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一十 – 主后被挾

修苒回過神,目光從兀檠挪到他的身後。

真氣壁外,那些殺手與兀檠帶來的人交手。

三、四個衛士圍著一個殺手,打起來差強人意。殺手們找到空隙,仍不忘往凹地丟東西。

修苒瞅著飛來的黑色丸子,不知怎地就與先前在御王府聽過的「炸彈」想在一塊兒。她當機立斷在那些丸子外裹上一層厚厚的真氣障壁,再控制那些「真氣丸子」落地,打算讓黑丸子在障壁裡爆烈。

孰知,她的意圖被看穿,四方殺手送來數陣掌風,令黑丸子們續向淺坑飛。

丸子「小隊」自各方靠近,修苒實在無法憑一人之力阻止它們的前進。又,丸子外圍或凹地的真氣壁上始終持續閃耀銀光與尖聲,夜承影不由得抿唇道:「修苒,妳來護住兀檠!」

「不,藥師,」修苒擰眉,「修苒拼死也會保護您。」

說話間,幾粒黑丸子撞上淺坑的真氣障壁,爆烈出的火燄由防禦壁的空隙鑽入,夜承影與修苒合力凝出新的障壁包住那些進來的火舌、將之推擠出防禦壁外。

「我需要一點時間。」

「阿?」

夜承影直接把重傷的兀檠挪給修苒,手指挑出項上掛著的那條牙墜扯下,她躬身把牙尖浸進腳旁的那灘血裡低聲呼喚。

「以牙為盟、以血為誓,嘯天狼王,我夜承影在此獻上鮮血召喚你!
聽到召喚速速前來,嘯天狼王,聽到召喚速速前來!」

地上的鮮血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吸入牙身,牙墜跟著轉紅。待它通身如血,它脫離夜承影的手升至半空,一個血色巫陣浮現牙周,幻化出一顆毛絨絨的黑色頭顱。

那頭似狼似犬,擁三目金瞳,額上有一把火色的毛。牠帶著倦容,目光幾分惱火地看著夜承影道:「本王這兒正忙,妳有什麼事?」

「不急也不會召喚你,來幫個忙吧。」

「嘖,什麼時候不挑,偏偏挑這時……」

說著,嘯天狼王瞧一眼左右,一顆頭成一頭高約二人、長約三人、帶火色尾毛的黑色巨獸,頓時教這佔地不小的中庭花園顯得逼仄起來。

眨眼間出現的巨獸使殺手們目瞪口呆,一時半刻沒有反應。夜承影見牠願意現身,鬆口氣道:「那味兒是你熟悉的仇人,麻煩你了。」

狼王動動鼻子道:「夜承光?」

「嗯。」

嗷嗚——嘯天狼王仰天一呼,撼動周遭石牆與大地,門窗齊齊發出叩嘍聲響,殺手們被震得回神,重新擺開架勢攻擊。

狼王對殺手們的攻勢絲毫不放心上。牠隨便伸出爪子擋下那些攻擊,再把長尾一掃,一名殺手被重重甩向宮牆、摔至地面。

「牠、牠竟然有、有障……」

那殺手一句話未完,在雪地上噴出一口老血,就瞪大眼眸死了。其餘的殺手,瞧他是全身軟綿、疑似斷筋碎骨而亡,人人心中感到惶恐至極,愈加不敢輕敵。

「哼,就這點程度也需要找本王?」

夜承影聳聳肩:「是,你厲害,還有十來個等你。」

殺手們趁狼王與夜承影交談,搭弓欲使炸彈那招,豈料,嘯天狼王眼眸一轉、輕輕躍起,殺手們看不清牠如何動作,出手的炸彈全飛向一名殺手,炸死了他。

「喔,原來有這種威力強大的小東西呀。」

「呔,這怎麼打!」

狼王歪著頭,咧嘴笑道:「嗬,不怎麼打呀,你們敢為夜承光賣命,就要有死的覺悟,少一個省心一個。」

說完,牠抖了抖上身,伸出狼爪。

夜承影搖搖頭,不去管狼王要如何殺戮,她蹲下看自己腳上的捕獸夾。

「藥師,那獸夾上有機關,方才修苒試過,強行打開只會愈夾愈緊,所以修苒就不敢再施力去開……怕它把您的腳夾斷。」

「苒兒,妳吃過的鹽究竟還是太少。」夜承影睨一眼修苒,目光轉向她托著的兀檠身後。

「嗯?難不成是自己施的力不足?
可……」修苒喃喃自語。

「修姑娘,請讓下官帶兀大人去看傷。」

「阿,」修苒回頭,就見兀檠帶來的衛士站在他身旁,顯然,他們是因狼王接手對付那些殺手,趕緊要帶受傷的弟兄們去治療,她道:「來,大人他已經暈了,小心點。」

「兀檠的背整個被火燒傷,前面與側身有許多薄刃埋在身上,處理時先把那些薄刃取出吧。」

「是。」

「藥師,您的腳……修苒要如何幫您?」

夜承影對修苒比個禁言的手勢,她向衛士道:「這兒的動靜不小,幫我問問娘娘的侍女,看看主后娘娘有沒有被驚動。」

「是。」

侯景陽在二位大內衛士的保護下自房頂落至地面,輕鬆道:「一心身旁的柔女官長功夫很好,應該是沒有被驚擾到,藥師要不要先去上藥再回來看她?」

夜承影搖頭,眸光定定在古一心的門上。

衛士幾步就到自家主后的房門前,他依禮節輕敲門扉,裡頭無人應聲。侯景陽見狀自己跑上前推開門,入眼是兩個倒地的侍女。他心中一凜,連忙在內室裡找一圈,哪兒有古一心的影子。

「來人,把這兩個侍女弄醒!」侯景陽怒氣沖沖地發令道。

夜承影抱著獸夾牽連的鐵球讓修苒攙著,剛走到門口就聞琮瓍主君的怒火,她沉聲道:「娘娘是不是不在?」

「藥師!一心她不在內室裡,連保護她的柔女官長及素女官都不見了,只剩下兩個小侍女。」

夜承影面色凝重,扭頭朝門外兀檠麾下的衛士道:「天亮前不準任何人進到月亮塔的範圍。」

「是。」

「修苒,我們走!」

「藥師,是要去……?」

侯景陽插話道:「藥師要去月亮塔?」

「嗯,娘娘大概被抓到那兒去了。」

侯景陽震驚道:「藥師如何得知?」

「說來話長,總之娘娘應該是被柔女官長帶去月亮塔的。」

「柔女官長幹的?」

「我一定會把她救回來的。」 夜承影一動作,修苒有默契地扶她要走,嘯天狼王跳到她們面前攔截道:「那些小嘍囉不經打全趴了,本王能走了吧?」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