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二 – 月亮塔 II

  「至於你們八個」夜承影指著地上、毛球標記在塔外的點道:「一人帶一顆符石到這些位置上,等候指示。」

  「是。」

  「你們過去時,可能有敵人潛伏在那些地方,若真打起來,只要儘量拖住他們便可。等到月亮塔裡有通天動靜,你們就在半盞茶內把符石摜入地下半尺。
  不論任何因由,務必在半盞茶內將符石安好,知道麼?」

  「是。」

  「好,我們先行,你們八個墊後。等敵人都被我們誘引至月亮塔入口的時候,你們再到指定的位置上。」

  「是。」

  「走!」

  聽到夜承影下令,修苒上前要扶她,她阻止道:「時間不足,我們動作快些。」

  夜承影領頭,健步如飛,修苒跟在她身後憂心不已。

  藥師的腳傷嚴重到需人攙扶,如今不過是去掉捕獸夾撒上藥粉而已,不算什麼療傷。如此以金針封穴打鬥,傷勢在事後恐怕不是只有「加劇」二字那麼簡單……

  「各方位都沒有夜承影的蹤影嗎?」

  「是,目前未有任何回報。」副手道。

  「頭兒,這時辰都要破曉了,那夜承影應該是來不成了吧,嘿嘿!」

  「姑姑的安排就是讓我們守到天明,其餘的不用管。」

  「那是只要天一亮,我們就可以退了嗎?」

  「嗯。」

  另位副手道:「頭兒,需要俺先去確保退路嗎?」

  殺手頭子略帶遲疑地瞇起雙眸。

  在這即將到來的拂曉時分,夜愈發黑沉。他們整宿在此眼觀四路耳聽八方,周遭一里內一派風平浪靜。只是這片平和……他心中不知為何警惕起來。

  領頭殺手把手朝上一揮,候令副手迅即遁去確認撤退路線。

  「你們有感覺到什麼嗎?」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殺手頭子沉聲道:「雪消失了。」

  「……剛剛不是還在飄雪?這會兒還真消失了!」

  「欸?那是什麼?鬼火?」一名樹上的殺手手指前方道。

  一眾順樹上殺手指引的方向瞧,果見二把紅豔豔的火浮在半空,以極快速度、一高一低地自遠而近。

  眾人尚不能看清其真身,前頭的浮火業已來勢洶洶地帶著一道黑影撲上入口左方殺手的脖頸,那人側身的殺手亦莫名跟著倒下。緊接著,後頭那把看似輕飄飄的火一到,竟是直摜附近另名殺手的胸口。轉眼,地上平添三具屍體。

  這變故來得突然,待眾人自驚魂中定睛,夜承影、修苒等人現身在入口處。

  殺手頭子頂著雪從暗處走出,他道:「嗬,在下在此恭候藥師可久了,藥師怎麼一來就殺了我三名手下。」

  夜承影昂首道:「殺就殺了,廢話這麼多做啥。」

  殺手頭子鷹瞵鶚視的眸光掃過夜承影全身上下,他輕蔑地道:「嗬,藥師就這麼自信,可以打得過我們?藥師就不怕姑姑在請君入瓮?」

  「哼,誰不知道你們把主后娘娘綁進月亮塔裡,要救人就得闖塔,管它是瓮不是?」

  說話間,夜承影身上的血腥味引得鄰近殺手圍聚過來,有幾個一臉癡迷地看著她,惹得夜承影頻蹙眉。

  狼王將她的身子擋在身後道:「……那幾個身上有蠱。嗯?似是被妳身上的味兒給引過來的。」

  「嗯。
  這裡就交給你了,我先進塔。」

  「自己多小心。」

  頭領殺手喊道:「嗬,那月亮塔只有女人婆子可以進,你們幾個不怕跟進去會出事?」

  夜承影扭頭瞧著殺手頭子,唇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

  殺手頭子被她看得頭皮發麻,訕訕地將眼光移至她身後四名做丹宮衛士裝扮的男子,期望看到些什麼。

  豈知,那幾名男子眼裡一分對月亮塔禁忌的恐懼都沒有,他斷定口說無法斬斷這些幫手入塔的念頭,於是命令道:「你們還不動手?在等過年?」

  殺手們一擁而上。

  嘯天狼王略微後退,牠單足頓地、仰天長嘯,五步內的殺手們被震得腳下發軟,一時站都站不住。

  這一呼是一波帶真氣的攻擊,同是月亮塔入口戰事吹響的號角,引得遍佈月亮塔周圍的殺手同收召集的呼喊。

  夜承影指名的八名衛士輕鬆到達指定地點等待。她本人則在狼王跺地那刻,頭也不回地帶人進入月亮塔。

  六人甫進月亮塔,外頭的紛擾聲恍如在山的另一頭,除卻嘯天狼王的那聲長嘯十分清楚地穿透塔壁,其他聲音如不細聽,幾近未聞。

  走了數步,四名衛士就覺一陣天旋地轉。他們再看彼此,變得不在同一平面。有人穩穩倒立於天花,有的橫站在本該是牆的位置。位在隊首領路的夜承影發現他們沒有跟上,旋即回頭,見他們一臉迷茫地站在入口附近。

  「阿?他們怎麼了?」修苒隨夜承影回到一衛士身前,舉手在衛士眼前晃,那人神志惛憒、毫無所察。

  「……看來這裡對男子的禁咒還未完全解除。」夜承影淡淡道。

  「是專對男子的咒語?難怪修苒沒感覺到什麼異常。那要如何才能讓他們回神呢?是請毛球大人幫忙麼?」

  「這小事就用不著牠了。」

  夜承影笑笑,把之前收起的巫刀拿出、將之利落地在食指重重畫上一痕。

  她看著血紅爭先恐後地溢出指尖,雙手凌空於最近一名衛士的額前結印,再在他額上點上自己的鮮血,那衛士面上的迷霧立即散去、清醒過來。

  衛士羞愧道:「藥、藥師?方才失了您的蹤跡,吾等找不到您。」

  「嗯,沒事了。」夜承影清淺回應,忙到下一個衛士面前結印。

  等四位衛士完全恢復清明,夜承影道:「你們帶著符石到我說的地方去安置。安好符石直接到塔心集合,到時候,你們只管把主后娘娘救下撤走就行。」

  「可……」

  「沒有可是,你們安全撤走,我才能無後顧之憂,去吧。」

  幾人對看,最後向夜承影做揖道:「是。」

  四名衛士朝左右離開,夜承影轉頭向修苒道:「接下來換妳了,妳去說好的二、三樓位置安符石。」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