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五 – 一團雲霧

一眾又將馬兒排好隊形,盤坐在馬的後方準備,冥殤捲起了左手的衣袖、露出手臂,再拿出了一把匕首。

「聽令預備……開始!」

說出開始的同時,冥殤以匕首在左手臂上劃出了一道口子。

鮮血隨著刃尖的經過溢出傷口,冥殤再以內力讓它們飄升上空、與弟兄們的內力一塊兒散射出去。

他在原地轉了半圈,見傷口流出的鮮血變少,便要在另一處再劃上一刀。

刀尖抵在了皮膚上,他正要動手,一股壓力毫無預警地自頭頂上傳來。

冥殤擰眉,立時蹲低姿態、抬頭看向天空中那道異樣的來源處,匕首業已在他掌心裡轉了一圈、以尖刃向敵的方式進入了備戰的狀態。

其他盤坐在地的暗衛們亦感受到了這非常的味道,他們紛紛收了內力、站起後齊齊轉身對著空中拔刀相向。

半空之中,只見一團形狀不定的雲霧、伴隨著紫、銀、黑、紅、金等等顏色的閃電而來。

那些閃光時而出現在雲霧裡、又或是在外圍,有時是連續在同一處閃爍,又或者冷不防地發出一記強光。

底下的一眾並不知如何對付這詭異的雲霧,只能盯著它。

在場懂真氣的人,已是暗暗地在凝結真氣箭之類的東西,以防不時之需。

只有內力的人,除了繃緊了全身上下,也悄悄地將內力運在了掌中、又或是武器之上,等待隨時開戰。

馬兒們約是動物的本能讓牠們嗅到了什麼異常,牠們自發地往前跑了一小段路,避免自己被捲入戰圈。

在眾人屏息以待之中,那雲霧的形狀隨閃光的速度變幻得愈快,霍地五道不同顏色的閃電打在了雲霧之上,雲霧猝然消失、生成了一個黑色的洞。

一眾見狀,更為緊張,個個將內力加諸在眼眸之上,想看清洞裡有些什麼。

哪知,他們再如何加大內力、加深眼力,洞裡仍是一片平靜的漆黑。

 

冥殤是這群中第一個發現黑洞裡有異樣的人,他足尖一點、幾乎就到了黑洞的所在處。

他一上去,就在那附近覺察到了一個十分熟悉的感覺,只是,還不待他想出什麼,他的鼻頭冷不防被一個東西給撞上。

額,那是一個似軟卻又十分硬的東西,就像是包著骨頭的肉那般,膚上傳來的是有些粗糙、紗質布料的觸覺,入眼則是一片模糊的桃、紅那類的色。

那不知名的玩意兒在撞上了冥殤的剎那,就立時彈了開,空中飄來一句:「失禮了。」

冥殤被撞的這整個過程,地面上的弟兄們是較天空上的冥殤看得真切、明白。

彼時,黝黑沉寂的洞裡忽然落出一個以四腳朝天姿勢、身著海棠色衣袍的男子,甫出洞就一屁股坐在冥殤的臉上。

依那人的樣子看來,他似是被人在很緊急的狀態下從某處推落、因為撞上冥殤才得以緩了過來,因此,在他與自家頭兒相撞不過瞬間,那人已是藉力調整自己了的身姿、向後空翻一圈,就停在半空之中。

「嘖!怎會問都沒問就突然把我給送到這兒來了,他們也真是太粗暴了些!」

那男子的聲音及感覺都令冥殤十分熟悉,他抬眸要看清那人是誰的時候,正巧下頭的一個暗衛不曉得是不是過份緊張,掌中所蓄的內力竟是就朝男子的身上發出。

掌風在還未擊中男子前,冥殤已確實看清了那人。

那人衣衫皺皺巴巴,像是經過多次乾濕交替後的結果,他的頭上,有綁、或零落下來的長髮混亂成團地垂在身後或胸前,面上的鬍鬚參差不齊、有的還黏糊一起,再佐以那人的言行來看,他恐怕是有一月都未能好好地收拾自己的儀容了。

冥殤覺得很難以那人的外表立即認出他到底是誰,但,光憑那人停滯在空中的方式、以及那渾身所發散出來的氣息……

是主子師門裡熟識的人!

冥殤真氣一凝、足下一蹬,飛身擋在那人及襲去的掌風之間,手中匕首一轉,掌風頃刻就被化了去。

「這位小兄弟……真是看著眼熟吶……」男子喃喃著,與冥殤一同落到了地面上。

他向冥殤拱手道:「多謝這位小兄弟了……不過,也是你的人要誤傷我,你身為隊長出來也是應該……」

男子揮了揮手:「算了,你幫我擋了一擋,總之是要道謝的,只是在下現在得趕緊回去,要道謝也只能下回遇上的時候再看看如何道謝了,告辭!」

話落,男子一個轉身,就急急要離開。

「前輩……」冥殤方開口,男子又轉了身回來,盯著冥殤左臂上還不及放下衣袖遮掩的傷口道:「小兄弟,你們是不是被困在這裡?」

「欸。」

「嗬嗬,那好,做為答謝,在下就帶你們出去吧。」

「前輩知道要如何出去麼?」

「嗬,剛好知道那麼一點。」

男子示意在場一眾安靜,向四方各走幾步,他仔細察看周圍,感應其波動後,站在一棵大樹的前方道:「帶好該帶的東西,還有牽上你們的馬兒,到在下這處集合吧……阿,馬兒臉上的眼罩別拿下來了,反正等會馬兒看不見會比較好。」

暗衛們聽聞男子的話、有默契地一同看向冥殤,冥殤一頷首,所有人迅即行動起來。

待人馬都齊了,冥殤向男子道:「前輩,可以出發了。」

「好。」男子的目光掠過一個個的暗衛,點點頭道:「你們看來都是練武之人,該是不會有跟不上的問題,那要叮囑的,就是千萬別脫隊了。
行進的過程中馬兒一定要牽好,免得人走出去了,馬兒還困在陣裡頭。
哦,對了,等會兒開始前進後,不論是見到什麼,記得都別去管,只要顧著別讓馬兒驚慌以及跟上隊伍就行。
途中若真遇上什麼玄機,在下在遇上的時候,就會先處理掉了,知道嗎?」

「是。」

男子指著冥殤道:「這位小兄弟是現場武功最高的吧,就由你殿後押隊吧。」

「是,前輩。」

「那好,咱們就出發吧!」

男子領著一眾,幾乎是往方才他們過來的位置走,只是還不待他們走到先前那處時,男子的腳步轉向了右方,走了二步後又向右轉,往小溪的方向去。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