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二十四 – 凝神草

昊天嶺坐在床緣,小心翼翼地將她抱在懷裡一匙匙細心的餵她喝藥湯。

昏迷中的靈兒不是很配合,這藥湯好不容易餵了小半碗,溢出來的也不少。他讓人換了一隻較細小的湯匙,壓著她的舌頭,才把剩下的藥湯灌下去。

好不容易一碗藥餵完了,他輕輕讓她躺下時,被她右小臂上的東西給硌到,又他見靈兒身上不少處都沾到血,便索性脫了她的中衣。

中衣一下,昊天嶺才曉得她纏在右臂上的布包裡頭原來放了短刀,袖袋裡還藏了個迷你的小弓。

他拿了帕子沾了水,一路幫她擦臉、擦手擦脖子,最後他毫無顧忌地解開她那丁香色肚兜的綁繩,掀開了最後遮掩她身體的那塊布料,她身子的全貌就這樣入了他的眼。

從右邊鎖骨下方開始延伸到腰上的是一片觸目驚心幾乎是全墨色的烏青,他又小心地查看她的背部,那整個右背部亦是一大片青紫。

看那瘀血的情況,先前她在戰場上吐的那一口血著實不算什麼。

他皺著眉頭抿著唇,拿著帕子仔細地擦過後,將手放在她的背上徐徐注入內力來推動靈兒體內瘀滯的氣血,又一方面探查她身體裡的狀況。

半晌,他確認她體內的狀況後才開始動手將處理好的草藥敷上她的背與胸。待藥都上好無一處遺漏,他從旁邊的衣櫃裡隨意拿了一件自己的中衣幫她套上又掖好被子,便起身走到門外去。

「來人。」昊天嶺的聲音聽起來如平常一般淡漠。

「殿下。」

「北原軍到哪裡了?」

「稟殿下,方才探子回報,已經到汨沱河邊。」

昊天嶺聽了親衛的回覆之後,嘴角噙著一縷冷笑道:「放響箭,再給他們添添堵。」

「是。」輪值的親衛回答完,被這冷氣凍得趕緊一溜煙兒跑去執行命令了。

 

那之後已過了五日,靈兒的傷勢在老軍醫的努力及雪國花將軍拿來傷藥後有明顯的好轉。

可她的體溫一直忽高忽低又在昏迷結束之後夢囈連連,無法完全清醒過來。

以她目前的狀況至多只是讓人知道她已脫離險境﹑無性命之憂而已,連經驗豐富的老軍醫也無法說出她何時能真正醒來。

昊天嶺將事情處理到了一個段落打算回房去瞧瞧她。可他還未踏進院子便遠遠地聽見她似乎又夢囈了起來。

那聲音持續著,有時又似是很微弱一般,隔著一些距離他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只直覺不太妙便運起了輕功往廂房的方向去。

他離廂房愈近那夢囈的內容便聽得愈加清楚,他的眉頭也就跟著蹙得愈緊。

他踏進房門時正好是她叫嚷得最激烈的時候,她身旁的兩位侍女,一位握住她的手,另一位正幫她擦著額上斗大的汗珠。

靈兒喊的話並非是兩位侍女聽過的語言,她們只能就一般的方式安撫她。

事實上她說的語言在這片大陸上還真是無人能聽懂,可昊天嶺卻很清楚她喊的可不是什麼胡話。

「……卡荷琳、菲紅妮克,噢!不——,父親、父親,快!快!」

「要爆炸了,快離開!里歐、路卡斯、希席艾爾!快走!走呀!」

他到房門口時甚至正聽見她嘶吼道:「父親,快救救他們!父親、父親,我求求你!我求求你!阿——不——!你怎麼能!你怎麼……。」

昊天嶺進到房裡,兩位侍女立時站起來向他行了個禮便往門外走,臨出門時她們還體貼地隨手將門給帶上。

昊天嶺坐在床緣,小心地將靈兒抱在懷裡,一隻手摟著她,另一隻手放在她的背後安撫她,就像是在哄著遭受夢魘的孩子般,輕聲地以生硬的法語說著:「我在,我在這裡陪妳。」

在夢中極盡恐懼又失望的靈兒突然間感覺到一個溫潤又不霸道的暖流從背後漸漸漫延至四肢百骸,身上的痛楚亦跟著散去了一些,腦子裡浮現出一絲清明導引著她,讓她從惡夢之中出來。

昊天嶺見她的表情似乎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然後直接陷入深度的睡眠之中。

「見過公主殿下。」門外的兩個婢女小聲地齊聲說著。

「小芽,本宮現在方便進去嗎?」來人也小聲地問著。

其實那公主還未踏進院子時,昊天嶺在房裡便知來人是誰。只是靈兒才穩定下來,他不方便移動,就先在房裡繼續安撫著她。

「晴兒,進來吧。」雖然知道靈兒睡得沉,昊天嶺還是壓低聲音讓那公主進房裡來,一邊輕手輕腳地把靈兒從身上放回床榻之上。

「嶺哥哥,好久不見。」女子輕輕地開門進來,見到昊天嶺露出明媚的笑容。

來人正是雪皇排行第五的三公主雪晴。

雪晴一頭雪國皇室才有的金色長髮簡單地編成長辮垂在胸前,配上雪國傳統的紗衣,像個飄飄然的仙子。

 

一般人都會以為雪國在極北之地,穿著上除了短暫的夏季之外,大約都包得很嚴實,不是兔毛就是狐毛的厚重大氅、斗蓬。

可若曾到訪過雪國的人就會知道,雪國因天女傳說,所以該國的傳統服飾就如天女的紗衣一般,一年到頭盡是薄如蟬翼的廣袖紗衣。

只是這紗衣之下的奧秘可就大了,也是雪國人寒冬出門不需厚重衣物的原因。

雪國的紗衣除了最內層不透膚色的「不露」之外,通常只有穿薄薄的三層。

衣裳的主色是什麼取決於每層紗衣的顏色,因為最底層不露上的花樣圖案會從紗衣之中透出來,所以不露的顏色之多、花樣之繁大約是這大陸上最多樣的設計了。

據說上乘的設計圖樣甚至能讓穿著的人顯出不同的氣質來,也因此名家大家的設計圖樣,是許多名門貴女必爭的品項。

冬季的時候,最內層的不露設計有特殊的夾層。

這夾層內裝滿了禽類的絨毛,因絨毛相當保暖,所以三層的紗衣之外也不大需要再穿上厚重的衣物來禦寒。要是真的遇到連續的暴風雪,頂多再加個看起來輕薄飄飄的羊毛斗蓬罷了。

總之,天女的傳承,就是要秉持著飄逸、隨性的感覺就對了。

想來這也是為何雪國人不喜歡主動打仗的原因之一——上戰場需要穿鎧甲,除了位階高的將軍可以多加點什麼來飄逸,其餘的人只能看著自己身上硬邦邦的鎧甲嘆氣。

 

「是呀,好久不見。」昊天嶺看著面前的人兒,「今日的主題是江水飄?」

「嶺哥哥真是聰明,一猜就中。」雪晴笑吟吟地回答,綠色的瞳孔卻是望著床上的靈兒,「看來需要凝神草的人是她。」

「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