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十一 – 月亮塔 I

  「不行,要再麻煩你個事兒。」夜承影抬眸道。

  「就跟妳說本王那兒很忙……」

  「這事兒很急,非你幫忙不可。」

  狼王蹙眉,「好吧,本王至多再待一刻鐘。」

  聽聞狼王所言,夜承影不覺眉頭深鎖,那虛無縹緲上何時有讓狼王說忙的事。她想問個清楚,但眼下實在容不得她深思。

  琮瓍王室這二年來的變異終歸是夜承光對自己使的連環計,她不能眼睜睜再看著無辜的人受牽連。

  古一心必須救,還必定得在將至的黎明前救出,否則那不止是夜承光造的業,一併是她的。

  「行,趕緊處理掉那些人,你也不用再分神在我這兒。」

  「那月亮塔在哪兒,帶路。」

  二人一狼急急奔往月亮塔。他們踏進腹地時,嘯天狼王遠遠睨到一團金色毛絨拖著一個小錦囊朝右奔。

  狼王後腿一蹬離開既定路線,徑自跳到那小小身影前,「嘿,小東西,好久不見。」

  毛球行色匆匆,驀地被眼前的一雙黑足阻道,牠驚詫抬眸的同時聽見嘯天狼王的招呼,連忙放開錦囊蹦到狼王身上。

  牠這一跳,沒有如過往那般上到狼王的背,令毛球歡喜轉為糾結。牠疑惑地回頭凝視,面前分明就是嘯天狼王,為何自己會落回到地上?

  狼王笑道:「這又不是在虛無縹緲,本王是被藥師暫時召喚過來的。」

  「吱吱!」毛球失望地點點頭,牠向狼王行禮,跑到錦囊處咬起錦囊。

  「哎呀,別走!你家藥師來了。」

  「吱吱!」

  夜承影與修苒輕巧地落至毛球身旁,毛球聞到血腥味轉眸,一雙眼睛無法從跟前的捕獸夾上挪開。

  「你在這兒呀,月亮塔那處的情況如何?」

  夜承影的問話未得毛球應答,引得修苒垂眸瞅牠。她瞧牠一瞬不瞬地盯著捕獸夾,擔憂牠會突然暴起傷己傷藥師,只好大著膽子伸手,欲在牠動作前把牠拎起。

  修苒一動,橫空出現一隻手阻止。修苒遲疑地把目光轉往夜承影的面上,就見其搖頭、示意她朝下看。她聽話將星眸微動,斜覷到獸夾前的毛團以小爪子蹭著獸夾的一處底部。

  少傾,獸夾那處的塵埃泥土被磨除,露出一塊圓形白色石頭。

  石頭現出原形,毛球坐地支起上身,舉起一隻前爪在石頭的上空揮舞,另隻前爪的一根爪子在石頭上虛畫著。

  修苒驚訝地看著毛球似模似樣的動作、直至牠在石上畫完最後一筆。接著,她終於瞭解那獸夾為何愈想用力扳開反倒夾得愈緊。

  毛球將那隻虛畫陣形的爪子往下一拍,再二爪同揚,獸夾上的白石竟然跟著彈起、落至一旁,夾住夜承影足踝的獸夾隨之張開。

  「謝了,毛球。」

  「吱吱!」

  「原來是用符石控制的捕獸夾,難怪用蠻力會反其道而行。」修苒捻起地上的白石道:「疑?這麼小的符石修苒還是第一次見。」

  「小東西對應的符石也不用大……」夜承影注意到地上的錦囊,她放下手中的鐵球、彎腰拾起錦囊道:「你還幫忙找了符石是嗎?」

  「吱吱!」

  夜承影打開錦囊,驚喜地道:「還好有讓你先過來,你找到的這些都是上乘的水晶符石。」

  「吱吱!吱吱!」毛球手舞足蹈。

  嘯天狼王仰鼻朝月亮塔方位道:「毛球說月亮塔裡被佈陣了,裡面藏了很多懂巫的,有位身份看來很高的巫女被吊在塔中央。」

  「吊……?有懂武的麼?」

  狼王動耳聞了聞四周,「懂武的圍在塔外,唔……大多集中在某處,本王猜,那該是入口的附近吧,妳身上血腥味太濃,無法避開那些殺手潛入的。」

  「不是有你麼。」夜承影掀起眼皮道。

  毛球忙用爪子在地上畫圖,末了,又以爪尖點在圖的裡外幾處。

  「吱吱!」

  「唔……塔內有個巫陣?
  這什麼陣?」

  「吱吱!吱吱!」毛球如臨大敵般慌張,從夜承影未傷的那腳爬竄到她肩上,小爪子拉她的衣襟晃。

  狼王覷著圖,偏頭緩緩道:「看來是個抽魂陣的架勢。要破陣就是得從小東西爪尖點的那些位置下手。一刻鐘的時間就快到了,妳要本王幫妳處理殺手還是毀掉巫陣?」

  「……我知道機會只有一次……
  就勞你就幫我擋住殺手吧。」

  「妳確定?那錦囊裡的符石夠用麼?」

  夜承影搖頭,「不夠。但強行用這些符石救人應該還可以的。畢竟,毀陣要用的符石多,不夠的符石僅能以狼牙頂,更何況那處還有很多懂巫的,不曉得會不會對你有影響……最糟的情況,狼牙怕是保不住。」

  「保不住就保不住,無所謂。」

  「可……」夜承影開口忽覺暈眩,修苒發現她的異狀,趕忙扶她道:「您要不要先處理腳上的傷口。」

  「妳幫我撒上金創粉就好。」

  「可等會兒的惡鬥……」

  夜承影躬身,拉開褲腳於幾處落下金針道:「這傷還不致死,先湊合著。」

  「是。」修苒不再言,她拿出匕首,蹲低身子把夜承影傷處的襪褲割開丟棄,略將汩汩冒出的血擦除、撒上特製的金創藥粉。

  「藥師,陛下讓小的帶人過來幫忙。」十二名大內衛士魚貫靠近,為首的是貼身保護侯景陽的其中一位,他做揖道:「陛下還命小的帶些符石過來。」

  「真的麼。」夜承影接過錦囊一開,裡頭整齊擺放充滿巫力的十個水晶符石,她喜道:「這些是打哪兒來的?」

  「回藥師,這是陛下從主后娘娘的妝臺裡找到的。」

  「好、好!」

  夜承影抬起銳眸在十二位大內衛士面上一一梭巡,確認這些人中無人受魅惑術指使並以魅惑術加上防止意外的暗示,就點了其中功夫內力比較好的四人。

  「你們四個,同我一道闖月亮塔。裡頭的情況不明,但我們不進去,主后娘娘會在黎明時刻被巫陣抽魂,你們要救她,就一定要聽我指令。」

  「是。」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