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五 – 侍衛長

「話是這麼說,不過藥師的武功修為應該不低,那種藥對練武的人來說,若能察覺得早,不是只有一刻鐘的效力麼?」

啪——地一聲打頭的響動,說上句話的人帶著慌張的語意、壓低聲音續道:「我們來這兒說話大大咧咧,藥師她會不會已經聽見我們的話、開始運功排藥了!這不成,我們得趕快進去用陣法及丹藥鎖住她,否則就要來不及了!」

「嗬嗬,不急。
這原是帝君賜下的東西,本就不會差到哪兒去,之後,又經長老們煉過藥性,效果就成了原本的二倍不止。」

「噢!這樣說來,即便是武林高手,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動彈了。」

「是的。
來,我們先準備陣法吧,陣法準備好,時間也差不多了。到時,餵她吃顆丹藥鎖住她的丹田、讓她無法運轉內力排藥,再將她搬上陣法、制住她的神識,諒她再厲害,也是無用武之地了。」

「好!」

夜承影聽著外頭二人忙碌起來的動靜,她轉著眼珠子,心中有了計較。

 

時光荏苒,日頭自天頂向西落下,月娘接著也快上到中天,修苒同夜承影已分開超過半日,她一直在紅石砌成的石屋內室裡安靜地等待,半步都不曾挪動。

這期間,沒有人送吃喝的東西、門外也靜悄悄地無人踏足。

面對自己被這樣丟在這裡,修苒不甚在意,她抓住這能監視出入口的地兒,細細觀察窗外的侍衛們如何佈置與交接、以及出入的情況。

一整日下來,丹園的這處往來的人看似沒有什麼特別,就是身著火神教主教裡的人進出得頻繁。

時過子時,得不到半分消息的修苒愈漸擔心起夜承影的安危。

喀——地一聲,門口一個細微榫舌移位的聲音吸引修苒的目光。

疑?門外沒有腳步聲,可門鎖被打開了?

修苒扭頭看回到窗外,僅僅是一息時間,外頭原有的守衛已少了一半。

她抿唇暗道:誰做的?這是要放我出去,還是一個陷阱?

猶豫了一瞬,修苒閃身到門旁、靠在石牆上,小心地伸手啟開門。

門無聲地敞開,隨著門板啟開的程度,後方的情形逐漸展露出來。只是,走道內除了牆上在燃燒的火把躍動著火光、偶爾還帶點滋滋的細聲外,毫無生氣。

修苒自牆後探出頭,看清走道裡的情形,立下抓緊時間離開。

始行三步,修苒遠遠見一團落在地上的金色毛絨、以極快的速度朝自己方向滾動過來。

因為火光,修苒無法很快看清那團球狀物是什麼,她帶著遲疑與警戒、持續往外走,並調動內力到雙眸上。

就在修苒看清那團東西的剎那,那毛團恰好自地面竄起,吱聲傳入耳中的同時,毛毛一團亦進到她的懷裡。

棉花般軟綿的觸感讓修苒的面色頓時慘白,她費勁地止住喉中欲出的尖叫,但石化般僵硬的身體無論如何都柔軟不了。

「吱吱!」毛球抬眸,無辜至極的眼眸對上修苒,牠不明白為何自己進她懷中後,她就保持著腳抬在半空的姿態停步不前。

「毛、毛球大人……」修苒開口,聲音是止不住的顫抖。

「吱吱!」

修苒還是不動,毛球爬到修苒的手腕上,咬著她的窄袖前端朝出口方向扯了扯。

「毛、毛、毛球大人……。」修苒的話頭哽住,她的面色至此由白轉為紺色。

毛球偏頭看著她,想起了修苒之前看見自己時的恐懼,小小的爪子無奈地撓了撓小耳朵、跳到地上去。

呼——修苒像個溺水的人兒重新吸到氣一般,她貪婪地大口大口呼吸、僵硬的身子也柔軟下來。

「吱吱!」

修苒向毛球抱拳道:「毛球大人,修苒失態了。」

毛球抖了抖全身,吱吱二聲,回身向屋外拔腿狂奔。修苒見狀,緊跟在後。

修苒記得自己被帶進石屋時,屋子大門有四名功夫看似不錯的侍衛在值守,她邊跑邊思索該如何擺平那些侍衛並兼具極低的動靜時,一人一鼠已來到長廊的盡頭。

毛球見到大門,跑速愈發地快,修苒見牠衝出門沒幾步就急轉向左、三兩下不見鼠影。

她急著要跟上牠,因顧忌到守衛,不得不停頓腳步。待確認洞開的門外無人,她也顧不上疑惑無人守衛的其中門道,加緊腳步往毛球消失的方位去。

修苒憑藉加諸耳上的內力往毛球的位置跑,她繞過石屋就吃了一驚,那一段距離外的毛團正朝向幾名侍衛所在的方向靠近。

她無法喊出聲來提醒毛球,只得凝起真氣箭,準備隨時發動攻擊。

「吱——!」

毛球跑著,發出了一聲長吱,那些侍衛扭頭朝聲源瞧的同時舉起了武器。

豈料,修苒只聽聞一句「疑?怎麼有隻……」,就見那些與毛球對上眼的侍衛一個個突然噤了聲,還緩緩將武器給放下。

「嗯?」

毛球沒有理會修苒的疑問、亦不管那些侍衛,牠徑自越過那些人去往丹園深處,修苒緊隨在後。

一人一鼠快到進入丹宮的範圍時,毛球在一個拐角蹬了下小小的四隻短腿,帶修苒改道懸崖的方向。

牠們行經一棵參天大樹前,一道身影突如其來的從樹後轉出來,順手就把路過的毛球從地上撈起。

捉住毛球的身影是個高大的練家子,那人一把撈起毛球立刻將自己的另一隻手疊上撈鼠的手合攏,毛球被困掌心,氣得吱吱亂叫。

「放開牠!」修苒說著,暗暗將凝好的真氣箭對準男子。

「姑娘在丹園內亂竄,妳說鄙人該縱容嗎?」

「是你!」

修苒認出男子是早上抵達丹園時為難自己的侍衛長,戒備心更甚,她悄悄地凝了更多的真氣箭佈在周遭。

男子嗤笑一聲,「哼,雖說鄙人的功夫在兀族裡只是排行第十,但要對付妳也不是什麼難事。」

他的話音一落,微微的噹噹數聲,半空出現幾道銀光。修苒神識一察,發現靠近兀姓侍衛長的真氣箭都成了切口平整的兩半。

修苒咬了咬後牙,沉著地道:「所以?」

「知道是誰幫妳開鎖的嗎?」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