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戰事 – 之六十八 – 脱困

靈兒深吸口氣接過葫蘆將裡頭的藥湯一飲而盡,急急地從昨晚王爺給她的糖紙包拿出一顆蜜餞塞進嘴裡。

酸甜入口,讓她想起他的體貼,亦讓她有些擔心救援計畫能否施行成功。

「冥大哥還沒回來嗎?」

「回姑娘,還沒。」

「那我先去同王爺彙報再去瞧瞧大石的狀況,他回來了妳再來喊我。」

「[……]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七 – 王爺受困

就在此時,遠方山上的上空冒出一縷煙塵,小白頭跟著在上空啼了一長聲,靈兒感受到一陣比先前更強的心悸還伴隨心痛,她右手撫著左胸疼得弓起了背,額上沁出大滴的冷汗。

冥殤聽見鷹啼仰頭望了一下高空中的小白頭,臉色有些深沉。

只是他的頭才一低就見到靈兒的異常,冥殤怕她是要摔落下馬,立刻以輕功從疾風的[……]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六 – 異狀

小芽從外間端了個托盤進來,上頭有三樣令靈兒眼熟的東西。

一條捲著的鞭子、一個布包及刀柄尾端刻成蓮花的子母折花刀。

「這是……?」

靈兒立刻察看托盤上的東西,鞭子及折花刀之前因傷去淚泉別莊時並未帶在身上,所以還是原來的模樣,可隨身的布包早在被楚秀成的人更衣時給拿走了。

理應消失[……]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五 – 同掛念的人重逢

進了房,昊天嶺先為她倒了杯熱在小火爐上的暖茶,她有些疑惑地望著他。

「先喝杯茶暖暖。」

「喔。」她溫順地接過了茶杯,道了聲:「謝王爺。」

她才靠近茶杯要喝茶,眉頭微微蹙了蹙,「沒事,那是藥師為妳配的藥茶。」他簡簡單單地解釋了一句,湊到她身後為她卸了大氅。

昊天嶺要為她卸披風時[……]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四 – 貼身侍女得暖床?

他蹙眉看著她滿臉的淚痕。

她被他放開後立即跪在地上行著大禮。

「靈兒傷了王爺,請王爺責罰。」

昊天嶺見她有些瑟瑟發抖地跪在地上,那形容不知是她很害怕亦或是她激動的情緒造成的。

他舔了舔唇角上的血道:「無妨,起來吧。」

「不,靈兒不起來。靈兒斗膽,有事想懇請王爺成全。」[……]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三 – 第二吻

因為戰略,昊天嶺一行的目的地是直抵湯城。

之所以會選擇湯城是因湯城是鄰近淚泉別莊最近的一座大城,往北去則有雪國與北原邊界的重要守城——青木城、岩城並一系列的協防守城,若往南或東南又能接壤天耀的安南關及虎狼關。是適宜行調兵遣將的大城。

可他一路上須依雪國戰況及天耀邊防的回報做一些處置,以至[……]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二 – 篝火中的幻影

俗語說人多好辦事,百騎的戰力不是白喊的,附近的戰場很快就打掃乾淨,各方刺客們沒有一個活口,全都覆在雪國特有的黑土之下。

臨時休整的營地也在極短時間內整理好升起了篝火,還有人去獵了雪兔回來,處理後就在篝火旁烤起肉來。

火光熠熠對映著燦燦星空,星光因為娥眉月早已西沉而在天空中顯得吵鬧。[……]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一 – 話嘮刺客

娥眉月即將西沉的三更天,有一群人隱在官道的暗處。他們埋伏有了一陣子,為了避免睡著,竟有人聊起天來。

「嘿!頭兒,不知道老二他們現在是否已經將御王包圍起來了嗎?」

「若是遇上了,小田會回來通風報信的,等著吧!」

「嘿嘿,前頭那些人真是傻子,直接一窩蜂上了,然後再被一鍋給端了,還是頭兒[……]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六十 – 再見銀星

昊天嶺將靈兒從繡凳上一把拉過來護在身後:「四哥,冷靜點,不可能是她說的。」

昊天策將雪晴攬進懷裡,那形容如護犢子般,似是怕她下一刻便被人給欺了、帶走了、消失了。

他平日裡溫潤的聲音變得冰寒徹骨:「藥師千叮萬囑,別讓晴兒憂思多慮才能好好地休息,眼下只有她能知道那些情報,不是她說與晴兒知道,[……]

繼續閱讀…

五、戰事 – 之五十九 – 誰說的?

老實說,自家王爺雖然命自己為他的貼身侍女,但凡是在房中伺候﹑更衣那些事情只要是在王府內都不需要她侍候,若是出了王府也只有雲頎不在身旁時才會稍微讓她端端水打打醬油。

因此她從來不清楚王爺每日究竟是何時晨起﹑何時入睡,甚至連他的寢居位置在何處,她也只是在王府的配置圖上見過。

即便現在暫居在玄[……]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