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八十一 – 殿下對姐姐不好嗎?

偏殿裡,鞏毓靈行雲流水地沏著茶,鞏老爺有些玩味地瞅著鞏毓靈、等她開口。

鞏毓靈知道老爺子一直盯著自己,她咬了咬唇,面有緋色道:「老爺子,您都知道了?」

「是已經知道一陣子了。
王妃您……」

鞏毓靈打斷了鞏老爺的話,佯怒道:「老爺子,毓靈是您的晚輩,若不是您,毓靈今兒也沒法兒站在這裡了。」

鞏老爺向鞏毓靈作揖,「所以王妃的意思是……?」

「還請老爺子私下叫我毓靈就好。」

鞏嶸嗬嗬了二聲,「好吧,老夫知道了。」

他捋了捋自己那把已經全白的鬍鬚道:「毓靈妳這孩子也是的……
老夫知道的時候的確是很訝異,但後來仔細想想,妳那時大約是很傷心、不想別人知道太多,所以說得很含糊吧。」

鞏毓靈聽出鞏老爺話說到末尾時的語氣暗含著心疼,她分著茶邊道:「那時毓靈真是走投無路,還好有老爺子收留了我。」

她的話音裡略帶了點哽咽,抬眸向鞏老爺道:「不論如何,毓靈沒有在最初和盤托出……後來也沒再提起,心裡一直是介懷著的……總覺得很對不起老爺子的信任。」

「欸,別說什麼對不起,老夫會讓妳進到義莊裡,自然是有老夫自己的判斷。
那時同妳對談,其實就知曉妳很可能有個官家千金的出身,只是身上帶著家道中落或家門不幸的近況。
大體而言,彼時的妳雖是落魄了,可受的教養與學識都還在……嗬嗬,現在想來,義莊的孩子們也算是撿了個大便宜。」

鞏毓靈抬指抹了眼角的溼潤,淡笑著將分好的茶放在鞏老爺及王芳昱的面前。

「老爺子是如何知道毓靈是御王府裡的人呢?」

鞏老爺執起了面前的茶盞道:「其實,這事說來也很湊巧,就在亦傑為妳診出喜脈的那日,老夫受殿下的請帖前往了仙雅樓,才知曉的。」

鞏嶸啜了口茶,續道:「老夫原還以為是家族裡的誰得罪了皇家,需要私底下找族長調解,沒想到殿下提起的是御王妃住在義莊裡的事,這可把老夫給嚇了一跳呢。」

「阿?是麼……殿下曾下請帖給老爺子呀?」

「是呀……那日殿下向老夫提到『他未處理好一切,讓妳離開王府都是他的不是』。
雖說殿下未與老夫說個清楚明白,但綜觀來看,殿下沒有及時公開妳王妃的身份,以至於赫連皇太子逼迫妳要和親至赫連一事、以及有一位與前御王妃極其神似的夏立國公主的出現,就是妳離開王府的主因吧。」

鞏老爺敘說至此,鞏毓靈心裡有幾分訝異。

一是,依昊天嶺的性子,自家的事除非是與鞏氏有極高關係的部份,否則定是精要的三言兩語帶過,可老爺子的所知是拼湊出了七、八分的真實,這就是世家的力量嗎?

二是,自己與昊天嶺並未行過什麼婚儀,可他卻向鞏老爺坦言自己是他的王妃……

他這麼做,是為了保全自己的名聲,還是……?

畢竟,在這樣的時代,一位高高在上的王公要能說出「讓妳離開王府都是自己的不是」這樣的說詞……還是嶺那樣說一不二的人說出的這樣的話……

他對自己的心……他是不是太傻了?

那方,鞏老爺還在道:「那日殿下特意向老夫明說了妳有身孕的事,也安排好讓三得藥鋪在暗地裡為妳調理身子……老夫心裡就明白了幾分。
再後來,殿下查出有幾方人馬似是要對妳不利,可那時也還不是接妳回去的好時機,所以他派了人過來義莊偷偷地保護妳。」

鞏毓靈垂眸掩飾自己眼底的的感動,她握著茶盞的手顫著抖。

鞏嶸歎道:「不容易呀,殿下今日能帶妳聯袂出席芳昱的典儀,想來,是那些棘手的事都已經不成氣候了吧。」

「或許吧。」

鞏老爺見鞏毓靈的語氣不甚肯定,寬慰她道:「毓靈,妳是不是覺得殿下什麼事都不肯告訴妳、讓妳生出自己被矇在鼓裡的感覺?」

「老爺子……」鞏毓靈訥訥地看著鞏嶸。

鞏老爺捋了把鬍鬚,笑道:「當家做主的,不就是該把家裡對內、對外的事都給處理好麼?
更何況妳還有著身孕呢,依著殿下對妳的心意……殿下怎捨得讓妳煩心那些。」

鞏毓靈點點頭,她吸了吸鼻子淡淡道:「殿下的深謀遠慮真不是我能想像到的,經常是在結果浮出檯面的時候,才能知曉他最初下令時的真正意涵。」

「嗬嗬,所以說,妳擔憂什麼呢,也無需有難受的感覺。」

「也是……老爺子說的,毓靈知道了。」

「對了,老夫聽聞妳受了傷,現在傷勢如何了?」

「您看我好好的人兒在您面前,能有什麼事呢。」

「聽殿下的意思,妳的傷勢不輕,妳是個有身孕的人,可得好好養著才行。」

「是,多謝老爺子關心。」

王芳昱在一旁安靜聽著鞏嶸與鞏毓靈的對話,她見二人的話頭有歇了的味道,將一直憋在心口的疑問問出道:「毓靈姐姐,妳同御王殿下在一起不開心嗎?」

「嗯?」鞏毓靈對著王芳昱溫柔地笑道:「芳昱妳怎麼會這樣認為呢?」

「芳昱看姐姐今日總被一層淡淡的憂傷給籠罩著,是殿下對姐姐不好嗎?」

孩子的覺察有時總比成人來得敏銳,王芳昱的疑問讓鞏老爺蹙了蹙眉。

鞏毓靈微微勾起了唇角,輕輕地揉了揉王芳昱的頭道:「其實芳昱能在今日拜入王太師的門下,多是殿下的功勞呢,芳昱要記得感恩、好好地向上唷!
姐姐覺得,等芳昱懂得愈多,就會逐漸瞭解『位愈高,責愈大』的意思了。
到了那個時候,若妳沒有足夠相對應的力量,就會發現妳很難把妳想做、或者該做的事情做好,憂鬱自然就容易上心頭了。」

鞏毓靈如此說道,王芳昱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

「芳昱,記得,不懂的就要問,若問了二遍還是不懂,就把不懂的部份在腦子裡念個五十遍、如果念了五十遍後還是不懂,就把那事兒先放個兩天,兩天後再回頭讀一遍。」

「這樣就能懂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