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二十 – 晉升典儀 II

  「主子打算怎麼做?」

  昊天嶺略略思忖,隨即提筆。

  書寫完封口,昊天嶺遞信給雲頎道:「最上面的部份送給我父皇,其他的照往例送出。」

  「是。」

  「對了,這卷宗中未提及鳳鳴軍的炸藥現在是由誰製作,你記得叮囑那些人去查清楚。另外調派一、二個能識人能力的去瞧瞧鞏毓宏如今的水平到哪裡。」

  「是。」

  「主子是懷疑鞏毓宏拿什麼本事控制鳳鳴軍嗎?」

  「有些懷疑。畢竟我們這兒,還是以武為尊,能讓那些歪了的鳳鳴軍誓死追隨的,定有過人之處。」

  「屬下心裡有人選,立刻讓那二人出發去瞧。」

  雲頎出門派信,石衛從一沓文書上隨意抽出幾本卷宗道:「主子,這是這三月來依郡主教導的方式做出的帳本,屬下覺得比起之前清楚很多,如果您過目沒有問題,屬下想讓各據點之後皆依這方式記帳。」

  「靈兒教的記帳方法?」昊天嶺帶著興味翻看最上面的一本帳本,裡面的帳目比照從前方法清楚不止一二。他隨口道:「可以,以後就這樣記了。
  東方師兄、師門聯絡上了麼?」

  鷹衛道:「這二日有請畫師多畫了些東方先生的畫像,傳至各地凜懍堂協尋。至於您師門,循往昔各渠道發出的聯繫,仍然杳無音訊。前幾日雲頎放翁翁那頭老鷹去遞信,算算路程,差不多是今兒下午會回到王府。」

  昊天嶺擰眉、掐指數數,「宇極碧影固定會在虛無縹緲回歸的第三日開始閉關,最近的一次也要到明年入夏的時候,不應當現在失去聯繫才是。」

  「雲頎也是這樣說的,所以才會放翁翁出去。」

  昊天嶺沉吟,「可我離開師門,宇極碧影也曾三度臨時閉關過……這樣吧,我手書幾封,你挑幾個速度快的送出去,看看那幾個侍奉的門派是否知曉什麼。」

  「是。」

  鷹衛伺候筆墨,石衛出去挑人進來取信。待昊天嶺疾書一個段落,雲頎、石衛並肩回到前廳。

  雲頎進來時手上握有幾封書信,昊天嶺見那信封上的標記道:「國境有異動?」

  「是西南邊關的情報,內容主要提到他們統整最近十五日以來、入境天耀的南方異族最終都是到茲達鎮去。」

  「茲達鎮?他們是要渡汨沱河到雪國?」

  「不,他們聚集在茲達鎮乘船。」

  「這有點兒奇怪,既然都是要乘船,為何他們不就近在塔布加港上船,要特地千里迢迢跑到茲達鎮呢?」

  「而且那些人有個共同特徵,都身穿黑袍、帶支掃帚。」

  「穿黑袍、帶掃帚?」鷹衛喃喃,似是陷入深思中。

  「奇怪,這種人我怎麼好像在哪兒見過……」

  「雲頎,情報裡有說那船是往哪兒開麼?」

  「這倒沒有。」

  「立刻派人去茲達鎮問問漁民,確認一下那艘船的行蹤。」

  「是。」

  之後,昊天嶺趁天色還早又決斷了幾項事務,待雲頎、鷹衛石衛能自行研議剩下的情報就回了後廳。

  「……靈兒、靈兒……」

  「嗯……?」

  「時間差不多,該起了。」昊天嶺小心地托起鞏毓靈道。

  「好……」

  鞏毓靈睜開睡眼,發現身子坐在妝臺前,她迷糊地望著鏡中的自己,喃喃:「衣裳……」

  話說到一半,她覺察到面前的自己已換好衣裳,兩抹紅霞迅即竄上她的小臉。

  「羞什麼,妳睡著的那段日子不都是為夫在為妳打理一切的麼,今兒不過是換換衣裳而已。」昊天嶺確認她坐好,面不改色地拿起玉梳為她梳頭。

  「可……」

  「妳渾身上下有哪處是為夫沒有看過的……」

  鞏毓靈羞得旋身、把手捂上昊天嶺的唇道:「彼時那是沒辦法,可我現在醒了,能、能自己做的。」

  昊天嶺握住她手在手心上蜻蜓點水地親吻一下,爽朗地大笑道:「哈哈哈,只要是寶貝相關的事,為夫的都想親自來。」

  鞏毓靈伸手環住他的腰、頭靠於腹上道:「嶺,謝謝你……」

  昊天嶺的眸中滿是溫柔,他扶住她轉向妝臺,「來,趁小武去拿那些晉位首飾,為夫先幫妳把頭髮梳順。」

  夫妻二人默默享受這片溫馨寧靜,直至鞏毓靈面色一改。

  「怎麼了?想到什麼讓妳變色的事?」

  鞏毓靈躊躇地開口道:「今兒要進宮,是不是會見到那幫大臣……
  你說,那赫連皇太子的婚事……能解決麼?」

  「嗬嗬,原來妳是擔心這事呀。」他彎下腰,在鞏毓靈的脖頸上一吻,「放心吧,那破事今日就能徹底解決。」

  「真的?」

  「小傻瓜,為夫何時騙過妳。」

  鞏毓靈對著鏡面怔怔地點頭,「確實是沒騙過我……」

  昊天嶺失笑地看著她,換小武接手為鞏毓靈妝扮。約二刻鐘後,一輛馬車自御王府去往皇宮。

  偏南的某密林迴盪細微腳步聲,一白衣廣袖少年與紅衣廣袖小女孩神情疲憊、略帶狼狽地走在其中。

  「疑……又是五色石?」小女孩停步、拉著少年的廣袖道:「晴明,你看。」

  「什麼?」

  「你看那顆黑色石頭。」

  「石頭……?」

  小女孩手指附近一顆不小的黑石道:「那顆,就是旁邊繞著五色石的那顆呀!」

  少年蹙眉看著那塊黑石沉思,小女孩歪頭道:「我們是不是才走過這裡?」

  「唔……」

  晴明攜著小女孩走到黑石旁的樹,拿出隨身的小刃在樹上刻劃一字。接著,他們往前續行,每經過五棵樹,少年就在樹上刻一字。

  不久,他們再次看見被五色石圍繞的黑色石頭,其側的樹上可見少年刻畫的第一字。

  「這地兒有些詭異,我們應該是一直在繞圈……而且,這裡如秋,卻是一點蟲鳴鳥叫都沒有……」

  「晴明晴明,你快看!那些字……怎麼你刻過的字全排一起了!」

  少年順著女孩所指,就見原是每五棵樹會刻一回的字一個個依序浮現在環繞他們一周的樹上。

  「嘖,看來我們是不小心走進什麼迷陣裡了。」

  「那怎麼辦?」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