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六 – 月亮塔 VI

  殺手一行靠著塔心的牆面往夜承影頭部的方位走,不消片刻,他們就進解振卜的視線範圍內。

解振卜認出底下那群黑衣人的領頭,忙道:「欸,張少俠請留步。」

「阿,是解大祭司呀,有什麼事麼?」殺手頭子故做不解地回身應道。

「能有什麼事!」解振卜沒好氣地道:「當初不是說好讓你們在外面守到天明麼,你現在怎麼帶了人進來!」

  「嗬,要不是這天色將亮而月亮塔裡沒什麼動靜,在下也不想帶人進來……不過好在在下來了,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一臂之力?
可笑,一切盡在本祭司的掌握之中,何需什麼一臂之力!
倒是你,你隨意帶人進來,萬一不小心破壞到巫陣怎可好,姑姑可是與本祭司有所協議,要將承影藥師交由本祭司處置。」

  「那解大祭司,敢問你現在是收拾承影藥師了?」

  「你沒瞧見祭臺上的巨獸擋著麼,得先把牠除了才行。」

  二人說話間,嵌在牆上的火石此起彼落地變換火光,直至光芒呈流星劃過天際那般銀中帶藍,一顆火石上的燄火突生刺棘狀火舌。那火舌活像株藤蔓,它飛快地延伸、攀爬,接連到兩側其他火石。

  俄頃,火石們在塔心牆上拉出一圈銀藍光輝。緊接著,每顆火石迸射數道紅芒,那些如線般的光在空中眼花撩亂地連接起來。

  解振卜驚愕,「這、這什麼巫陣?區區一匹野獸竟會巫術?還是如、如此複雜的巫術……」

他看不懂嘯天狼王畫的巫陣,只得慌忙操縱巨蛇,欲搶在巨獸發動巫陣前攻擊牠。

「嗤,連個術影都辨不出,就算真喚出毒蟲蛇影陣起得了作用麼?」領頭殺手低聲譏諷,其他殺手聞言忍俊不禁。

  嘯天狼王聽聞他的話,輕蔑地撇頭過去。覺察一股銳利殺氣的殺手頭子扭頭與狼王雙目對上,他聳聳肩報以一笑,手指身後的殺手。

  轟——另一側石門於此時被啟開,惹塔心一眾關注。殺手頭子瞧上一眼,幸災樂禍地開口道:「嗬,大祭司,承影藥師的援手又來了,你究竟行不行呀?」

  對側,甫進門的四位大內衛士,神思全被烈燄引至祭臺處。透過火光,他們在狼王四肢護著的下方看見有個晃動身影正由四肢著地改為跪姿,那不是夜承影又是誰。

  夜承影的身子剛能動彈,就趕緊頂著毛球、把自己撐坐起來。她攬古一心入懷,確認懷裡人眉頭已鬆,這才仰頭研判敵我形勢。她抬眸的剎那,一片班斕眩目的紅光映進她眼底。

  夜承影瞧著半空那幾近完整的巫陣,她瞳眸狠狠一縮,沉聲對四位衛士道:「快過來把娘娘接走!」

  原先怕冒然去祭臺會妨礙狼王護衛藥師的衛士們對看一眼,最年長的那位首先動作。

  他運足內力輕點足尖,力求一氣越過巨蛇與火牆。不料,他在接近蛇尾的上空遭遇一團濃厚瘴氣。

  那瘴氣非同一般,即便衛士屏氣、佐有充盈的內力支撐,它仍從四肢百骸鑽入體內致人中毒。另三位衛士看苗頭不對,立將前進改為接應,否則那衛士直落密密麻麻飛蛾毒蟲而成的蛇身裡還不知會生什麼事。

  「別怕,你們帶著他直接過來……」

  夜承影的話音未落,解振卜成功發動毒蟲蛇影陣,另一方面,殺手頭子亦對殺手們下達攻擊的命令。一時間,巨蛇、殺手們齊齊朝祭臺進犯。

  巨蛇扭動身子,妄圖捲住狼王,它咧開嘴,尖牙對準狼王進擊。殺手們毫無遲疑地斬首身帶蠱血的同伴丟向祭臺上那道醒目的黑影,自己跟在屍體後方近逼祭臺。

  說時遲、那時快,夜承影鼓動內力,張嘴吹出一口氣。那氣成風,把她正前方包裹祭臺的火燄吹往外側,那處的巨蛇身立現一截「空洞」。三位衛士趕忙帶著中毒的同袍從「空洞」進到祭臺上。

話說到最晚離開承影藥師身側的修苒、如今在三樓安下身上最後一顆符石。

相較於其他大內衛士,修苒被分配到的符石最多、安置的地點自然較他人多且複雜。這在修苒來看,她只覺藥師是因了解信任,所以倚重自己。再說,繁重的任務於修苒來說習以為常,只是眼下情況危急,不能隨侍夜承影,令她心中擔憂不能散去。

  修苒再三確定所有皆符石按位放好,迫不及待地飛奔下樓。

途中,她聽聞疑似塔心傳來的對話,那說話的其中一人,其聲彷若在哪兒聽過。

她凝眉,很快就想起那聲線與入塔前、嘗試以月亮塔禁忌阻擾她們進塔的殺手領頭相符。

這是殺手們也進塔了?
不行,我得趕快回藥師身邊才行!

修苒連忙從廊道裡找一個通到席座區的入口潛入。詎料,她進席座區見到的比自己想的更加危急,塔心祭臺上的藥師與嘯天狼王早陷入四面楚歌的危機。

  修苒心下一急,顧不得自己暴露行蹤,向前跑幾步抓好距離跳起,意圖空降至祭臺共同禦敵。

  夜承影在中毒衛士口中塞進解百毒,忽覺頭頂有道迫切熾熱的眼神。她抬眸見天空中的身姿,幾乎忘了古一心在她懷裡,猛揮著手臂叫喊道:「苒兒快走!快走!」

  修苒一直盯著夜承影,自是看見她的失態及口型,不過二人已近在咫尺,她怎能放棄離開。

  在修苒眼中只有夜承影的這刻,她沒看見離自己不遠處下方的巫陣靜靜連上最後一筆。

完成結印的複雜線條遽然由泛紅光轉成刺眼朱紅,強大的力道劈頭蓋臉地撞擊修苒、把她拋彈出去。昏迷中,她越過底下許多還懵然不察的巫師巫女們,直直撞上最後的那片牆,滑落地面。

嘯天狼王的巫陣成功運轉,塔心頓時陷入一片火海,灼燒祭臺以外的一切。

  「阿!業火!」

  「是業火陣!」

座席上的巫女巫師們大驚,許多人嚇得起身要逃,但他們身上的巫女巫師本陣因狼王的業火逼出體外,加上一部份巫陣被破、反噬的巫力纏身,他們一站起隨即重重地坐下,動彈不得。

  「……一匹狼竟能畫出業火陣喚出業火……」解陣卜捂胸不可思議道。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