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二 – 晉升典儀 IV

  「噯,你們收到的請帖上有說今日宮宴是為什麼舉行?」

  「沒有!」

  「我的也沒有!」

  「玄凝,你問過你姑姑了嗎?」

  趙玄凝張口欲回,園門口的宮人此時唱喏道:「瑾美人到!」

  眾人聽聞,紛紛起身行禮。瑾美人微微一笑、點頭作為回禮,輕挪蓮步到安排好的席次坐下。

  趙玄凝待她坐下,與幾位世家子弟一同走到瑾美人跟前作揖,「見過美人。」

  「諸位免禮。」瑾美人溫和道,她目光停在趙玄凝的身上開口詢問:「賢侄有什麼事嗎?」

  「姑姑不愧是火眼金睛,玄凝過來是想問問今兒的宮宴。」

  「原來你們是想知道這宮宴是為何而辦呀。
  這宮宴的出席是皇后娘娘前日命人傳口喻來的,口喻中沒有提到這宴席為的什麼,只說讓吾穿得喜慶些。」

  「穿得喜慶些呀……我家的請帖上也有提到這個,不過姑姑真的一點兒端緒都沒有嗎?」趙玄凝喃喃:「要是連姑姑這麼厲害的包打聽也沒有聽說,真真是教我好奇今日到底什麼特別事讓娘娘送請帖招眾人進宮呢。」

  「唔……據吾所知,所有的后妃及皇子都會出席今兒的宮宴,」瑾美人一雙美眸梭巡園子一遭,「而現在的園子裡……幾乎是所有貴族子弟、王公大臣的嫡系都來了……」

  她思忖小半晌,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如何?姑姑可是想到了什麼?」

  「嗯,可能是那樁喜事定下來了,所以娘娘送出這麼多請帖請大家來見證吧。」

  「哦?是什麼樣的大喜事讓皇后娘娘擺這麼大陣仗?」

  「六殿下與雪國的雪薇宗姬要定親的事。」

  「哦!原來是天耀與雪國要聯姻,那確實是個大喜事……不過我記得聯姻之事從來只須陛下下詔公佈,為此特地舉辦宮宴……過往不曾聽說。」

  「沒錯,往昔是不曾因為什麼聯姻的消息舉行宮宴,但這回宗姬就在京都,加上宮裡頭很久沒有喜事了,趁此機會舉行個宮宴倒也不是不可能。」

  「阿,貴妃娘娘來了!」瑾美人忽地起身,她身周其他人亦轉身朝園門口看去。

  門口的宮人見貴妃身後不遠處陸續又有幾位貴人,他對身邊一個年紀較小的宮人低聲道:「可以去請陛下了。」

  「是。」

  長樂殿裡,雪皇雪后與天耀皇后併坐在殿門附近品茶,雪皇道:「嫂子,真是麻煩妳了。」

  「都是一家人,說什麼二家話呢。
  不過妳在這兒冊封靈兒,國內的一些官員會不會有所反對?」

  「那倒是還好,畢竟那一仗若不是靈兒及時把消息遞出來,我們恐怕也不會坐在這裡了,我過來天耀之前,就已經寫好詔令,等今兒冊封完,就公佈出去。」

  「但宗廟的祭祀還是得等靈兒親自走一趟吧。」

  「是呀,不過不急,等她身子好些再說。」

  「嗯。」

  不遠處,雪晴在鞏毓靈的髮上忙碌著。待她插上最後一支珠釵,她退一步道:「來,妳起身讓姊姊瞧瞧。」

  鞏毓靈從繡凳上站起,雪晴讚歎一聲道:「這身花色真的很襯妳,整個人看起來粉嫩嫩的,像朵出水芙蓉。」

  「真的嗎?我還想說臉上會不會有些病容……」

  「不會的,妳氣色比起前些日子好得太多,明顯就是嶺哥哥在精心滋養著!」

  立於一旁的昊天嶺開口道:「寶貝真的美,衣裳與人相得益彰。」

  「嶺哥哥不愧是嶺哥哥,這金口一開,不同凡響吶。」雪晴嬌笑道。

  鞏毓靈雙頰泛紅,「嶺是王婆賣瓜……」

  「阿……右邊的眉頭差了點兒。」

  「真的麼?我瞧瞧……」鞏毓靈旋身找手鏡,昊天嶺輕扶她雙肩,讓她落坐繡凳。

  「坐好,我來幫妳。」昊天嶺笑笑,一手捧著鞏毓靈的下頦,另手拿起案几上的螺子黛,在她右眉上輕畫。

  「呃……好……」鞏毓靈的面色更紅了些。雪晴見狀,笑得眉眼彎彎。

  「姊姊,妳看我這樣行嗎?」橫空突現清朗聲線,雪晴循聲轉向,入眼是身著一襲紅中帶金的人兒,那飄飄身姿、如冰雪中含苞待放的紅梅。

  雪晴笑著上前,將雪薇頭上的髮釵調正道:「瞧瞧妳這模樣,我看天底下的新嫁娘都要嫉妒妳了!」

  昊天嶺為鞏毓靈畫好眉,附耳道:「不管妳是否為新嫁娘,在我心中都是最美的,這一生無人能出其右。」

  此話如雷貫耳,教鞏毓靈感到心頭一片小鹿亂撞,她通身亦緋紅起來。可此地此刻前有長輩、旁有弟妹宮婢,她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小手無意地抓住昊天嶺袖口晃了晃。

  雪皇遠遠瞧見幾個孩子的動作,眸中笑意藏不住。她同天耀皇后道:「二個孩子都打扮得當,時辰也差不多到了吧?」

  「嗯……」天耀后轉頭向側門瞧。

  她眸光對過去時,門口的宮婢正在行禮。隨後,一道溫潤如玉、英俊瀟灑的身影走進長樂殿內。

  身姿雅美的男子行至皇后、雪皇、雪后面前作揖道:「孩兒見過母后、見過二位陛下。」

  「策兒是上來接晴兒的?」

  「回母后,請帖上的人都差不多到齊,孫內侍已去前朝請父皇。」

  「那好,你們先下去吧,母后不一會兒便下。」

  「是。」

  昊天策往雪晴那處走,他道:「晴兒、嶺兒,我們該到園子裡去了。」

  「好像也是時候了,」雪晴去牽鞏毓靈的手輕捏後放開道:「妹妹,等會兒見了。」

  「好,等會兒見。」

  昊天嶺溫聲叮囑道:「妳等會兒下樓時仔細點。」

  「嗯,我會小心的。」

  昊天嶺從小武手中拿過手爐塞進鞏毓靈的掌心道:「手爐別離身……」

  「嶺哥哥別擔心,靈兒今兒穿的不露裡有問過藥師後添了些藥材進去,不會再發生昨天的事了。」

  「嶺,我現在覺得暖和到冒汗呢,而且我們只是分開一下下而已,很快就再見了。」鞏毓靈見昊天嶺仍放心不下的模樣,開口安慰一句。

  「是呀,嶺哥哥。我們快下樓吧,不然萬一表姨父先到可就不好了。」

  昊天嶺頷首,在鞏毓靈額上落下一吻才道:「回見。」

  「回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