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一 – 朱諾的位置

石室內猝地傳來一聲尖銳的鼠叫聲,毛球全身的軟毛亦成了一撮撮的尖刺,牠確認晶球裡不再有安善可,不悅地扭頭看向夜承影。

夜承影柔聲道:「乖,有時間再讓你瞧,現在有更急、更重要的事。」

「吱吱!」

「走吧,咱們先去看看德亞。」

夜承影隨手將腰上綁著的一隻袋子拿下來,把水晶球及球座都[……]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 – 是帝君

安善可向水晶球前的人兒行了個大禮,面色肅穆地道:「我國不能一日沒有巫女大人,請藥師千萬、一定要為我國儘快尋回巫女大人,以保住琮瓍、不至滅國吶!」

夜承影蹙眉,究竟長老會是荒唐到什麼地步,以至於安善可這麼溫和的人選擇用「保住琮瓍、不至滅國」等強烈的字眼。

水晶球中的安善可又咳了幾聲,「善可[……]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九 – 水晶符石

夜承影從毛球口中捏起那根長相如水晶柱的東西,在隨意地瞧了眼後,將之舉起來對著神火、閉起一隻眼眸仔細端詳。

「這……這是水晶符石!」她看了眼毛球又不住地瞅著符石道:「這才是安善可真正留下來的話吧。」

「吱!」

「可若想知曉安善可在這符石裡說了些什麼……我記得需要特殊的巫用水晶球才能看[……]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八 – 縱身入火

因瀑布而生的水霧有了日照,應運出了一道完整的虹,又因虹的完整再加充足的水氣,虹的上方一小段距離處浮現了一道完整的霓。

不知是否是所有的條件在此時湊了齊,佈在突石上的陣法亦跟著鬆動了些,夜承影輕易就看清那些個影子。

之後,猶如只是為了給夜承影提個醒兒似的,烏雲迅速地聚合,日頭又消失了。[……]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七 – 瀑布

她們走了半晌,來到河谷的附近,那處林立有幾間木造的小屋。毛球直奔中間的那棟木屋,爪子在門板上抓了幾抓,門就從裡頭被啟了開。

「毛球大人?
阿!藥師,您來了……」

一位年約五十的婦人從裡頭走了出來,夜承影向她頷了首道:「安夫人。」

這一聲問好,平平淡淡,可這婦人的眼眶子卻是迅速地紅[……]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六 – 洞裡無人

修苒眨了眨眼,再轉了轉眼珠子,不曉得想到了什麼,眉頭鬆了幾分,她淡言道:「去追蹤。」

「是。」

那位弟兄應了聲,正要喚了幾個輕功及追蹤術好的人去追那些殺手,天上忽然飄下了雪花。

下雪了……?

修苒伸出了手,垂眸看著那些雪花落在自己的手上、融化。

那位弟兄收回了踏出的腳步[……]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五 – 石灶

未免夜承影留下的記號消散,修苒在她出發後的一刻鐘就帶著弟兄們動身。

她們循著夜承影留在空氣裡的特殊味兒,很順利地跟在她的後頭往不知名的地方走。

隨著蹤跡的推移,她們進入老林的深處,修苒有些不好的感覺。

「所有人停下!」修苒忽地發聲。

「姑娘……?」

修苒做了噤聲的手勢,[……]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四 – 毛球

「唔……」夜承影敲了敲自己的腦袋,「你們主后……古一心?」

「是的。」

「嗯,那就沒錯了,一心確實是出身在將軍世家裡,可她一出生卻是位巫女。」夜承影頷首道:「她究竟是生了什麼病?怎會一病就是大半年?」

「主后娘娘是在半年多前的春獵會上傷到腿的,醫師們雖在她受傷後的第一時間就為她救治[……]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三 – 圖謀什麼?

「什麼!」

「青燄!」

廳裡一眾的面上不禁露出了驚駭的形容,跟著,屋內就陷入一陣死寂般的沉默。

夜承影費了點時間平復心中的傷痛,甫平靜道:「她死前,我們已推論出聖殿裡有叛徒一事,這事連火神島上的安氏一族都被牽連,他們供奉在神殿裡的香粉甚至是被人給加了料,根本無法保護外出的人。」[……]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二 – 信物

修苒上前一步道:「何人求見?」

「來人並未明說,可拿了這個說是信物。」侍從邊說邊拿出了『信物』放在掌心讓修苒過目,「對方說只要將這個交與藥師,藥師便曉得了。」

修苒一瞥見那信物,雙眸忍不住瞇了瞇,面上的疑惑就被她給藏了起來、恢復成平時凜凜的形容。

她從侍從的手心裡拿起了信物,一個回[……]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