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二 – 再從兄姊

抓、抓抓、抓抓抓。

馬車裡一直傳來指甲在皮膚上摩擦撓癢的聲音,一個女子的聲線在靜默的此處響起道:「前方的路到底探好了沒有,真是受夠了這種躲藏的日子!」

馬車外的人恭敬地回道:「主子,請妳再忍耐一下,探路的人很快就回來了。」

「還有沒有清水,本宮的臉又開始癢起來了……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一 – 我的妻

蕭鳴鴻聽昊天承一下子說她好、又一下子反口說不算好就坐不住了,他蹙眉急道:「殿下,毓靈她到底是怎麼了?」

昊天承見他著急要下床榻,趕緊起身按住了他的肩頭道:「放輕鬆,她、她現在其實就在這座王府裡。」

「她就在這兒?」蕭鳴鴻激動了起來,又似是想到什麼道:「不對,她既然也在……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十 – 她在這兒

蕭鳴鴻點了點頭,微笑道:「恭喜殿下了。」

意外聽見蕭鳴鴻如此坦然地道喜,只是位居在「守護」位置的昊天承還真是不曉得面上該是怎樣的面目才是合適的形容。

他張了張口,喉頭發出的聲音卻只是幾個不成意思的音:「誒、噯這、不、我……」

蕭鳴鴻看著眼前這外貌看來甚是冷情、眼……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九 – 言謝

正伸手打算強迫蕭鳴鴻的夜承影,被昊天承的大掌按住了雙肩而不得不停了下來,她回眸不解地道:「你做什麼?」

昊天承搖了搖頭,「這樣吧,妳在旁邊指點,我來幫他換藥吧。」

「阿?」夜承影狐疑地看著昊天承,食指朝著蕭鳴鴻點了兩下,又指向了昊天承點了點道:「你……你不是……?」……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八 – 蕭鳴鴻醒了

屋子裡所有的人都看著夜承影,夜承影看著廳門道:「我馬上過去。」

「承影,我陪妳去。」

夜承影扭頭看向了昊天承,見他都已經站了起來,她眼珠子轉了轉後才點了點頭。

她徑自往門那處走,昊天承緊跟在她的身後,臨出門的時候,夜承影回頭向屋裡頭的一眾道:「你們先用膳吧,我去……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