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五 – 核桃

「這位官長,我家藥師一向習慣我在身旁侍候,還請通融通融。」

侍衛長冷著臉搖頭道:「抱歉,鄙人也是依著陛下的旨意。」

修苒神情焦急,她明白自己不可能在這兒明目張膽地與琮瓍的侍衛槓上,只得在心中想著對策。

馬車上的夜承影一點兒都不受影響,她道:「苒兒,東西給我就行了,好好地在這裡休息。」

「藥、藥師……」修苒擰眉,躊躇再三,還是把手中的包袱交了出去。

侍衛長見包袱被夜承影拿在手上,他再次上前一步擋下修苒道:「時間擔誤不得,還請姑娘後退。」

修苒的那雙眸子緊盯著夜承影不挪,她多希望自家藥師能開個金口。無奈,她拖拉半晌才退了那麼一步,夜承影自始至終都未開口要她上車。

侍衛長見修苒退後,親自為夜承影關上車門,沉沉的目光落在夜承影的面上。

夜承影在馬車裡,她支著頭面向前方,倒也不是對馬車外那一企盼、一陰冷鋒利的眸光毫無知覺。

對於修苒,自己是不想增加她的危險,既不便帶她就讓她留在這處也好躲險,至於那侍衛長嘛……不是兀兒進,實在是不想理會。

夜承影以漠視的態度等了一小會兒,暗暗嘆了一聲,轉頭與侍衛長對視。

這等動作如同是夜承影對侍衛長的示弱,但侍衛長依舊是不開口,夜承影吁口氣道:「官長遲遲不發話,可是還有什麼要吩咐的?」

「馬車到宮殿那處,自會有人領著藥師面聖。」

「知道了。」夜承影清清淺淺地應了聲,就把頭給擺正,誰知,一個小玩意兒在此時自窗外飛進來。

夜承影一抬手,眼捷手快地把那東西接了下來,手裡的觸感讓她忙不迭地察看手心裡的東西。

她把手掌一攤,就見紅彤彤的一團。

夜承影甚至是連定睛都不用,就已知曉那似火的果子是一顆核桃。

她以另一手從手心捻起那顆通體發亮、身披寶石般色擇的核桃,在眼前轉了轉。

那核桃卻除了底部刻有個兀字,再無其他。

夜承影瞇起那雙雲眸、瞥向侍衛長的站處,恰好瞅到他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手中的核桃。

她故意地把頭放低,兩人的視線再度碰撞,侍衛長翻了個白眼、迅速扭頭看向馬車前方,冷聲道:「出發。」

二匹拉車的馬兒在馬車伕的驅使下踏步,跟著,車輪緩緩轉動起來,馬車依令朝丹宮移動。

修苒站在原地,蹙眉看著遠去的馬車,侍衛長斜睨著她,沉聲向走過來的二名侍衛道:「帶承影藥師的侍女去丙字號內室休息。」

「是。
姑娘請。」

 

夜承影垂眸凝視著手中的核桃,試圖在那上頭看出個什麼門道來。

以這核桃如今的模樣,定是被人長期賞玩下來的結果,如此珍藏之物,怎可能僅是底部刻了個字而已。

忽地,她想到什麼,試著將核桃拿至耳畔搖了搖,裡頭還真是發出了極小的清脆鈴聲。她思忖了下,雙手在核桃殼上施力。

不過是用了一點點的小力道,核桃就按中央的那條深溝痕被左右剝開。

核桃殼一開,夜承影的目光就受右方核桃殼上的雕刻所吸引,那兒刻著的是一名溫柔撫媚的女子,只是那張臉……那是自己還是夜承光?

夜承影驚了一驚,連忙往左邊的核桃殼看去。

那兒的殼內被刻成了一座密林,林中有二行小字——誰知相思原是難承,求盼安然降於清影。

夜承影反覆唸了幾回,眉頭隨之緊擰起來。

她仔細再察找一遍核桃裡的雕刻,完全不見任何署名。至此,這核桃主人的線索,唯能知曉的就只有底部所刻的「兀」字……

這究竟是誰的藏品?會是兀兒進的麼?

以林中的小字來看,殼內右方刻著的人就是自己……藏品的主人知道自己是女兒身?

那侍衛長為何會有這東西、現在又把這東西給了自己?

還不待夜承影想透,馬車已經停下,立刻有人上前將車門給打開,夜承影隨手將核桃滾進袖袋之中。

來人做了個揖,道:「還差一刻便是巳時正,藥師您來得很準時。」

夜承影撇了撇嘴,「是先面見陛下,還是直接去主后的臥寢?」

「陛下已在娘娘的內室等待,請藥師隨小的來。」

「帶路吧。」

夜承影下了馬車,接過内侍遞來的傘,才注意到天空上飄起了小雪花。

「藥師,這邊請。」

夜承影頷首,隨著內侍往丹宮的大門走。

這小丘頂上的丹宮與天耀的皇宮因地理位置、各國習慣等緣由,有著根本上的差異。

此處的建築與京都城裡常見的那種擁有斜坡屋簷的屋子不同,以外形來說,它更像是一般的城牆塔樓。只是,建城牆多是使用灰色的石磚,這兒的石磚用的是赤紅色的。

屋子的樣式因如城牆塔樓,樓頂處就是以石磚直接在屋頂的外圍、採高低鋸齒狀的女兒牆圍上一圈。

二者的不同除了外表可見的建築深度外,裡頭佈置的方式亦迥然不同。

丹宮裡基本上是以天井花園、又或是通道走廊等連通到丹宮各處,對外的門,僅有二道大門能通到丹園裡,其餘的,如後宮妃嬪用的內室,對外的門不是只能走到丹宮裡的通道,就是只能到位於懸崖旁、那屬於自己使用的小院。

夜承影從前曾多次在丹宮出入,眼下雖是多年未訪,對這裡也不算是不熟。因此,在內侍領進的門上未見祥瑞的紫色裝飾,她便知馬車是停在後宮這處的大門。

以自己過往進丹宮的順序來看,一來就直接被請進臥寢的情況……夜承影暗道:古一心的情況,怕是很差的了。

二人在通路走不到一刻鐘,內侍已領著夜承影來到後宮區域中最大、向南的一間內室門口前,他敲了敲門道:「啟稟陛下,承影藥師已到。」

「讓他進來。」

「是。」內侍應了聲、把門打開,向夜承影道:「藥師,請進。」

「多謝。」

夜承影走進內室,一眼就將內室裡的情況都看個清楚明白。她向著隔屏作了個揖道:「藥師夜承影參見主君陛下、主后陛下。」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