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九 – 誰是帝后

「哦?可被關著的人有不少呢,光是我從底下走上來,少說就有四、五十人。」

「沒關係,我們上到地面時,鄙人會讓接應的人去安排的。」

「如此甚好。」

修苒換好衣裳,走回夜承影面前道:「藥師,這種袍子修苒是第一次穿,這樣穿對麼?」

「看起來應該沒錯……」夜承影蹙起眉,拉著修苒、把她前……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八 – 進出腰牌

兀檠未有被二根嫩指拿藥丸塞嘴裡的經驗,頃刻就覺有股熱氣從胸膛直衝頭頂、不知如何是好。

他呆了一呆,急忙把目光集中在地上的那些男子、裝若無其事貌,殊不知,自己的動作早就收入修苒的眼底。

修苒瞥見歸瞥見,也沒多說什麼。她徑自越過他進門、關門,兀檠就吃了個閉門羹。

兀檠眨了眨眼,抬手握住……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七 – 營救

話落,修苒就要往那小屋去,兀檠被她的舉措嚇了一跳,連忙拉住她道:「您要這樣就闖進去?」

修苒呵呵一笑,「不然呢?既然知道藥師人在這兒,我不趕快去救她,難道要等到花兒謝了才去?」

「不、姑娘誤會了,鄙人不是那個意思。
鄙人的手下雖非每個人都擁有上乘的武功,可負責這區的那個是屬刺候一類中偵……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六 – 土牢

修苒柳眉微擰,男子微微嘆道:「雖說鄙人為三叔公痴戀一個無心女子感到委曲不值,可三叔公臨終前的吩咐,鄙人還是不得不從……」

「嗯?」

男子正了面色道:「鄙人得到消息,承影藥師被人帶走了。」

「時間過了這麼久,藥師應該是待在主后娘娘的居室裡為她治病吧,如何會被人帶走?」

「此事千……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五 – 侍衛長

「話是這麼說,不過藥師的武功修為應該不低,那種藥對練武的人來說,若能察覺得早,不是只有一刻鐘的效力麼?」

啪——地一聲打頭的響動,說上句話的人帶著慌張的語意、壓低聲音續道:「我們來這兒說話大大咧咧,藥師她會不會已經聽見我們的話、開始運功排藥了!這不成,我們得趕快進去用陣法及丹藥鎖住她,否則就要……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四 – 被暗算

「下雪了……?」

鞏毓靈睜眼一瞧,園子另一頭碧瓦朱欄的二層小樓與遠處仍青翠的山丘映襯飄蕩半空的稀疏白點,她歎道:「好美呀!」

昊天嶺向鞏毓靈望去的方向瞧了眼,他道:「嗯,是很美,卻都不及妳一分。」

鞏毓靈被他如此一說,二朵紅雲騰地爬上她的面頰,昊天嶺笑著親親她的額頭,以她坐在他臂上……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三 – 主動親暱

昊天嶺眼神溫柔地看著她道:「妳是在想賢王妃前不久才產下的那個孩子吧。」

「嗯,那孩子不過是個襁褓中、什麼都不知的寶寶,如果因為他父王獲罪……」鞏毓靈輕嘆了口氣,「也不曉得王妃她們會如何……?」

「二哥所犯情節嚴重,目前受調查的範圍已是不小,人數也一直在增加。就我知道,嫂嫂們的娘家也被列在……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二 – 失勢

幾人說著,抬腳往膳廳的通道走,秋繪正好迎面而來。

秋繪福身道:「秋繪見過雪皇陛下、雪后陛下、見過晴公主殿下、見過郡主。」

「粱女官長,免禮。是蘭姊姊讓妳來的?」

「是,」秋繪恭敬道:「娘娘請晴殿下與郡主到鹿鳴殿的暖閣一敘。」

雪皇看向雪晴、鞏毓靈道:「晴兒,靈兒,妳們就跟著女……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一 – 會看眼色

話落,面上還是忍不住淚痕交錯的德妃,再無心抬手擦去淚水,她只曉得自己得不停地把頭叩向地面,期望光武帝能心軟、放過自己唯一的兒子。

光武帝睨著這已陪伴自己三十載的女子。

昔日對妝容一絲不茍的她,現下頭髮多少散亂了些。她跪著的地上雖鋪有冬日裡使用的厚毯,額上還是因她連續用力的叩頭動作出現紅痕……

繼續閱讀…

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 – 求饒

光武帝想到這兒,就連帶想起了會讓心、肝、肺、頭等部位同時疼起來的皇位繼承一事。

要說皇子麼,自己也不是沒有,就是分明有那麼多個,卻是一個個都……

澤兒不願繼承大統,承兒、策兒、嶺兒幾個是都不能繼承大統,翔兒的能力不行……看來,就只有年歲最小的擎兒了。

蘭妃感受到光武帝瞧著昊天擎的眼……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