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四 – 月亮塔 IV

  刁頑刻薄的老人揮動手杖,散在各處的巫師巫女們齊聲念起咒語,人魂要被強制分離的感覺再次襲上夜承影。

  那種痛苦難以言喻,饒是經過許多大風大浪的夜承影,同樣耗費許多心神氣力,方抑住把手中巫刀直對自己命門的衝動,改以手扶額。

  毛球見狀,自束魂索上下來,鑽到夜承影的肩頭吱吱地叫。

  這回,毛球的叫喚聲收效甚微,夜承影咬牙強撐道:「解、你、你住手!你們要對付的不過是本藥師,為什麼要連無辜的人也一併扯進來?」

  解大祭司輕笑,「煉一個魂是煉,煉二個也是煉,一起煉煉不正好麼。
  反正這琮瓍在日出之後也不再是主君一家做主,本祭司怕什麼,嗬。」

  「你!」

  毛球歪頭傾聽念唱的咒文小半晌,恍然大悟那些人想對夜承影做什麼,當即跑到她的頭頂坐下,二隻小手在空中揮舞、吱吱叫個不停。

  夜承影曉得毛球這會兒是要對抗整個抽魂陣,緊握巫刀的手顫顫巍巍至腰上解下錦囊、一把丟上天空。

  錦囊上空,束口自然鬆開,符石從中飄出,停在毛球身前。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隨著毛球叫聲與動作的小手,浮石漸漸發出耀眼金光,地面畫抽魂陣的氍毹邊緣慢慢跟著飄盪起來。夜承影被外力扯動感覺不再,胸中困頓的那口氣終於順暢舒出,她趁此揮舞巫刀,儘快砍斷古一心另一側的束魂索。

  「哦,方才還想說是打哪兒來的金色毛團不自量力地啃咬束魂索,原來是傳聞中的毛球大人。
  嗬,只是你長期待在琮瓍習得了許多巫術又如何呢?本祭司可不是什麼準備都沒有。」說著,解大祭司執起手杖朝地上敲擊。

  篤篤——篤篤——拄杖擊地的聲音迴盪在月亮塔內,一聲急過一聲、一聲重過一聲。

  夜承影不知解大祭司玩的什麼花樣,不由得抱緊古一心看向他。

  抬眸,夜承影餘光瞥見解振卜附近旁人隨聲變化不同動作,她戒備地察看他的左右。

  這一瞧,便發現杖擊聲每每一出,某些巫師巫女即變換手上的結印,口中念詞且與他人不同。

  她環視所有座席,確認巫師們一分為二,一群應是維持啟動的抽魂陣、另一群……未真真正正學過巫術的她無從知曉他們結的是什麼。

  杖子持續敲擊著,夜承影耳畔時不時飄來古一心因折磨痛楚發出的椎心囈語,一股焦躁感急擁上心,她直覺得儘快脫身。

  夜承影略略思索,抱緊主后在祭臺上轉一圈。這樣做雖讓古一心身上剩餘的束魂索纏得更緊些,但她人偏離下方的懲戒巫陣,神情倒是微微鬆放下來。

  這結果讓夜承影鬆口氣,她把巫刀換手,盯著身處二樓的解振卜,繼續砍著束魂索。

  霍地,全心全意抵禦抽魂陣的毛球打了個寒顫。正忙碌的牠以為那不過是夜露深重的寒意入體,不已為意。事實上,毛球全身的毛髮在起寒顫那刻就根根豎起,讓牠活脫脫像隻金黃刺蝟。

  「嘶——」

  夜承影聞聲一凜,眼珠子朝聲源方向轉。

  放眼,塔心內唯祭臺周圍的圓形氍毹上空無一物,之外的地面擠滿數量難以計數的各式蛇類,教人看得頭皮發麻。

  牠們在無人察覺的情況下聚集在塔心,互不謙讓地扭動身子前行。過程中,有的蛇會攀附在速度較快的蛇身,期望能藉力使力、較其它蛇更快移到最前頭。

  到後來,許多小蛇在成團成團的蛇縫間蠕動穿縮,反而較那些「團子」早靠近祭臺。

  那些蛇類如入無人竟地地進犯,這勢如破竹的態勢直到氍毹邊緣才停止。它們堅持不懈地堆疊攀爬,遲遲無法過界,彷彿那處有堵無法看見的牆。

  夜承影皺皺眉,集結真氣協助巫刀劈開束魂索的速度。

  接連不斷的敲擊聲於此時戛然終止,塔內一眾的目光悉數匯聚至解振卜。

  老人高舉手杖,面上是藏不住的將勝喜悅。他手杖重重撞擊地面的同時,道了一句:「蛇陣啟。」

  篤——

  杖擊的這聲似個開關,「高牆」前擁擠疊高的蛇群如山崩般進到先前無法跨越的分嶺,一條條立刻前仆後繼地朝祭臺靠攏。牠們越過氍毹,壓下因咒術飄起的氍毹邊緣。

  有部份蛇未如其他蛇一味汲汲營營,牠們第一眼就將高臺上的金色毛絨視為饕餮珍饈,在確認能越雷池時就對準牠。

  牠們不分前後,努力抬高上身往後弓,等身子彎得不能再彎,一個用力把自己彈射上空。

  空路自是比陸路那堆擠著向前的蛇快,牠們如願比其他爭逐者更快逼近毛球。然,妄想走空中去吃掉毛球的飛蛇不少,牠們不得不先張開血盆大口,做好搶食準備。

  一張張大嘴尖牙突兀地塞滿篤志對抗陣法的毛球視線裡,牠被嚇得驚惶,小手失措地揮舞。同一時間,夜承影總算砍斷古一心身上所有的束魂索,她收起巫刀、抽腰上軟劍收拾那些近身的蛇。

  飛過來的蛇雖被盡數斬成二段,可毛球對蛇群的懼怕早分走牠持陣必須的專注,浮石失去光彩、落地四散,陣法效力疾速衰退。

  夜承影暴露在抽魂陣裡難再使出任何氣力,內功潰散的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與古一心雙雙倒在祭臺。

  夜承影進入月亮塔不久,附近所有的殺手完成入口前的匯集。頭領殺手下令,打算以人數優勢強行進塔。

  不承想,他們嘗試逼狼王離開門前,甫開打就犧牲十來號人。

  不論刀劍還是真氣內力,別說是傷到狼王,一概連邊沒摸到就死傷慘重,遑論達成他們的目的——引開狼王。

  殺手頭領的一位副手見事態如此,只得令殺手們轉為扇形圍繞入口、隔空與嘯天狼王對峙,意圖見機行事。

  領頭殺手站在後方一處能清晰看見戰場的地點沉吟。

  這頭巨狼似是不懼任何攻擊手段且武力極強,雙方若僵持下去,己方耗損只會愈大。
  那夜承影好不容易配合計劃進月亮塔送死,不知那些巫師是否能完成他們的承諾?
  要確保姑姑吩咐的差事真正落實,還是得親眼目睹才好。偏生這巨狼死守著門不讓進,該用什麼辦法呢……


最近因為這大段不怎麼好寫,很怕前後文會有矛盾,所以推遲到現在後續寫得差不多了才更,預計這週、最遲下週會把月亮塔結束,再來就要切換到咱們男主那邊,希望接下來順順的~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