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認親 – 之八 – 漁夫與魚

昊天嶺搖了搖頭道:「你說得相當有理,就弄個台本吧。冥殤。」

話落,昊天嶺題筆蘸了墨,在紙上作畫,不一會兒,靈兒的樣貌便從畫紙上躍然而出。

他吹乾了紙,捲好交給已單膝跪地等著領命的冥殤,囑咐道:「再同去查的人聯絡,將你在古府查到的那些再佐以古瑜德的說法,假意古瑜珍與古瑜德錯過,古瑜珍派人回琮瓍說自己在雪國被救,希望母家派人去接,有這畫相,可信度會比較高吧。」

「是,屬下這就親自去辦。」

「天嶺,這二……賢王是……。」

「目前只能猜測他或許同赫連宸有關,但為何去阻撓我們收集南方的情報就不得而知了……也許天耀將要不安寧了。」

 

「王爺,這是遠來居驛館送來的拜帖。」

「夏立?」

「是。」

昊天嶺看了一眼莫邪,低眸展開拜帖,絹秀的字體便躍入了眼簾。

那上頭書著:御王親覽,

文嫣初到天耀便承蒙御王相救,當時未能及時道謝,失了禮數。

今文嫣已大好亦已備好禮品,還請御王在百忙之中撥冗,讓文嫣能至御王府拜謝。

落款是夏立國大公主夏文嫣。

「上頭說了什麼?」

「不知誰是漁翁誰是魚。」昊天嶺將拜帖遞給莫邪。

莫邪看了看拜帖,「你要如何做?」

昊天嶺淡淡地道:「先探探水有多深……將計就計?」

「如果……如果她,天嶺,我是說如果她真是……。」

「在我心裡,小雨只有一個,再如何相像也不會是她。」昊天嶺雙眼正視著莫邪,「除非,她能證明她真的是她。」

莫邪未再多言,回了書案的另一頭坐了下來。拿起一份公文,攤開在案桌上,卻對著那公文發愣。

昊天嶺覷了他一眼,思忖了半晌,提筆蘸墨:文嫣公主親覽,

相救僅是小事、亦是緣份,無需多禮。

今日晴好,文嫣公主如無雜事,是否與文淵皇子一道,午後於東心湖旁德聚樓小敘?

他將墨跡吹乾,封進信封裡頭讓雲頎親自送回驛站之中,便又再次地投入公文之中。

 

遠來居驛館裡的夏文嫣很快便得了雲頎送的回信。

雲頎走後,她回廂房裡站在銅鏡前拿著幾套衣裳不停地比劃著,連夏文淵進了房裡也未曾察覺到。

「皇姊,御王這是回信兒了?」

「是呀。」夏文嫣笑得嫣然,話說得輕快,「你等會兒有事嗎?他約我們去東心湖畔的德聚樓小敘呢!」

「德聚樓?不是仙雅樓呀……。」

夏文嫣笑了笑:「有什麼事是能一步登天的?」

「呵呵,皇姊說得極是。總之有來有往,恭喜皇姊成功了第一步。」

「哎呀!八字都還未有一撇呢!」

夏文淵見夏文嫣的小臉上騰了兩朵紅雲,笑著到一旁找了個位子坐下來。

夏文嫣嬌嗔道:「文淵,妳少在那邊取笑本宮。小念,還是去拿衣箱子裡的那套鴨黃色的衣裳來吧。」

「是,公主。」

「小青,幫本宮重新梳頭,梳成隨雲髻,頭上那些髮釵都給拆掉別用了,用妝臺上那隻木刻小花笄便行。」

「公主,用那麼素的笄好嗎?您的身份貴重……。」

小青的話還未說完,夏文嫣便道:「讓妳用那隻笄就是用那隻笄,妳哪兒來的那麼多話。」

夏文淵在一旁笑道:「小青,妳不懂就別說了,還不快幫妳家主子梳頭?」

去衣箱子拿衣裳的小念一回来便聽到方才屋子裡的人說的最後二句對話,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道:「小青,妳丫傻得咧!上次公主要來個巧遇御王的時候,不也是梳了隨雲髻又插了那支笄嘛!正是因為御王就是喜歡這樣的人,妳懂了沒有?」

「原來是這樣呀。可是我們公主是這世上最好的公主,竟然要為御王如此接地氣,這實在是……公主,您怎能如此自掉身份呢!」小青自顧自地為夏文嫣抱不平。

小念也過來幫忙夏文嫣梳頭:「小青,妳丫服侍咱們公主多久了,連咱們公主陷入了愛情裡頭都不知道。

女為悅己者容,公主肯定是知道那御王殿下喜歡素素淨淨的女子,希望這第一回的正式見面能讓那殿下有個好印象咩。」

「也是,也是。咱們公主生得如此地美,一定能一回就讓御王殿下拜倒在公主的石榴裙下的!」

 

午後,昊天嶺帶著莫邪、雲頎先到了德聚樓,彼時夏文嫣一行還未抵達,雲頎去與掌櫃確認雅間位置,昊天嶺獨自踱步到了湖畔的亭子裡。

莫邪心裡有事,亦跟著踱步到東心湖畔。只是,他走到一旁去,未與昊天嶺站一處。

一會兒後,德聚樓前又來了一輛裝飾具異國風情的馬車。待車停好後,夏文嫣一下馬車,目光立刻放在不遠處的湖畔小亭裡那個玉立身長的男人,他玉樹臨風地站在那兒望著湖面,不知在想什麼。

夏文嫣有些怔,多年不見他,他還是如自己多年前所知的那般,喜歡穿著一身縹色的長袍。

只是比之往惜,現在的他看來更加地風流、更加地英俊瀟灑,光只是在那兒一站,就讓自己有不知所措之感。

大約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表面上端著公主的架子,實際上心裡是一整個小鹿亂撞,砰砰地跳得厲害。彷彿是個初次陷入愛情的小女孩,又如同是個新嫁娘等待著心愛的新郎官來迎娶般,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感覺。

隨著她一步步地走向他,她漸漸地連周遭的聲音也聽不見,耳畔充斥著的只有擂鼓般的心跳聲。

昊天嶺似乎是察覺到了那熱切的眼眸,看著湖水的墨瞳收回目光,轉過身便見一道做夢時都難以入夢,有如出水芙蓉的清麗倩影。

還是那身鴨黃色的交領窄袖衣裙,一條茜色的繫腰繩從衣裳上躍然而出,吸引著人的眸光亦同時襯出她纖細如柳的腰身。

往上便見來人如以往未出任務時的那般,總是梳著隨雲髻的頭上只點綴了一隻樸素的小花笄。

容貌還是那樣的一般無二,無需施粉的巴掌臉,顯現出她的天生麗質,再加上她到自己面前開口行禮的聲音及那嬌軀上傳來的鳶尾花香……。

「文嫣來遲了,御王等很久了麼?」

夏文嫣行完了禮,小半會兒未得到昊天嶺的回應,心下正懷疑自己是否錯落了什麼時,驀地,在一雙炙熱的眼神下,昊天嶺往前一步雙手抱住了她。

「小雨……。」昊天嶺緊緊地抱住夏文嫣,失神似地在夏文嫣的耳畔喃喃說道,「妳終於捨得回來看看本王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