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一百三十四 – 想家?

冥殤想,就如誰曾想過一個年歲不大合著並不壯碩身形的女子身上所帶著的能力與軔性能在短短的時間內讓軍隊、府內不少人信服,那並非是光有一個王妃的名頭就能辦到的事。

可郡主若想要站在自家主子的身側或與之比肩,就不止是她原本有的那些特質就足夠。以她先天的資質來說,即便她自幼就練武也是很難跟得上主子的程度,那麼至少在心理上的強大就不可缺少且必須。

郡主她雖已比一般的大家閨秀甚至是見過世面的皇室子女要強上許多,但她與主子之間的差距終究是無法在短短數月間便能跨越的鴻溝,而主子所肩負的事務太過沉重,再如何為她設想周到,有時也不可避免會有意外的發生,因此,她自己必須是要有能力去判斷理事、去扛住那些壓力才行。

不論如何,主子既已認定了她,他們二人眼下先能和好才是最重要的,她能回府,主子才能無後顧之憂……只是,自己能為主子向自家郡主說的、做的,恐怕也只有這些了,其餘的……只希望她能自己好好地想想,做下決定。

 

經過了船上搖晃的二日,蕭鳴鴻一行終於在第三日的深夜抵達了中土大陸上位於赤道區域略南地區的米多港,再從米多港轉進米多港內港,進入赤道中轉運河,往紀東洋去。

蕭鳴鴻未在中土大陸上見過運河,便好奇地站在船首,看著自己乘坐的這艘船是如何從陽澄海往紀東洋去。

他才站在那處沒多久,夜承影也漫步了過來,站定在他身側。

夜承影見蕭鳴鴻鎖著眉頭,開口問道:「蕭兄,你在看什麼?」

蕭鳴鴻淡淡道:「也沒什麼,只是眼前這景像……。」

「讓你想起了家鄉麼?」

蕭鳴鴻勾了勾唇:「倒也不是我的家鄉有這番景色……怎麼說呢。」

他頓了頓道:「我們那處有個叫巴拿馬運河的地方,那運河可以溝通那塊大陸左右兩側的海洋。」

「喔,你們那兒原來也有像這樣的運河呀。」

「是阿,當船行駛在運河中要到運河另一端的海洋時,也是像現在這樣要經過一層層的閘門。
那巴拿馬運河為了克服兩端海洋的高低落差,工程師想了很多方法,後來建了三十三年才建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高難度的工程,我沒想到你們這兒竟也能有這樣的工法,還有可能只是用了十多年內便建成。」

「你先前是有像這樣乘船渡運河?」

蕭鳴鴻輕輕地搖了搖頭,「沒有,當時只是在岸邊的制高點往下望,這會兒在船上,感覺果然是差很多的,也更能由衷佩服那些設計做出運河的工匠巧手。」

夜承影點了點頭,目光同蕭鳴鴻一樣看著前面正打開著的閘門。

「夜兄知道通過這運河需要多久時間麼?」

「嘿,你這問題正好修苒同我說過,她說約莫需要四個時辰才能進入紀東洋。」

「嗯?」蕭鳴鴻看向夜承影問道:「所以這運河所屬的國家領土很薄嗎?」

夜承影聞言大笑:「蕭兄,你那是什麼形容,薄?我還扁呢!」

蕭鳴鴻被夜承影如此一說,感到有些窘,他先前落在琮瓍那個偏僻的地域沒有地圖好找,後來到了御王府又專注在解自己身上的問題,因而到現在他還是不曉得這中土大陸生得什麼模樣。

夜承影瞧他那形容,把笑意給壓了下去,正經地道:「這赤道中轉運河在我們師門裡被暱稱為女王的腰帶。」

「女王的腰帶?」

「是呀,這赤道中轉運河是位在這片赤道區域的暹斲勒國裡,這裡是中土大陸上少數世代推舉王女做女王的國家。
一般人慣常都會以為一國之主是女子的時候,會治理不好國家,可事實證明,暹斲勒國的女王是很有遠見的。
當初女王要開鑿這運河的時候被許多臣子給反對,可女王認為這運河會給暹斲勒國帶來許多的收益,便不顧臣下的反對、堅決地建了這運河。
而運河建成,果真許多商人不再繞遠路或換車,直接行船利用這中轉運河往北向南、又或是直接往東西兩個大嶼去行商旅,將暹斲勒國財富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峰,因此這中轉運河後來便被暱稱為女王的腰帶。
其實也能稱為暹斲勒國的腰帶,因為他們的國土本就長得像一隻葫蘆,而這運河就正巧鑲在了領地最窄的部位。」

蕭鳴鴻恍然大悟地點頭道:「原來如此。」

夜承影觀察著他,低聲問道:「蕭兄,你想回去麼?」

蕭鳴鴻斂了斂眉,「怎麼這樣問?」

「瞧你方才孤單的樣子,又提到你那處才有的事物,猜你是不是想家了。」

「想家又能如何,眼下還沒陪你南下找人,也還未找到毓靈……當然,最重要的是,我也不曉得如何回去。」

「所以你是想家了。」

蕭鳴鴻有些無奈地笑道:「如何能不想呢?我上有父母爺姥、下有弟妹,我與家人、家族間的感情還不錯,我那麼忽然就消失了,連個屍骨也沒留給他們念想……惹他們傷心難過,我不孝呀。」

「如若將來有機會,你會回去麼?」

蕭鳴鴻看著夜承影,想了好一會兒後才道:「不知道。若真有那一日,到時再考慮要不要回去吧。」

「嗯,也是。」

夜承影轉了半個身子,看著眼前開闊的湖面,蕭鳴鴻亦是發現船已進了一個湖。

夜裡的湖面上每隔一段距離便能看見點點燈火,放眼望去可以透過那些燈火看出湖面上有船不少,當然也能從燈火數看出船大還是船小。除了航向與自己乘船相同的船,亦能看到與自己方向相反的船,往通向陽澄海方向的閘門駛去。

蕭鳴鴻在夜風裡看著湖面上的一切,身側幽幽地來了一個問句。

「你們那兒……相信卜筮之術嗎?」

「卜筮呀……妳是指哪方面?燒龜甲、蓍草做吉凶的推測?」

「嗯……類似那種的。」

蕭鳴鴻瞥了眼夜承影,「以往我家族過年時,全族人會在大年初一的那日聚集到祠堂,然後族裡幾位德高望眾的伯叔公會到後堂去揭開骨灰罈瞧瞧罈子裡的情況,再到前堂來依著他們看到罈子裡的情形向族人說說新的一年,整體家族的運勢。」

「喔?」

「其實在我們那兒,許多人是不信什麼鬼神的,不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