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九十四 – 被暗算

「下雪了……?」

鞏毓靈睜眼一瞧,園子另一頭碧瓦朱欄的二層小樓與遠處仍青翠的山丘映襯飄蕩半空的稀疏白點,她歎道:「好美呀!」

昊天嶺向鞏毓靈望去的方向瞧了眼,他道:「嗯,是很美,卻都不及妳一分。」

鞏毓靈被他如此一說,二朵紅雲騰地爬上她的面頰,昊天嶺笑著親親她的額頭,以她坐在他臂上的姿態送她到鹿鳴殿。

二人到了鹿鳴殿,殿門應聲而開。

「夏荷見過御王殿下、見過郡主。」

「我母妃呢?」

「回殿下,娘娘在暖閣裡。」

昊天嶺大步流星地往暖閣走去,蘭妃聽聞只有昊天嶺的腳步聲,目光準確地看向他道:「嶺兒,你怎麼抱靈兒過來……是不是靈兒怎麼了?」

「母妃,毓靈沒事。」

「靈兒的身子不耐寒,所以孩兒先送她過來。」

「也是呢。晴兒呢?晴兒同秋繪一道?」

「是,只是她們的腳程沒有孩兒快,我想還要再等一會兒。」

「嗬嗬,你是找機會想與靈兒獨處吧,真是和你父皇一模一樣。
夏荷,趕緊倒杯熱茶給郡主暖暖。」

「是。」

昊天嶺戀戀不捨地把鞏毓靈放在圈椅上,「妳就在母妃這兒待著、陪母妃說說話,我去去就回。」

「不急的。」鞏毓靈的聲音軟糯,蘭妃笑著接話道:「嶺兒,無須擔心,母妃會幫你照看好她的,再不濟,也有你及你父皇安排的人保護我們,不用擔心。」

「好。
就麻煩母妃了。」

話落,昊天嶺向蘭妃行禮,再看了眼鞏毓靈就出了暖閣。

蘭妃與鞏毓靈還說不上話,鹿鳴殿主殿的方向又聞來人,鞏毓靈抬眼一瞧,是個臉生的。

那人一見到鞏毓靈就躬身、恭敬道:「見過郡主。」

「免禮。」

「春梅,叉燒包及蒸餃好了麼?」

「回娘娘,已經都好了,婢子直接端過來好嗎?」

「好。」

春梅應聲離去,不一會兒,連春梅在內的數位宮婢端了幾個盤餐進屋、放在圓桌上。

蘭妃起身,走向圓桌,她和藹地向鞏毓靈道:「靈兒,母妃用淚泉做了幾道妳愛吃、也適合孕婦用的菜,妳快過來嚐嚐。」

「多謝母妃。」

 

夜承影長長地吁了口氣,自地上翻身坐起、抬手揉著後頸喃喃道:「真是夠了,又不是要殺我,下手時就不能輕點麼。
唔……給他們那麼多次機會,他們卻是特意等到古一心的腿動完刀子才對我下手……?嘖……也不曉得到底是暈了多久。」

嘴上雖是這麼抱怨著,夜承影還是在醒後就立即睜眼看看身在何方。

這處暗得伸手不見五指,夜承影挪了些內力至眼,甫看清自己所處的環境。

這兒差不多是二人能平躺在地上的小天地,四周、天花及地面均是結實的土。因為沒有光,只靠內力無法辨出這土是紅土還是黃土。

某面牆與牆角的交接設有一方約人寬、半身高的柵欄,夜承影推測那處是就是這小室的出口。那外頭可見微微光亮,可因柵欄設置的位置又或是其他緣由,讓小室裡頭呈漆黑一片。

「……土牢?」夜承影屏息,過了小半晌道:「至少有扇窗吧……」

她漫不經心地捏著後脖子抬頭,瞧見柵欄側邊的那面牆、幾人高的位置上,有個似是窗口的方框,她疑了聲,就要跳上去確認。

哪知,夜承影躍起沒好高,就覺腳脖子那處被人捉著用力往下拉,差點因此摔個狗啃泥。

「搞什麼呀,這麼怕我跑麼,還給我栓上個鐵球。」她搖頭輕笑,伸出食指在鐵球上戳了戳,「就不怕我甩這鐵球搞破壞麼,真無聊。」

話落,夜承影已輕鬆舉起地面上那顆比人頭還大的鐵球。她再次以腳蹬地、企圖接近疑似窗口的方框。

那方框的距離比她預想的遠,且其上緣位置與天花同高,上去的時候,還得小心頭別撞頂。

夜承影蹬了三回,空出的一手方攀住那框。為了方便,她索性動用真氣在腳下凝了塊磚,好讓自己站在那處仔細地瞧。

方框的形像個橫躺的匣子,窄窄長長。說它是窗,有些勉強。它雖有通往外頭,但那狹長通道約有二臂之深,還是一個成年女子鑽不出去的大小。若改稱它為通氣口,它卻又是比一般的通氣口大上不少。

「疑……這是……哈啾!」夜承影把頭湊在那小通道口觀察時,感覺手指沾染到如細沙般的東西,她收回頭想瞧瞧指尖,鼻子就因為吸到一些粉塵打了個大噴涕,手中拿著的鐵球像是被嚇到似地,在掌心裡小小地彈了二下、滑著滑著就向後滾。

夜承影未料那鐵球會因個噴涕離手,沒防備地被那重量牽累、跟著往後墜。

好在她的手腳並不算慢,下墜時在半空凝了幾塊真氣磚墊在自己的臀下及球下,所以只是被鐵球弄了個趔趄。

待身形穩定,她乾脆把繫鐵球的鐵鍊繞在小臂,打算再次上去察看那小通道,就聽聞接近的腳步聲。

夜承影想了想,從真氣磚上輕巧地躍回地面,不發聲音地把鐵球放下,再憑藉印象、躺在昏迷時的位置上。她差不多躺好,來人也佇足在柵欄前。

「欸,看起來好像還沒醒。」

「應該是裝的吧。
現在還能在這兒弄出那麼大噴涕聲的,估計就是承影藥師有這能耐了。」

「那我們進去確認?」

「嗬,不急,先等等。」

「先等等?
噢……我知道了。」

「所以我才說不用聽到動靜就急著過來的。」

夜承影聽到此蹙起眉、運行內力檢查自己。

嘖……剛剛那粉是四面楚歌?

嗬,還不是普通的四面楚歌呢……不過……

「那藥實際用在人身上的效果如何?聽說承影藥師不若一般的藥師,」那人小聲道:「忘了說,我送她進來的時候,發現她是個女兒身……她能以這樣的身姿行走在天下多年、安然無恙,想必對各種藥物都會有防備及化解之道,那藥真能困住她嗎?」

夜承影在心裡對說話的人點頭稱讚,另一人開口道:「再厲害的人總是有弱點、有不經意的時候,只要能抓住了時機,使用那藥,必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