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 – 禮成

王芳昱跪在王錦凌身前,雙手恭謹地接過竹簡、向王錦凌拜了一拜。

「芳昱一定會尊從爺爺、遵從先生、尊從師門的教誨,先憂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心懷善念,從己做起,望能有一日替君上分憂。」

昊天嶺嘴角噙著一縷邪笑、看著因王芳昱話語而面色略沉的司禮官。

王芳昱所說的這些,聽來是發自內……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九 – 再見鞏老爺

昊天嶺覺察出懷裡的人兒在急,就多了些力道去攬住她,他道:「別急,他們只是在做準備。看這勢頭,大約還要兩刻鐘才會開始。」

鞏毓靈的注意力此刻全被門後的事物所吸引,未注意低沉的聲線來自耳畔,自然也未聽出那聲音已不若平時的清冷。

「這樣會不會就錯過了吉時?」鞏毓靈不經意地扭頭、欲看身側的他一眼……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八 – 太學

「不知。」

「你們是什麼原因到這兒來的?」

「我們是跟著赫連帝國的嘉柔帝姬來到這裡……」

「跟著赫連嘉柔?她有什麼特殊的……是嶺兒讓你們跟著她的?」

「是,我們懷疑她或許知道鎮國巫女的行蹤。」

「真的麼?是鎮國巫女?」

「是。」

東方悟點點頭,「若她真知道朱……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七 – 東方悟

就這樣重啟腳步走了一小會兒,冥殤依憑先前的印象、知道自己一行仍在原先的谷地裡,前頭的前輩差不多是帶著他們往小溪另一側的山壁去。

他暗道:水行……原來是從那兒出去的?

冥殤正想著,就聞前方有馬匹往自己方向跑來的聲音,與此同時領頭男子猛然一喝:「要出去了!頂住!」

前面的弟兄們跟著一個……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六 – 出迷陣

很快地,每個人都明白,這男子帶著他們一夥人在谷地裡迂迴地走。

當然,說迂迴是文雅的說法,要說得通俗些,就是在一個範圍內原地繞圈。

在他們第三回靠近出發的那棵樹時,難免有人在心中嘀咕了起來。

只是礙於紀律、以及長久以來的訓練習慣,讓他們不輕易下定論,因此眾人在這時都還屬於在觀察的階段……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五 – 一團雲霧

一眾又將馬兒排好隊形,盤坐在馬的後方準備。冥殤捲起左手的衣袖、露出手臂,再拿出一把匕首。

「聽令預備……開始!」

說出開始的同時,冥殤以匕首在左手臂上劃出一道口子。鮮血隨著刃尖的經過溢出創口,冥殤以內力讓它們飄升上空、與弟兄們的內力一塊兒散射出去。

那些鮮血起初很多,能順利地升空發……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四 – 迷蹤陣

御王府的暗衛們跟在嘉柔帝姬的身後不久,就又發現了一件怪事。

按說,赫連嘉柔帶了這麼些的高手隨扈,以一行僅二輛馬車的輕裝姿態上路,又,赫連嘉柔出門時不若一般公主會因難得出門一趟、在馬車上待不住,就做出讓馬車走走停停的行徑,但這二輛以軍馬拖行的馬車,在行走速度上,竟是只有平時速度的一半,實在是非同……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三 – 追蹤帝姬

修苒站直身子,恭敬地拱手垂眸道:「您請直說,修苒一定為您做到。」

夜承影翻了個白眼,道:「明日我得進京、進宮,這是已經安排好的事,妳不反對吧?」

「是,修苒會陪您進去。」

「嗯,妳是女兒身,進宮應該沒什麼問題,只是妳的臉……」夜承影偏著頭看著修苒沉吟著。

「嗯?修苒的臉怎麼了……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二 – 不為難人的

夜承影離開瀑布,緊趕慢趕地回到了安夫人的木屋前正好是日落時分。

安夫人從廚房將晚飯端到食案上時,恰好看見夜承影匆匆進來的身影。

她微笑道:「藥師,您的鼻子真靈,回來正是時候呢。」

「嗬嗬——飯菜真香,妳的手藝還是那麼好!」

「您過獎了,不過是家常便飯而已。您一趟來回餓了吧?趕……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一 – 朱諾的位置

石室內猝地傳來一聲尖銳的鼠叫聲,毛球全身的軟毛亦成了一撮撮的尖刺,牠確認晶球裡不再有安善可,不悅地扭頭看向夜承影。

夜承影柔聲道:「乖,有時間再讓你瞧,現在有更急、更重要的事。」

「吱吱!」

「走吧,咱們先去看看德亞。」

夜承影隨手將腰上綁著的一隻袋子拿下來,把水晶球及球座都……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