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公主襲來 – 之二十五 – 散步

靈兒自早上再入睡後,睡得並不安穩,夢中光怪陸離卻又說不清夢到些什麼,只約莫睡了一個多時辰,便醒了過來。

小武遞上了一杯溫水:「郡主要不要再多睡一會兒?」

「不了,現在什麼時辰?」

「現在是未時一刻呢。還是您要用膳?」

「我不餓,」靈兒瞥了眼窗外,是大晴,「我想去散散步。」

「好。今日有暖陽,郡主去走走也好。」

小武為靈兒加了件厚大氅,主僕二人便出了後廳。

靈兒未在蓮華芳沁裡散步,徑自從中院繞了側院到了前院,在走出蓮華芳沁的時候,回身抬眸望著門口上方的那塊牌匾出神了好一會兒。

「小武,我先前跟在王爺身邊時都太忙,始終未曾好好地在府裡走動過,現在將養身體也無事可做,妳帶我在府裡走走好麼?王爺沒有將我禁足在蓮華芳沁吧?」

「郡主,主子怎會禁您的足呢!只是發話說您若是想出府,要記得乘車帶護衛。而且您是這御王府的女主人,當然能在王府裡走動,誰能管得著呀!」

「嗬嗬,小武妳把我捧的太高了……有道是捧得高、摔得深……。」

「郡主,您別這麼說,再五日您就要大婚了,聽說喜服都已經繡得差不多了,在大婚的前一日便會送到王府來,到時候您就不會覺得大婚的事是在做夢了。」

靈兒看得出小武是想安自己的心,便不想就這話題與小武爭論。

她笑著搖搖頭道:「咱們邊走邊說吧。唔……就繞著跑道旁的園子走吧,晨練時我老是只顧著跑完跑道回到訓練場,附近有什麼景都沒空瞧。」

「好。」

小武不疑有他,帶著靈兒來到王府中與訓練場相對位置的園子開始介紹,倆人邊走邊聊。

靈兒一邊藉著看景色,一面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王府「府牆」上的情況。

這御王府內由於府務繁雜,因此劃分了許多區域,不同於城內一般小康以上只有幾進院子的人家。府裡的建築物比較像大戶人家那般——由許多幾進院子組成加以用抄手遊廊、園子串連在一塊兒。

可它又不若其他王府,最外圍遊廊的兩側是庭園、最外側的庭園之外是臨路牆或順道拿來做牆的一整排屋子。

御王府在這部份猶如是座迷你都城,最外側的庭園之外是跑道,而跑道之外非一般臨路牆,而是如城牆一般有功能的「府牆」。

她先前在府內佈置圖上便知曉其佈置,可佈置圖上僅只有建築物,未有親衛的佈置狀況,她想瞧一瞧親衛佈置的狀況如何,只能利用如此散步方式才能達到目的。

「我先前都同大老爺們一塊兒理事辦公,身邊只有妳而已,鎮日都忙,也未曾問過府內有沒有什麼有趣的地方?」

「什麼樣叫做有趣的地方?」

「比方鬧鬼、特別有傳說之類的。」

「呵呵,郡主真是愛開玩笑,咱們堂堂御王府有那麼多弟兄在,陽剛味那麼重,怎可能會有什麼鬼敢在府裡頭逗留呢!就算是弟兄們再不濟,不是還有主子鎮著麼,郡主您說是不是?」

「這樣呀……。那有傳說的地方,有麼?」

「唔……若是要說有無傳說的話……倒是有一個『十五月圓夜,夜訪合歡月亮門』的雅事。」

「喔?那是在何處?是什麼樣的傳說?」

「那是在合歡園那處的月亮門……。」

靈兒喃喃道:「合歡園呀……在梧桐居附近……?」

「是呀,在梧桐居附近,郡主知道?」

「額?我、我不曉得耶,等會兒去瞧瞧吧,我不曾去過,那處有什麼特別的嗎?」

「府內都傳說,相愛的男女在十五月圓夜牽手穿過合歡園入口白玉做成的月亮門,再循著地上同樣由白玉石做成的地磚指示進到合歡小亭便能得到一世的幸福。」

「可合歡園既在梧桐居附近,那也就是離府門、府牆有段距離,又很多人會去……那處沒法兒利用……。」

「嗯?郡主您說什麼?」

靈兒回過神來,「沒、沒什麼……。妳方才說相愛的男女在月圓夜到合歡園小亭便能得到幸福?」

「是呀。郡主要現在過去瞧瞧嗎?」

「不了,咱們慢慢走,總會走到的。」

「好。前面便是……。」

小武說到一半,石衛正好從藏虎閣裡出來,見到了靈兒向她行了個禮:「郡主是來找暗衛長的?」

他又瞧了眼小武,補了一句:「還是有謙?」

石衛才說完,小武的雙頰立即染上了緋紅,如同上了胭脂。

靈兒見狀,更加證實心中的猜測,不由得輕輕地點了點頭,解圍道:「石大哥,我們剛好散步到這處,並不是來找人的。石大哥行色匆匆,要出去?」

「是呀,方才接到命令,要點人出府。」

「那石大哥你忙吧,我們繼續散步。」

「好。屬下告退。」石衛做了個揖便很快離去。

靈兒扭頭看著小武:「小武最近同有謙走得很近……他對妳好麼?」

「嗬嗬,郡、郡主,還好啦……。」

「妳不用不好意思的,比之小琰,妳已經及笄了,也是能慢慢找對象的時候了。」

「可……可、可是郡主。」

「不用顧忌我,他若對妳好,我也是放心的。」

「其實主子對您也是很好的,只是、只是……對了!您還記得嗎?雲親衛長有來傳話,主子說有東西放在『未曾缺損』,請您有空時去取。」

「『未曾缺損』?」靈兒若有所思了一小會兒,「那還真的得去合歡園一趟……。」

「原來『未曾缺損』是在合歡園呀?」

「嗯。我們走吧。」

 

「小青,妳到院門處去守著,如若御王回來了,趕緊來通報。小念,本宮泡浴時妳在門外守著,任何人都不準進。」

「是。」

小念為夏文嫣退下貼身的絲袍,夏文嫣慢慢地走入浴池之中。小念拿出一個小瓶,將裡頭的香油倒入浴池裡,便恭敬地退守到門外並關上了門。

浴間裡充滿了香氣,浴池裡的水溫正好,夏文嫣泡在其中,休憩了一會兒,才游到池邊。她未出浴池,僅以絲袍擦了擦手,便拿起了放在池畔的那三封油紙封的信封。

夏文嫣小心翼翼地從油紙信封裡拿出一個普通的信封,信封上寫著「靈兒啟」三字,她忍不住冷笑了一聲。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