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七 – 東方悟

就這樣重啟腳步走了一小會兒,冥殤依憑先前的印象、知道自己一行仍然還在原先的谷地裡,前頭的前輩差不多是帶著他們往小溪另一側的山壁去。

他暗道:水行……原來是從那兒出去的?

冥殤正想著,就聞前方有馬匹往自己方向跑來的聲音,與此同時並聽見領頭男子猛然一喝:「要出去了!頂住!」

跟著,前面的弟兄們一個個接連地驚呼起來:「要、要撞上!啊啊啊啊!」

 

幻境裡,滾石陣的大石雖在那不怕幻覺的宣示呼聲後、未如預期的現身,取而代之的是更加緊包圍的腳步聲。

密集的腳步聲或許只是這幻境裡的一種恫赫方式,原是算不上什麼,但這回並不如那滾石陣空有聲音而已。

弟兄們的眼裡分明是要看不清身前的人了,他們如今卻是能清楚看見黑暗之中,由遠而近、從前方來的那些綠色眼睛。

那一雙雙綠眸就像成群結隊的野狼群在夜裡所發出的詭異幽光,數量可謂是多不勝數,教人不由在心底打了個寒顫。

要知道,即便是練武之人練到武藝高超,他們也絕不會在外的時候單獨去面對一群野狼。倘若真是不幸遇上這種事,逃不及的話,也只能爬到樹上,看能不能幸運等到白日降臨……

這些詭譎綠光讓弟兄們扳著馬腿的手都濕滑了起來,手心裡因緊張而升的溫度透過腿部的皮膚,傳進馬兒的體內。

馬兒們感覺到那熱度,更覺情勢危急,縱然身子是被定住、不得動彈,牠們的嘴裡仍傳出驚恐的悶哼聲。

不知名的敵方愈漸靠近,整個空氣裡壓抑的感覺愈況。

陡地,那些黑暗中的綠眼竟如波浪般、以迅疾的速度朝向自己一行而來,有幾匹被扛在肩上的馬兒終是驚懼到體內的氣血翻騰、愣是衝破了定身的穴道,四肢在蹬地後一躍、往後方逃去。

領頭男子這時已一腳踩在了陣外,他側著身對著後方大喝一句道:「要出去了!頂住!」

男子邊喊、一手往身後第一位暗衛的腰帶上一抓、並用力地將他朝左方一帶,那位弟兄的眼前就從一片濛濛黑猝地變成一片灰色的山壁。

那弟兄因被男子抓帶,肩上又扛著一匹馬兒,他無法如自己所想地停下腳步,只能眼睛一閉驚呼道:「要、要撞上!啊啊啊啊!」

誰知,他被嚇得滿頭大汗,卻未有撞上石頭的感覺,眼睛一睜,天光大亮,再回頭一瞧,就見男子右半身在灰色的霧中、持續將一個、一個弟兄從霧裡給拉了出來。

「出來了就離出口遠點,讓馬兒休息一下。」男子不客氣地道。

「是,前輩。」

出了陣的人,忙將馬兒給放下,馬匹們的穴道一解、迅即自草地上竄起,到一旁去吃草壓驚。

最後,所有人都順利出來,就是有三匹馬兒頂不住出陣前的那股威逼感,不曉得掙脫後跑到陣裡的哪處去了。

「前輩,多謝你帶我們出陣。」

「不會,你我兩清,在下就此一別,告辭。」男子抱了抱拳,轉身就要離去。

「前輩且慢……」

男子不過是腳一抬,實際上卻已離冥殤有一大段的距離,冥殤見他因自己的話而停下,立刻上前。

「前輩,瞧你的模樣似是很著急,不曉得是要上哪兒去呢?要不要我們一匹馬給你,如此也不必一直耗費內力,此處離城鎮十分遠。」

男子擰眉,「這兒離城鎮很遠?」

「是。」

「這裡到底是哪裡?」

「此處是岱宗山脈靠近主山脈的地區,這兒離最近的小城鎮以前輩的腳程,約莫也要二日的路程。」

「什麼!我竟跑到岱宗山這處來了!這也忒是遠了些……」男子說到末尾,面上那二道濃密的劍眉已是打成了個結,眼珠子轉了轉,仔細打量起面前的吉士來。

不想,這一細看,更覺眼前的這美大郎有點兒眼熟,就是一時間想不起他是何人、又或只是在哪兒見過而已。

男子在端詳冥殤的同時,冥殤亦趁這機會在察看著男子。

好不容易,他注意到了男子那把亂糟糟的鬍鬚,將之在腦中去除後,就出現了一位英氣逼人的男子。

這男子不正是……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呀!

冥殤從懷裡將御王府裡僅有三面的的黑金令掏出、恭敬地對著男子做了個揖道:「東方前輩,在下是冥殤,這是御王府的黑金令牌。」

「御王府的黑金令牌?」

男子將冥殤手中的令牌接過來一瞧,點頭道:「我想起來了,冥殤,對、沒錯,你是冥殤……
哎呀,實在是太久沒見了,難怪看你這麼面熟,你是奉嶺兒的命令過來的?」

「是,在下是奉主子的命令到這兒來的,前輩呢?」

東方悟揮了揮手,搖著頭道:「別提了,我也不曉得怎麼會突然就到這兒來。
師門裡不曉得是什麼事情召我,我趕著回去呢!」

他思忖了下又道:「唔……不過既然都遇上了你,這或許就是天意,我看先去找嶺兒吧。」

「好,那就請前輩跟我們一道,我們也要先撤回到最近的情報處。
疾風!」

一匹全身毛色黑到發亮的駿馬,自一群低頭吃草的馬兒中跑出來,站定在冥殤與東方悟的面前。

「前輩,請上馬。」

東方悟的目光掠過了一旁吃草的馬兒們,回到冥殤的面上道:「你我共騎一匹吧,我有話問你。」

「是。」冥殤扭頭向一眾道:「整隊、出發。」

「是。」

一眾去牽來自己的馬,沒有馬兒的人只得與其他人共乘一騎,待冥殤與東方悟上了疾風,一群人往岱宗山區外奔。

東方悟坐在馬上,回頭看向恢復成了原本樹林模樣的平靜迷陣,暗道:究竟是何人在這處佈下這奇門遁甲?他是如何會想要在這種偏遠山區佈下範圍這樣大的陣呢……?

「前輩,你想問什麼呢?」

冥殤的聲音自前頭傳來,將東方悟的思路給拉了回來,東方悟道:「你曉得你們是進了一個規模很大的迷蹤陣麼?」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