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四十一 – 去勾欄

「怎麼,才一會兒沒見到我便忘了我是誰?」

蕭鳴鴻面色微微紅潤了起來,耳垂亦變得似是快要滲滴出血,他有些不自在地道:「夜兄,妳那一身什麼衣裳呀?」

「阿不就是琊瑯這處的……。」夜承影低下頭看了看自己,忍不住扶額。

方才她試了一小會兒,因為琊瑯的服飾遮不住肚兜的帶子,索性她就不穿了,沒想到這會兒雪白胸前的頂端,左右各站著一顆顫巍巍的小紅豆。

她隨手拿起了方才從裡間出來時丟在桌上的衣裳略微遮了遮,莫可奈何地道:「早知琊瑯這兒現在夏日正盛的日子都是穿這種樣式的衣裳,倒不如晚兩個月再來。這樣子,無論如何遮掩都掩飾不住我是個女兒身的事實……。
奇怪,以前都是穿這麼透的料子麼?還是我太久沒來這兒了。」

蕭鳴鴻聽夜承影那無奈的嘀咕,撓了撓頭。

可他回想了一下,總覺得有些不對的地方……。

唔……方才在大堂所見的那些吃著早飯的人們的衣裳也是如此這般嗎?

他蹙眉,不對呀!那些人的衣裳並不透呀!

修苒聽聞蕭鳴鴻與夜承影的對話直覺有些怪,她抬眸,一眼就看見夜承影那姣好的身段簡直是要從那身半透的衣裳裡呼之欲出。

就只是那麼一眼,修苒便覺得自己如墜冰窟,被那暴風大雪的凍結湖水浸潤著自己的背脊,寒涼再由中散發至全身。

雖然蕭大夫識趣,知道非禮勿視,趕緊將眼神擺到別的位置上去,可眼下的此情此景若是讓自家主子知道了……恐怕會直接把蕭大夫的眼珠子給挖出來吧。

饒是修苒的應變能力再好,她也還是傻了那麼一瞬。

幸而常年來的訓練讓她的身形比她自己的腦子動得更快,她幾乎是才想到,人已是拿了件披風飛快地往夜承影的肩上一披,將她外洩的春光給遮擋地嚴嚴實實。

修苒繫好了披風的絲帶,向夜承影單膝跪下道:「藥師,都是修苒的過錯,修苒應該先確認好的。」

夜承影的眼珠子轉了轉道:「這關妳何事?那一整櫃子裡全都是這樣的料子,我現在穿的這件還是裡頭最不透的呢。」

修苒低頭道:「多謝藥師的不怪。修苒先去問一問,還請藥師您先換回原本的衣裳吧。」

「好吧。」

夜承影拿著原本的衣裳往裡間去,就在她走到裡間的門口時,她忍不住向修苒道:「修苒,妳幫我問問,這兒的人都不穿肚兜的麼?」

「是,修苒知道了。」

蕭鳴鴻在夜承影進了裡間,才摸了摸鼻子坐回原本的位置上,他仔細地將拆解的每個物件上多餘的油擦掉後,將物件一個個組合回去。

他才剛做完這事,準備收拾的時候,夜承影就出現在他的面前。

蕭鳴鴻將槍從桌上拿了起來,遞給夜承影瞧。

夜承影將那把槍左右反覆地看了看,「這要怎麼用?」

「就食指伸進這洞裡,對準敵人,再將食指往裡扣便行。」蕭鳴鴻說著,夜承影照著做。

「這玩意兒扣下去就會有暗器從裡頭跑出來麼?」

倏地,蕭鳴鴻扶了夜承影的手一把,「別把槍口指著人。」

夜承影無辜地道:「怎麼了?」

蕭鳴鴻搔了搔後腦勺:「這種槍的保險……總之槍口對著敵人之外,不可以對著自己與其他人。」

「知道了。」

夜承影把槍放在手裡頭把玩,看了一會兒,指著槍托底部道:「這兒有顆黑黑亮亮的是什麼?」

蕭鳴鴻默默地將那槍拿了回來,小半晌才緩緩道:「這個黑水鑽其實只是女孩兒家家愛玩的東西而已……不值幾個錢。」

夜承影瞇了瞇眼睛,瞧著蕭鳴鴻臉上的神情,「這是……那個什麼毓靈幫你嵌上的?」

「不,這把是她的配槍,她最喜歡的Glock 19。」

「她的……?」夜承影又問,可房門處傳來輕輕被撞了一下的聲響,打斷了她的問話。

蕭鳴鴻與夜承影齊齊看向房門口,只見房門被打了開來,修苒抱著幾件衣裳、面色有幾分凝重地走了進來。

「如何?」

「修苒方才去確認過了,這屋子先前讓準備去執行任務的暗衛用過,因為那些人是要混在舞孃及走唱藝人之中,因而準備的衣裳便是較為透光的料子。」

「原來如此。」

「舞孃麼?」夜承影露出了一臉十分興味的形容,那樣子看在蕭鳴鴻的眼中,他第一反應想的是不是她要使壞闖禍了。

果不其然,下一瞬,他便感覺到了夜承影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她聲線中摻雜了幾分的撫媚在自己的耳畔道:「蕭兄,我記得這兒的舞孃個個都很漂亮,嗓音溫柔、身姿妖嬈,身上的薄紗還能讓人有種想要窺伺的感覺,你要不要同我一塊兒去瞧瞧?」

蕭鳴鴻聞言,覺得頭皮在瞬間發麻了起來。

「咳、咳,夜兄,你還真想去看看那些美人兒呀?」

「不看白不看囉,人天生都是喜歡那些賞心閱目之事的,不是?」

蕭鳴鴻搖搖頭:「擦擦口水吧,流得到處都是。」

「哪裡來的什麼口水,還是蕭兄……哎呀,只是去個勾欄而已,不會褻瀆你心裡的毓靈妹妹的啦!
好嘛、就權當是陪我去的嘛,你看修苒正忙著呢,而且,若我真帶她去,她恐怕會掃我興的……。」

修苒對於夜承影的胡攪蠻纏似是已十分地習慣,她對於承影藥師晃著蕭鳴鴻的袖子一事毫無反應,只是淡然地道:「藥師,您要出門的話,先換上這處的衣裳吧,這些衣裳修苒已經瞧過了,保證不透。
對了,您問的問題,修苒方才也問了,這兒的女子追求所謂的自然美,到目前也還是未有著肚兜的習慣,若您有需要,修苒拿了裹胸布來了。」

蕭鳴鴻好奇地道:「修姑娘,可多爾港這兒是個有許多遊人到訪的海港,我們直接穿一身沙漠民族的服飾也不打緊吧?」

「蕭大夫有所不知,原本是可以如此辦的,可最近因沙漠附近有些動盪,而動盪又往北牽連而來,連帶讓沙漠民族的人在此地變得較不受歡迎,為了避免有意外,我們還是先不著那服飾得好。」

「嗯,原來。」

「蕭兄,那我先去換衣裳了,等會你就陪我去勾欄吧。」夜承影對著蕭鳴鴻眨巴了下右眼,歡天喜地地進了裡間換衣裳。

修苒拿了一小錦囊放在蕭鳴鴻身前的桌上道:「等會兒就麻煩蕭大夫照顧我家藥師了。」

蕭鳴鴻無聲地嘆了口氣,將槍收好,再將桌上的錦囊也放進懷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