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水面下的情景 – 之四十三 – 眼鏡蛇

「王爺,這兩個點又是在雪國境內……離凍湖可是不遠……以地緣關係來說,再加上先前情報說凍湖融冰疑似與一男一女領的私軍有關,那一男一女就是那對男女吧?」

「嗯,照推論,應該就是他們沒錯了,只是,目前一直摸不清那二人到底是誰……。」昊天嶺垂眸想了一想,看向冥殤,「冥殤,幾日前我所說的新訓練,開始做了麼?」

「回主子,已經開始做了。」

「十日後,挑出做得最好的一批人,我會再訓練他們其他的部份,然後再派其中十名去把小六他們給換回來。

對了,這十名之中的暗衛至少要有三位以上是要精於畫人像的,明白?」

「是,屬下明白了。」

昊天嶺的食指在書案上有節奏地敲擊著,他道:「我先前因為不曉得那隻私軍手頭上握有什麼樣的武器,而不敢讓你們涉險,以至於我們對那私軍的情報掌握速度很慢,現在開始,我們要加快摸清他們底細的速度了。
對了,我們有人在楚秀成那處嗎?」

冥殤與雲頎對望了一眼,雲頎回道:「回王爺,有的,在他的王子府及幾個喜愛、常去居住的別府都埋有釘子,只是十四王子已很久未回龍泉首都了,一直都待在臨近雪國那處的別府,偏生那處的釘子前陣子因為……額……生得過於貌美被茵側妃趕出府,最近才又重新以別的容貌混進別府中,因此中間錯失的情報還未能補上……。」

「無妨,楚秀成近期應該會因為北原國主壽辰之事而回到龍泉去吧,他似乎對那群私軍很執著,想必也與那群私軍對上好幾次了,就讓我們龍泉那處的探子準備準備,去探看看楚秀成那處對那私軍及私軍頭領的情報比我們知道的多多少。」

「是。」

昊天承指著地圖上靠近極南之地的沙漠地區道:「所以說,現在就剩下這個點的人需要追蹤了吧?」

「嗯,三哥有什麼主意嗎?」

「先前我從極南之地出來時,聽說那處沙漠這陣子來了一個瘋子住在那兒,因他做了一些出格的事,現在無人敢去招惹,不曉得那瘋子是不是與這異世之人有關。嶺兒,那異世之人有什麼統一的特徵麼?」

「其實他們長得與我們沒有兩樣,都是兩個眼睛、一個鼻子與一張嘴,有的是同我們一般黑髮黑瞳,有的如雪國皇室那般金髮碧瞳。只要他們識相未露出與我們不同的智識,基本上很難直接辨認出來,這也是為何我能在那處異世混得風聲水起,卻不被人識破的原因。」

昊天嶺又補充道:「除非……那人一來,傻傻地開口便是非中土大陸上有的語言,否則,真是難以識出。」

屋內眾人都靜了下來,冥殤想了想道:「屬下記得琊瑯國那處的探子回報關於沙漠那處的情報,是說最近沙漠那處不太平,原本沙漠裡的五大勢力,在短短四月內被一個原本只能靠著五大勢力分點湯水喘息的小勢力給滅得只剩下三大勢力,因而那三大勢力的其中二大就主動抱成了團,卻也還是被那小勢力給逼得喘不過氣來,現在那處的各個勢力達到一個平衡點,暫時休兵了。」

昊天嶺蹙眉道:「那小勢力叫什麼名字?」

「據稱是眼鏡蛇。」

「眼鏡蛇?哼……嗬嗬,真是有趣。」昊天嶺勾了勾唇,「冥殤,能讓我們的人與那頭目接觸麼?」

「屬下試試。」

「嶺兒,你為何聽見是眼鏡蛇就在笑?我怎不曾聽過眼鏡蛇這種東西,那名字,敢情是蛇類的一種?」

「你們知道飯匙倩或稱膨頸蛇那類的蛇吧?那類蛇最明顯的特徵便是頸部在受驚嚇、生氣時,頸部的肋骨會向外膨起用像一個飯匙的形狀,而且因為頸部在擴張時,背部會出現一對美麗的黑白斑,看起來就如眼鏡的花紋,所以被稱為眼鏡蛇。」

「眼鏡……?那是什麼呀?」雲頎一手抱著胸,另一手支額,赫然拍了下手,恍然大悟地道:「噢!我知道了,知道眼鏡的,只有去過那異世之人又或者從那異世來的才會知曉眼鏡、眼鏡蛇這種名字。」

「嗯。」昊天嶺看向雲頎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眼神。

「如果是這樣,嶺兒,這事就交給三哥,三哥突然想起來,有個在琊瑯國附近的門派與那沙漠裡的幾個民族交好,甚至是清楚知曉那處沙漠勢力的消長,我先問問他們對於眼鏡蛇的看法,如此也不容易損兵折將、打草驚蛇。」

「也好,就勞煩三哥了。」

「嶺兒,」安靜了老半天的夜承影忽地開口道:「你瞧師門這意思是什麼?不正者除,那心思若是端正的呢?留下?」

昊天承蹙著眉望著承影藥師,眼神中帶著疑惑。

夜承影並未理會昊天承,只是看著昊天嶺思考著。

昊天嶺盯著承影藥師看,有些欲言又止,他交疊的雙手緊了緊,最終是訥訥道:「私心裡,我是希望除了禍害的都能留下,可師門如何打算……眼下並不清楚,又或許他們時間到了便會回去。」

承影藥師聽聞他的見解,眨了眨眼睛:「或許他們回到原來的世界比較幸福吧……需要我配合或幫忙的同我說一聲,我先回了。」

昊天嶺往昊天承的方向看去,見自家三哥眼睛還一瞬不瞬地黏在轉身要離去的夜承影身上,他輕咳了二聲:「咳咳,那沙漠的眼鏡蛇就勞三哥收集情報了。」

昊天承還未回,倒是走到書房門口的夜承影先發了聲:「莫莫,你來了呀,好久不見了!」

莫邪向夜承影做了個揖:「欸,承影藥師,一別數年,真的是好久不見了。」

「裡頭很熱鬧呢!你也來湊熱鬧?」

「嗬嗬,是有重要情報要讓天嶺知道呢。」

「哦?那你趕緊進去,我先回了。」

「好,那再敘了。」

二人相互做了揖,莫邪大步進了書房,承影藥師也要往外走,只是她走了二步,腳步頓了頓,便站在了門口不動。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