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世事總難盡如人意 – 之四十 – 十五年前

「且不說小雨與德安這二位與本王切身相關人的那些破事,也還有妳與廉貞道姑這些年來在這中土大陸上所犯下的種種情事。
妳還要解釋麽?」

夏文嫣搖了搖頭道:「天嶺,本宮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們的將來,本宮是愛你的!」

「妳愛我?
為了我們的將來?」

昊天嶺忍不住嗤笑了一聲,「是誰允許妳與本王有什麼將來的?本王也從未想要與妳有個什麼將來,妳未免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吧。」

夏文嫣兩行清淚已是忍不住地落了下來,一雙美眸控訴似地看著昊天嶺,她哽咽道:「天嶺,本宮……你是真的忘了我了麼?」

昊天嶺不明白地看著她,她神情哀傷地續道:「姑姑自我小的時候就告誡我,嫁人當嫁人上人。
當我在……風懷坡為你所救時,我一眼就曉得,你就是我的那個良人……
可當年明明是你先遇到的我,我們也約好了長大之後我要嫁與你,你卻是在我努力要匹配上你、發誓一定要當上夏立女王的時候,你竟將夏文瑀那個賤人接回府還娶了她做你的王妃!
試問,她被那麼多人踐踏過的下賤之軀如何能配得上你?
沒錯,是我讓人給夏文瑀下藥,是我讓人給她的坐騎下藥,好讓她被馬匹狂踏至死。
可那又如何?
那一切都是她活該!
誰讓她去勾搭你、還坐上了御王妃的寶座呢!
在我看來,讓她這麼便宜地死去,這懲罰實在是太輕,若非當時的我不方便自己過來處理,否則,她定是被五馬分屍或是淩遲處死!」

夏文嫣神情哀戚,咬唇道:「我一直在為著我們的將來而努力,你多年來不僅不聞不問,還竟然將我們的約定給忘了,甚至是連我也都給忘了,現在還想再娶那什麼德安郡主為繼妃!
你如此對我公平麼?
可惜,她運氣太好,我出手多次都沒有把她給處理掉……」

她的面容說到此已帶著一些憤恨,「你曉得麼?
我為了你,即便是姑姑讓我忍著噁心教我在血池裡泡上三個晝夜我都努力地忍耐著。
多年來姑姑要我幫你做的事,我都一件不落地完成,這還不能說明我有多麼地愛你麼?
而你如今卻是這樣看待我的?」

昊天嶺沉沉地道:「妳說的什麼,本王一個字都聽不懂。」

站在他附近的昊天承倒是蹙起了眉頭,心道:這夏文嫣何時會在風懷坡見過昊天嶺的?

又,她怎會到風懷坡那處?

昊天嶺的聲線還在屋子裡迴盪:「本王往昔確實是不曾見過妳,當然也不可能與妳有過什麼約定,而誰會是本王的王妃更是與妳何干。
再說,本王要的東西一向自己去取,無須假手他人,又怎麼會讓妳或廉貞為我做什麼。況且,妳們所做的那些,樁樁件件都是傷天害理之事。
就算是退上一百步,愛就能讓妳計謀不斷、殺人成性?連妳自己的親人都利用?」

昊天嶺說到末尾,語氣已是能聽得出他壓抑著快要噴薄而出的怒氣。

夏文嫣被昊天嶺的一席未曾見過、未曾約定的實實否定給震地向後退了二步,她喃喃著:「沒有見過……這不可能、這怎麼可能呢!」

她抬眸看著昊天嶺來回地搖頭道:「我還記得那個天上掛著大圓月的夜裡,一條似狼似狗的巨大黑影,張著血盆大口向我跳過來……在牠那尖利如冰柱的牙差點兒就要咬上我的脖子時,就是你救了我的……如何你會不記得我?」

昊天承擰眉想起了什麼。

似狼似狗、巨大黑影、冰柱般尖利的牙……這幾個條件加總起來,讓他覺得十分像是在形容嘯天狼王,再加之風懷坡這處所……他不禁回想起十五年前的陳年往事。

那年的虛無縹渺照往例回歸,恰好師門裡的多位奇才就相約那年回師門內相聚,老妖怪們見到這些徒子徒孫們一個高興,就讓師父們辦了個切磋賽。

那大賽並非只有一般的擂臺比試,還包含了「狩獵」、「藥識」、「智識」等各種項目。

欲參加者可以自己獨身一人參加,也可自由跨師門內的幾脈,找人組隊參與,因為要在各項目中拿到高分僅靠一脈的功力是難以達成的,所以通常各脈之間熟悉的人就會組成一隊,以均衡隊上的各項能力。

當是時比賽是辦得熱火朝天、各隊無不摩拳擦掌,期能拔得頭籌。虛無縹緲因為比賽,亦將島上對中土大陸的設防暫時關閉,致使了有些常年在虛無縹緲上棲息的珍「獸」趁這難得機會出了虛無縹緲、偷溜到宇極碧影,有的甚至還跑到月水峰上蹓躂。

為了把那些珍獸都抓回虛無縹緲上,師門裡派了武藝拔尖兒的高手出來,自己與彼時年僅十歲的五弟昊天嶺亦在這些高手的行列之中。

他們兄弟倆最是熟悉對方,合力抓了幾頭珍獸回去後,聽聞師父說到虛無縹緲上最棘手的嘯天狼王依然失蹤,他們便又馬不停蹄地出來尋找。最後他們是在靠近蜃幻山腳的風懷坡上找到的嘯天狼王。

那夜,昊天嶺先是看見了嘯天狼王,並且,他們兄弟倆運氣十分地好,位置是在狼王的背後。

他們一左一右地向狼王偷襲,隨即進入一番激烈的纏鬥。

很快地,風懷坡上一片狼籍,樹林因為兄弟倆散發出的掌風、真氣等攻擊以及狼王的反擊而成片、成片地倒塌,那動靜在月夜裡驚得棲鳥都振翅而飛、小動物們皆落荒而走。

後來,師門其他師兄弟們亦因那動靜也火速趕來,最後大伙兒才一起合力將狼王制服給送回虛無縹緲……

可他整件事回想完,印象裡並未看見過什麼小女孩在附近呀!

那方,在夏文嫣面前的昊天嶺亦是蹙起了眉頭,他扭頭向昊天承看了一眼,顯然也是想到了當年的事。

昊天承見昊天嶺眼神中的疑問,想昊天嶺必定是同自己一般,在記憶之中未有夏文嫣的一星半點,就向他聳了聳肩表示不知。

昊天嶺得了自家三哥的回覆,回頭看向了夏文嫣道:「本王還是那句,不曾見過妳,亦未承諾過妳什麼。」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