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六十八 – 夢見他

「藥師,在元谷藥師過來前,我們要如何阻止他們?從下藥的事情上看來,他們的目標或許便是去往郡主住的屋子。」

慶長藥師搖搖頭:「只要金蜂一到,他們便會停止行動,眼下我們只能等……不然,咱們去靈兒姑娘的屋外守著,以人牆的方式看能不能擋住他們進屋……。」

「可……主子說不能讓郡主發現有人在保護她……。」

「眼下不是拘泥的時候,老夫想……以情釀加上媚藥,恐怕下藥的人不止是想讓靈兒姑娘的清白被毀,還想讓姑娘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吧。」

石衛擰眉,「立刻讓義莊裡所有的人都過去郡主的屋外守著。」

「是。」

幾人分頭進行,石衛帶著慶長藥師往鞏毓靈的居所移動時,天空上開始飄起片片雪花。

 

鞏毓靈自天氣下雪開始,睡眠的時間明顯增加了許多。她昨日只是在外一整個下午、晚上在過了飯點後才回義莊休息而已,今日已小睡了好幾回還是覺得身體睏倦,所以在用過了晚飯後早早就洗漱睡下了。

可今夜不曉得怎麼回事,她總覺得心口堵得緊,睡也睡不沉,一直徘徊在惡夢之中,半夢半醒。

就在這個半夢半醒時分,門口忽傳一個極小卻很明確的聲響。

鞏毓靈想起身,卻發現身體動不了,唯能扭頭看向門口。經過了前面幾個惡夢,她心中有些忐忑又帶著些恐懼,不曉得門的後方、等待著自己的會不會是惡夢成真。

隨著門無聲地緩緩開啟,她緊張得一顆心吊在了嗓子眼,可最後她看見的竟是一張自己熟悉得再不能熟悉又十分想念的臉,她不由得眨了眨眼睛,以確認自己是否看見了幻影。

透過敞開的房門能見到外頭正下著鵝毛大雪,可他身上穿著的依舊還是自己印象中,那身平素在府中他最常穿的紫紗長衫。

鞏毓靈見那長衫一如往常地單薄,他紫紗外並未再有著大氅或厚衣袍,她昏沉的腦中覺得有些不對勁,似是哪兒有些違和感。

她想了好一會兒,才注意到,他分明是踏雪而來,進門時又未見到門旁有傘靠著,可他那頭不紮不束、恣意落在肩上的墨黑長髮及身上的衣衫上全無雪落在身上融化後的溼痕之外,衣衫上還帶著股暖烘烘的感覺,因而他一進屋內,鞏毓靈便感覺到門附近因下雪而生的濕氣都被趕跑了。

隨著他靠近床榻,她亦能更清楚地見到他面上的神情。

他此時不若平時帶兵或理事時那樣清冷,嘴角也未有過往捉弄她時總喜歡噙著的一屢邪笑,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如此溫潤如玉的他,這感覺好不真實,就像是在夢裡。

她想,若要說他身上哪處比較像平時的形容,約莫就只有他額上的那個銀色額飾,額飾上鑲著著紫水晶及藍瑪瑙在這溫暖的屋子裡,隱隱透著一股子高貴冷冽的氣息。

鞏毓靈真辨不清他的出現到底是不是夢,而且,這回是他第一次在自己夢裡如此溫和的形容。

自她知曉了真相,他若有在夢裡出現,總是在譏笑著她的天真、她的蠢。可這回夢見的他卻是如此地靜謐,令她不禁睜著迷離的雙眸怔怔地看著他。

接著,她就發現一顆顆晶瑩的淚水不爭氣地從自己的臉頰上滑落。

 

昊天嶺在鞏毓靈居所的屋頂上已經站了有好一會兒。

他是先前收到暗衛回報鞏毓靈被下了情釀並催情藥時,就趕緊將手頭上正忙著的事分派下去,隨即便趕過來義莊瞧瞧。

他在來的路上正巧遇上趕路回御王府去帶元谷藥師的小二十三。

小二十三語速極快地彙報義莊內的情形便又匆匆往御王府去,而他在知曉了義莊的情況後亦是加速趕了過來。

昊天嶺還在路上的時候,平時會到義莊幫忙的和善人們已毫無意識卻努力地與暗衛們在鞏毓靈居所的院子門口推搡著。

開初暗衛們的阻擋還算順利,後來那些百姓開始利用一群人聚在一塊兒的優勢,由後往前推動,暗衛們立馬就感受到有如海浪一般的推力一波波地襲來。

幸而他們亦是排了幾個行列,正面第一排受到推搡的暗衛一開始未料那力道之大而有些趔趄,可後排的暗衛們立即由後方挺住,跟著第一排的暗衛們同時運了功、紮了馬步,暗衛人牆便不再受百姓們的推擠有所晃動,亦擋住了他們的前進。

只是暗衛們方才鬆了口氣,一眾卻聽聞身後有動靜。

後排的暗衛扭頭去瞧,發現是自家郡主所住的鄰間屋的房門前不知何時已站了好幾人在那處。他們定睛一瞧,竟是那屋子裡的病童們與守夜照顧孩子的辛媽自己開了門出來,他們的神情亦同前方推搡的這些百姓如出一徹。

說時遲、那時快,後排幾個暗衛二個起落,已現身在鞏毓靈的房門口,堵住門好阻止孩子們及辛媽進鞏毓靈的屋子。

石衛帶著慶長藥師站在鞏毓靈的屋頂上指揮下方,他此時看不見下方辛媽與孩子們往鞏毓靈的房門去,可他有見到幾個後排暗衛急急地往鞏毓靈的門口移動,他雖想下去看一下情況,可他在至高點上已是見到現場的整體情況開始愈漸惡劣。

屋頂上已能清楚地看見,下方院子門口的人們因為推擠了老半天還是進不了院子,有人開始往一旁的院牆上爬。

「注意,現在有人開始爬牆了,將防護範圍縮小!」石衛下完令轉頭問身旁的慶長藥師道:「藥師,那些被蠱蟲控制的人,能以手刀砍脖子方式讓他們昏迷嗎?」

「那方法應該是無效的,畢竟現在不是他們自己的意志在控制身體的行動……真要阻止,恐怕只有殺了他們,可……。」

石衛啐了一聲,「在這兒乾等著也是著急,我還是去試一回看看,說不定能成。您在這兒行嗎?」

「可以,石衛你多小心。」

「好,多謝藥師。」

隨著石衛的命令,院門口擋著的暗衛後排開始往後退,打算在鞏毓靈居所的主屋重新圍成一圈人牆擋住那些百姓。

石衛則腳一踏,凌空飛到了一位百姓的身後,以手砍向對方的後頸。石衛在砍了對方的後頸後,親眼見那人軟軟地倒地,他暗道:太好了,可行!

他轉身欲下令所有人可以藉此方法結束今夜這事件,只是還不及開口,他就聽聞身後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

石衛扭頭,就見方才被敲暈的那人又緩緩地站了起來,他往前一步,見到那人的眼睛是閉著的。石衛抿了抿唇,輕巧一跳,便回到了屋頂同慶長藥師在一起。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