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十 – 巫女的傳承

念一見狀,也只能閉上嘴,倒是小五問道:「這毒如此難解……得以藥師的血為引麼?」

「嗯。」

「那……」小五壯了壯膽子又問,「藥師妳說要想辦法處理那些藥人……豈不是也要……放血?」

夜承影看了一眼小五,目光又回到缽裡,唇角勾了勾,似是有些愉悅地道:「所以我說了,噓!
懂了嗎?」……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 – 藥引

只是,這十餘人明顯與其他那些已死透了的江湖人不同,他們似是只聽令於身後五名男子中為首的那位,在這戰了至少二個時辰以上的現在,他們身上雖傷痕累累,可看起來一點倦容也沒有。

小三他們雖也是受過嚴格訓練的,可在方才他們約莫是以一挑四的方式挑了那麼多的江湖高手,那每一拳、每一掌如不是拼盡全力地戰,恐怕……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 – 以血為刃

唔……那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何青燄會去凝成光球,然後迸散成數十道紅光呢?

是坦亞身下的陣紋造成的麼?

夜承影覺得自己好像抓到了什麼……

坦亞……難不成……坦亞會喚出青燄除了是為了清洗那處的污穢、罪惡之外,其實是為了與她身下的那個巫陣對抗?

若真是如此……那坦亞是不是早已知曉她……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 – 失控的青燄

「好的,沒問題。
藥師要找什麼樣的藥草,要不要弟兄們幫忙?」

「藥師,還是到安挅的屋子去拿?」安德莉雅蹙眉道,「蕭大夫的狀況……」

「妳那裡有洋金花嗎?」

「有。」

「那殭蠶、山慈菇、靈芝呢?」

「都有,只是殭蠶只剩最後一點點而已。」

「沒關係,就先應急吧。阿………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 – 只餘黃沙

話落,昊天承就往廳門口移動,昊天嶺道了句:「路上小心。」

昊天承聞言,並未停下腳步,只是手在空中揮了揮。

雲頎目送昊天承出了廳門,轉過身子道:「王爺,今兒要上朝麼?」

昊天嶺扭頭,看著榻上的人兒,一會兒後才道:「不去。我寫幾封信,你幫我送出去。」

「是。」

 ……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 – 異象

「嗯。
我記得她約莫是三年前回到的赫連,她父親現在在赫連擔的應該是司星官的官長……總之赫連皇城裡姓端木的人不多,要找到端木婧應該不是太困難。」

「您是想請端木姑娘幫忙您查赫連皇室……關於宗廟血盟的事麼?」

「對。
或許對你來說這事是殺雞焉用牛刀,可這事我不僅要是能信任的人去,而且還要……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 – 跑一趟赫連

夏文淵並未如昊天嶺所指示的找個位子坐下,他筆直地站在那處搖了搖頭道:「本宮今日是來辭行的,另外也帶了些禮物來,感謝你救了母妃。」

「五皇子不必多禮。
蠱毒都處理乾淨了?」

「這也是多虧了御王的人脈,元谷藥師已經把本宮體內的蠱毒都排出來,本宮也按藥師所言休養了幾日,現在已無妨了。」……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三 – 有本事歡迎來挑戰

赫連宸被御王府的侍衛引至書房,雲頎隨即為他奉上了茶。

他在書房轉著茶盞等待了好一段時間才等到昊天嶺進來。

赫連宸身為來訪的客人,他首先起身向昊天嶺拱了拱手,「御王。」

「皇太子。」昊天嶺也回了禮,「請坐。」

待二人都落座,昊天嶺隨手從一旁的案几架上拿了個鋪有一塊絹布的木盒放在……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二 – 病況

「靈兒,我們回來有五日了,大雪到方才可終於是停歇放晴了呢,妳想不想起來去瞧瞧院裡的雪景?」

屋內有一男子低聲喃喃著,可好一會兒,並無人回應他的問話。

此時若有人能進到屋內,必能見到屋內目前只一男一女在裡頭,男子坐在榻緣,懷裡抱著一個沉睡的女子,手拿著藥碗與湯杓,正準備喂藥。

昊天嶺……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 – 淚珠盈睫

一處佈置得十分雅緻樸實的屋子裡,榻上有一名正躺著的女子。

女子看來僅是碧玉年華,可容貌卻已是長開。

她的膚如凝脂、領如蝤蠐、丹唇外朗、螓首蛾眉。此刻的她雖是閉著雙眸,無法令人知曉其眼神靈動否,可還是能看出她貌似天仙,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兒。

這美人兒這會兒不曉得是不是夢見了什麼,她那……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