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八 – 進出腰牌

兀檠未有被二根嫩指拿藥丸塞嘴裡的經驗,頃刻就覺有股熱氣從胸膛直衝頭頂、不知如何是好。

他呆了一呆,急忙把目光集中在地上的那些男子、裝若無其事貌,殊不知,自己的動作早就收入修苒的眼底。

修苒瞥見歸瞥見,也沒多說什麼。她徑自越過他進門、關門,兀檠就吃了個閉門羹。

兀檠眨了眨眼,抬手握住門環、默默加緊口中丸丹化津的速度。待他吞下最後一口含丹藥的津液,門一拉、裡頭哪還有修苒的身影。

「姑娘也真是的……」

兀檠嘴上忍不住碎念了句,關門的同時目光在屋子裡梭巡。他見牆角處未被關起的地下入口,毫不遲疑地上前。

紅土刻出的階梯領兀檠到一個從紅土中挖出來的寬大廳堂。廳堂裡,有三、四人倒地,另三、四人是坐在氍毹、撲在矮几上。以茶具的散落狀況,看得出這些人「安息」前,有約十多位赫連人同時聚在此。

「嘖……那些老傢伙把這些人引進丹宮裡,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兀檠警戒地顧盼四方,瞧見廳堂左右各連出去一條走道,那邊似是有一間間的小居室。

他走向離自己最近的那人,在他身上摸了摸。

「身上就只有這點武器?」兀檠疑道。

找出那人身上所有的暗器後,兀檠伸手往那人的定身穴點。

豈料,這一下手就發現穴位已被人施過力,他不禁讚道:「不愧是姑娘,已經點過穴了。」

有修苒的先行處置,兀檠只需快速地穿梭在其他昏過去的人中,帶走他們身上的武器。

「疑?這是什麼?」兀檠狐疑地看著翻出來的一塊精緻銅牌,不一會兒驚道:「這、這不是出入赫連皇宮用的腰牌麼,這人竟然能自由進出赫連皇宮?」

他把腰牌仔細收好,可過沒多久又在另二人身上找到相同的腰牌。

兀檠覺得這事並不單純,他不禁蹙眉暗道:這裡不過就這幾人,有進出赫連皇宮腰牌的竟有三人。這些人的身份到底是……?他們與赫連帝君之間有什麼關係?那幫老傢伙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啊!」

他很快把廳堂裡所有的人搜身完畢,進到左邊走道隨意開啟一個門。

門後是間不大的居室,只是那簡單的床榻旁,堆了一小山的武器。

兀檠見狀,氣得眼白犯紅。他把方才拿到的暗器丟到那座武器小山上、順手抄起一把劍轉身出室。關上門的瞬間,手上的劍被他用力摜至門前的地上,只餘劍柄。

此舉無法讓兀檠的怒氣全消,但他僅是閉了閉眼,就朝走道盡頭找尋往下的路。

下一層的部份全是居室,通道的底連接的是上一層另一端的走道,唯在通道的中央有一條能再向下的階梯。

從那土梯下來,通道的二側都是牢房,走一段距離後,明顯能感覺這道是呈環型下降的方式。兀檠推測自己走到相當於通氣口第五層位置的時候,他模糊聽見有人在說話。

「就是妳把這香丟進來的?說出妳的目的。」

「哼!廢話少說!」

兀檠尋聲向前,大概又下了二層,打鬥聲愈漸清楚。終於,到他遠遠看見修苒的背影,正好見到她對面的男子舉刀劈向她。

兀檠心頭一緊,帶著內力的腿一蹬,如一枝離弦之箭飛向舉刀男子。

當兀檠的配刀就將與舉刀男子相觸未觸的當口兒,修苒所執的雙手匕恰恰擋住男子的長刀。還不待她多用力抵擋,兀檠的力道業已加入這場戰局。

男子的長刀被二人合力往上掀開,長刀把執刀之人帶得凌空往後、重重地撞上後方的土牆。

鏘——地一聲,長刀應聲落地,修苒單膝重壓在男子的胸口、匕首抵上他的脖頸。她壓低聲音道:「還有幾人跟你一樣清醒著?」

「咕、咕……」

「說!」

「阿拉拉……怎麼打起來了。」

「吱吱!」

「藥、藥師?」修苒驚喜地扭頭看向聲源道:「您有沒有受傷?」

「沒事,我不是好好的站在這裡麼。」

修苒回頭看了下被壓制在牆的男子、再看向夜承影,夜承影道:「放了他吧,他不會再攻擊妳了。」

「是。」

修苒鬆手,落地還是不放心地把男子的武器撿走。牆上男子因為修苒的膝擊太重、胸膛十分疼痛,他艱難地從那微凹成一個人形的牆面上下來,坐在牆腳處喘氣。

「承影藥師。」

兀檠向夜承影抱拳,夜承影只是睨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走到受傷的男子身旁、蹲下為他看傷。

「你是兀兒進的誰?」

「兀兒進是鄙人三叔公的名諱。」

「他人呢?為何現在的侍衛長是你?」

「三叔公前二年因病過世了。」

夜承影正按壓男子的胸膛確認傷勢,聞言手抖了一抖,喃喃道:「因病過世了……」

她無意識自己施在男子身上的手勁兒愈發地大,修苒在一旁見男子額上的冷汗頻頻,低聲道:「藥師,您傷看得如何?」

「阿!抱歉……原本丫頭只折了你一根肋骨,現在成兩根了……」

夜承影掏出小瓶,倒二顆丸藥塞進男子嘴裡,「你就在這睡吧,睡到有人喊你再醒。」

話落,修苒與兀檠看那男子頭一歪,真睡著了。

夜承影起身,抿唇向兀檠道:「等事情辦完我再問你詳情。
你們下來時,還有看見其他帶這種令牌的人嗎?」

「有。」

夜承影點點頭,轉頭向修苒道:「修苒,我需要妳的幫忙。」

「請藥師吩咐。」

「妳換上這身衣裳,去躺在板輿上。」

夜承影一指,修苒與兀檠才注意到通道上有二個人抬著板輿愣愣地站在不遠處。

「藥師,修苒一定要換衣裳麼?」

「對……妳到轉角處去換吧,我不會讓他們偷看的。」

「是。」

修苒拿著衣裳去換,夜承影向兀檠道:「這處土牢內關押的都是一些火神教主教或支教中重要的人,你能救他們出去麼?」

她抓頭續道:「我沒想到修苒會丟安息香進來,這會兒所有的人都睡著了,不怎麼好辦。」

「鄙人進來前有安排人準備退路,屆時會以火、引丹宮內的人過來救火。」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