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一百零五 – 夜承影醒來

噹——喀咔,兵刃清脆的撞擊聲昭示著二人對戰的開端。然,在這聲響後,兀檠推力要再舉刀,就見殺手轉動手腕,佩刀就卡在彎刀上動彈不得。

噌——地連續長聲,殺手以彎刀扣著長刀、轉眼間滑到兀檠的面前。兀檠拔不出刀,索性在殺手後方的半空凝實一塊小小的真氣磚。他蓄力對刀柄使勁兒一推,人順勢後仰翻了個跟斗,逕直踢開一柄取他要害的細薄短刃。

「嗬……」

兀檠抿唇,在腳尖落地時輕點,飛身越過擲出彎刀的殺手,至真氣磚前拔出自己的刀、回身攻擊。

噹!

殺手不是省油的燈,持著彎刀的那手一扭,輕鬆擋下兀檠的這擊。他空著的那手此時亦未閒下,一個振臂,先前被他丟出老遠的彎刀,如被賦予生命般,向兀檠攻來。

喀——地一聲,彎刀硬生生地停在兀檠眼前,停止瞬間閃現的火光顯示彎刀深深嵌進一塊真氣磚裡。殺手試著使勁,並無法拔出刀來。

「哼哼不錯嘛,比起之前遇上的那位,會使真氣倒是佔了不少好處,不過……」

兀檠聞言眉頭一皺,加大對峙殺手的力度,空手往殺手左心送出一掌。殺手毫不猶豫地放棄拔刀,閃身避過兀檠的掌風。

「比起來還是太嫩了。」殺手譏笑道。他跨步旋身,自袖口滑出之前的那柄細薄短刃,將之戳進彎刀旁。

呲——十分細微的碎裂聲傳進二人耳中,兀檠暗道不好,迅速後退。他拉開二人間的距離約十步之遙,真氣磚全碎的銀光正好閃現。

鏘!鏘噹!殺手帶著彎刀自真氣磚碎屑中穿出,這回的攻勢又急又兇,兀檠需全神灌注甫跟上對方的速度、實實擋下每一擊。

兀檠應對著殺手,還導入部份內力至長刀增強武器的利度與耐用度,這和對方的想法有志一同,二人就這樣不間斷地過到上百招。

他們的交鋒時急時緩,驟急驟徐,滿走廊迴盪著忽左忽右的叮噹聲。

蹭——兵器接後貼著相滑的動靜伴隨哐噌的一短一長聲,長刀霍地被彎刀鉗住、進而飛了出去,落地後更是穩穩滑出好長一段距離。

「你、你到底何人?怎會與那些殺手混在一起?」兀檠疑道。縱觀這些年來,他還未聽父執輩說過有人能把自家獨門的招式做到每招必拆的份上。

「嗬……這問題你就去黃泉問問你家祖宗吧!」

打鬥再開,手裡沒有武器的兀檠只能閃躲。他凝起真氣箭攻擊對方,趁空耗費許多心神在左右手上凝實出匕首、以抵擋接連直擊的彎刀,再儘可能引戰場至自己長刀的位置去。

對方猜出他的計算,怎會令他輕鬆如願?

畢竟自己前頭可是費了一番手腳、好不容易讓他長刀離身的呢!

因此,兀檠用真氣箭,殺手同樣使真氣箭。二者的真氣你來我往,伴隨一道道破空聲,他們周身泛起點點的銀色閃光。

閃光隨他們的交戰晃動消散,殺手的彎刀數度強攻至兀檠門面,兀檠抬手以真氣匕首一一化解。

幾回之後,殺手藉彼此攻勢相交時的閃光判斷兀檠的匕首始終分毫無損,暗道:此人功夫了得,恐怕不是兀家下任的家主繼承人選就是下任家主的左右近衛……雖說此次跟著殺手們到這兒的正事是取夜承影的狗命,但為了姑姑的大業,這人萬萬不能放過!

殺手甩出右手上的彎刀,將手摸進前襟之中。兀檠閃過襲來的刀,趁此空隙躍向自己的長刀。

落地一個翻滾,兀檠身姿優美地拾刀起身。不料,前不久避開的那把彎刀竟自己回轉偷襲,他連忙擲出一柄匕首,跟著退往一旁。

匕首與彎刀相撞的電光石火間,兀檠扭頭要找殺手,豈知,他頭一轉,殺手與他以一步之差正面相對。

殺手朝旁輕舉右手,好似揉麵前在檯上撒麵粉的那般對兀檠散出一些粉末。兀檠見他動作,目光不覺集中至他手,那早先在對招時無異常人的指尖如今黑得發亮。兀檠驚駭,頓時要往後退。

縱然兀檠反應算是敏捷,這極近距離之下,退得再快仍無濟於事,更別說要竭心築起一道真氣牆防禦。

他情急之中,把口鼻埋在抬起的肘內衣袖間,運轉內力企圖使毒物無法進入體內。孰知,人算不如天算,那殺手鐧全落在一晃而過的青色身影上。

殺手蹙眉嗤道:「哪來的冒失鬼!
疑?這、這味兒是?」

殺手再確認地嗅了嗅,隨即跟上遠離的那人。

戰鬥因青影經過戛然而止,兀檠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但見疾速前行的身影絲毫未因那些劇毒有所停頓,幾分不對之中,他愈覺著遠去的身形分外眼熟,忽然想到什麼。

兀檠赫然回頭,就見修苒趴在開著的門上指著身影離開的方向,兀檠的劍眉擰成一團,心道:果然是承影藥師……阿!不好!

「兀釅,照顧好姑娘,阿哥去追承影藥師。」

「是。」

兀釅應聲時,兀檠早跑得無蹤。修苒心急,有氣無力的手腳無法隨心所欲,她試著運功,內力的流轉亦不順暢。

「姑娘莫急,這巫咒在解,本就急不來的。」

「你懂那些嗎?能幫我看看還需要多久麼?」

「在下雖不懂巫,但像姑娘這類的情況還是看過不少的。
姑娘,在下冒犯了……」兀釅一手捧起修苒的左手,另手在她左手合谷穴按上數回。

「唔……不消一刻鐘,您應該就能行動自如了。」

「好吧。」

殺手那方為強逼夜承影停下,他邊追邊凝出許多真氣箭射向她。

未想,那些本該刺入她身子、又或是被擋掉的箭直接見鬼地穿透過她,再化為虛無。

殺手阻擋未果,舉臂就是咻咻二聲。

彎刀在空中旋轉、飛舞,將要刺中目標時,噹噹二聲,被長刀打了回。

「嘖!你非得阻饒麼!」

「哼,保護藥師是鄙人該做的。」

夜承影打住腳步、站直身對殺手不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夜承光的走狗。」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