥師。」

「我在這兒想一想該如何闖進去,一定會等妳回來再闖。」

安德莉雅在修苒與承影藥師對話時,默默地從身上的各處掏出些東西來,她將那些東西遞給夜承影道:「藥師,這些防身的藥給您。」

夜承影勾了勾唇笑道:「謝謝。」

她垂眸看著自己手上正掂著的那些安德莉雅的藥,「快去吧。安挅,記住,出去後一定要儘快遠離這裡。」

「是,請藥師多小心。」

修苒見夜承影揮了揮手,上前攬住了安德莉雅,她提了內力,二人很快就消失在蕭鳴鴻與夜承影的視線中。

夜承影抬眸看向蕭鳴鴻,蕭鳴鴻眨了眨眼,想她需要什麼,便往她身側過去。

他才要開口,夜承影的聲音已是幽幽響起。

她的聲線聽來十分內疚與壓抑,她說:「一直沒跟你說聲對不住……」

蕭鳴鴻一下子未反應過來,愕然道:「什麼事?」

「你……肩膀上的傷……」夜承影垂眸道,「還疼麼?」

「那沒什麼,」蕭鳴鴻以手按了按那傷處,微笑道:「妳別在意、更不用放在心上。」

「可……你不問我麼?」

蕭鳴鴻的心裡對於相交的兩人之間,最在意的是雙方是否真心實意,至於對彼此坦誠的程度要到哪裡,他倒不是非常強求。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往、傷心事,甚至那些事還會涉及到心魔或心結等等。

有時候,那些已平息的過往是可以再度被拿出來談論,也不會再影響到現在的心情,可有時,就讓那些傷痛從此埋入心間、永不再現才是最好的處置方式。

先前他看到夜承影見到自己身上那咬痕時的面色,就曉得她對於她自己不受控咬人喝血一事十分自責憤怒,那其中還明顯帶有濃濃的痛苦隱含在她的眼眸裡,他便曉得這事不單純,背後肯定有個緣由。

只是他並不想逼她,尤其是在眼下的這個時候。

蕭鳴鴻試圖讓夜承影心裡的負擔別那麼重,他故作不在意地道:「回頭再說吧,現在比較重要的事是救坦亞,妳有想法了麼?」

夜承影偏頭看向了蕭鳴鴻,一小會兒後道:「……你方才是不是提了個什麼以真氣包覆住人沉進綠洲之中……?」

 

修苒與蕭鳴鴻在進這蛇窩前就已把蛇窩附近整個地勢與佈置幾乎都摸了個底,因此修苒此刻已將安得莉雅帶到了綠洲附近、最近的一處圍欄。

她輕鬆地避開了巡守的守衛,帶著安德莉雅翻過了圍欄之外,之後,修苒又帶著安德莉雅離了圍欄有一小段距離,才指了個方向給安德莉雅。

「安挅,那方向就是正北了,妳快走吧。」

「好!那修姑娘妳多小心。」

「會的。」

修苒看了眼安德莉雅,見她往北方走便提了內力往回趕,在她回到夜承影與蕭鳴鴻的所在處附近,見她們似是準備要離開,她連忙再提了速度回去,才發現夜承影與蕭鳴鴻只是正在討論戰略。

「我猜測那是以真氣圍了一個房間在水底下,出入口則在那處。」夜承影指了七棵棕櫚樹的位置。

「姆……那處的人不少,以我們的戰力……或許用個調虎離山計會好點兒……」

「可問題不止是在那些人而已,我們打敗了他們還得找入口在哪兒,那地道是被沙所掩埋,不曉得有多深……等找到了入口,可能已經費去太時間了。」

「所以我們從綠洲下潛去打破做出那房間的真氣如何?」

「這個是可行,可若直接那樣,坦亞很可能還沒被救出就被水給淹了。」

蕭鳴鴻覺得夜承影的話中有話,他瞇了瞇眼睛,好奇地看向了夜承影。

「一般來說,要能穿透真氣層,必定是要做出那真氣的人與欲進入者二者配合才行……」

蕭鳴鴻蹙起了眉,「可對方是敵,怎可能讓妳進入?」

「嗬……那是蕭兄不曉得我的能力。」

「哦?什麼能力?」

「我有個能融化真氣的能力。」

「真氣……融化……?」蕭鳴鴻思忖了不一會兒便驚奇地道:「所以說,我們可以從綠洲下去,妳直接穿透進那個房間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