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八 – 縱身入火

因瀑布而生的水霧有了日照,應運出了一道完整的虹,又因虹的完整再加充足的水氣,虹的上方一小段距離處浮現了一道完整的霓。

不知是否因條件在此時算是湊了齊,佈在突石上的陣法亦跟著鬆動了些,夜承影輕易就看清了那些個影子。

之後,猶如只是為了給夜承影提個醒兒似的,烏雲迅速地聚合,日頭又消失了。

毛球的頭從夜承影的懷裡鑽了出來,牠只瞄了瀑布一眼,又鑽回去暗袋之中,再銜著枯葉出來。

夜承影從牠嘴裡接過了黃色的葉子,將葉子反面的圖再看了一次,將之收進懷裡。

她用一根手指輕輕地撫著毛球頭上的毛,對著牠道:「等會兒會很顛跛,要坐好抓緊阿。」

毛球吱了一聲,自發地返回暗袋裡。

夜承影待毛球躲好,神色一凜,緩緩從大石上起了身。她看著瀑布攏了攏衣袍,膝蓋一彎、腳一蹬,人就跳得老高。

她躍起的高度不是普通的高,彷若是恨不得要一個蹬足就登上那瀑布頂似地高。

可接下來的事,如有旁人在場,定是會被夜承影給生生嚇了一跳。

夜承影在上了高空之後,並非以輕功朝瀑布上方的懸崖上去,相反地,她人在抵達了那一蹬的最高空處,便以極快的速度朝瀑布下方的深潭墜去。

當她頭下腳上地俯衝進水霧之中,她頭前方不遠、有團讓人不得不注意到的大黑影。可在那連旁觀者也不禁要喊出聲來說一句「小心」的險境裡,夜承影的速度卻是只增不減。

就這樣,她與那黑影相撞的那一剎那,颯——地好大一聲,大陰影處的瀑布成了四濺的水花。水花把那處的水霧都打散,教人能清楚瞧見,霧氣之中的大陰影還真是塊大石。

只是,大石仍紋風不動地待在那處,卻未見有夜承影的人影。

啪——地一聲自大石的上方傳來,踏在那大石上方、一顆突石之上的不是夜承影又是誰?

只可惜,先前被水花打散了的水霧在此時又復了原,她的身影又因水霧及瀑布變得隱隱約約。

夜承影這時並無心力去顧上那些,她只知道自她擊向突石的第一下起,她必須在一刻鐘內依順序去擊打每一塊必須被敲擊到的突石。

她旋身向右下方的突石出一掌,並同時一蹬,跳到下方深潭中的突石上,之後她又在轉瞬間出現在接近瀑布頂端的突石附近。

就這樣,夜承影的身姿就宛如是在瀑布上跳舞般、高高低低地在各個突石之間來回,谷中亦不時迴盪著颯、啪、或是噹等聲響,就在她敲完最後一塊石頭、回到了潭旁的鵝卵石上調和氣息的時候,山壁上赫然傳來了岩石與岩石磨擦的轟隆聲。

她細聽這動靜,果然從中聽見了機關正緩緩作動的聲響。

隨著機關的運轉,瀑布上方的河槽裡起了變化,許多石頭的位置挪了動,因而向懸崖墜下的水流硬是被分成了數道細細的絹流,原先猶如一條白綢的瀑布成了一卷珠簾,崖壁上的一道石門在一陣細碎的悶哼聲中開啟,一個山洞驀地出現在了眼前。

夜承影二話不說,騰身進了山洞。

山洞裡不大,約一人寬、五人那麼深,走到洞底就見三個支道。

她拿出枯葉核對的時候,整個山洞裡又迴盪起轟隆聲響、頭頂上方的崖頂似是在振動不休,她回了半身看見洞門口的大石正在歸復,就在還看得清支道位置時,徑自往右邊的支道走。

右邊的支道進去,沒隔好遠就見洞壁上有著火把,火把的對面是一間石室。夜承影在經過的時候,因石室並未掩門,就瞥了一眼。

這一眼可以發現石室裡有人生活的痕跡,只不過她到這處來目的並非是這石室,因而她選擇繼續前行。

前前後後經過了幾個石室,她終於來到這條支道的末端。這末端直接被做成了一個無門的石室,一進門就能見到香案上供奉著火神教的神火。

毛球在夜承影踏進這石室裡的時候,就自她懷裡鑽了出來,沒大沒小地跳到了香案之上。

牠跑到神火前,回頭向夜承影吱了一聲,夜承影跟上牠的腳步,站在香案前仔細看了下神火,抿唇將手中的枯葉放進了神火之中。

枯葉只是靠近神火,神火就彷若有意識似地伸出了一條火舌、將夜承影手中的枯葉捲進了火中。

進到了火中的枯葉,並未在第一時間被火燄給燃燒起來,倒是毛球見狀,立時在神火前立起了身子,兩隻短小的前爪在空中揮舞,約莫幾個彈指的時間,跳躍著橘色、紅色的神火轉成了金色火燄,枯葉至此才被猛烈地燒了起來。

夜承影就這樣看著枯葉燒了半盞茶的時間,可那葉子並未如常理那般、被金色火燄燃燒成一撮灰燼,枯乾色黃的葉片在火中愈燒愈青綠、乾枯是亦轉為柔軟,從而當葉色達到嫩綠色的時候,神火發出了如點燭時偶有的霹啪細聲、從中還閃耀出一道令人無法直視的銀色炫光。

她不得不抬手遮住自己的雙眸遮擋光亮,偏生聽見毛球在霹啪數聲後跳離香案的動靜。

夜承影急得放下手,不管那炫光是否還在,就朝毛球先前所在的位置瞧,這一瞧就看見牠正往神火裡縱身一跳。

「毛球!不要!」

夜承影本就是慢了一步,這會兒她速度再快也來不及阻止毛球,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毛球跳進神火之中。

神火在毛球跳入後再次地閃了一閃令人無法直視的光芒、就回復成了紅光,可此時火光中哪裡還有毛球的影子。

夜承影眨了眨泛酸的眼眸,心頭有些難過。

沒想到毛球跟在安善可身邊二十載就與他感情深至如此,深情到要在完成安善可的遺言後投入神火中追隨他而去?

可之後該如何才好……?

自己還有時間再養一隻毛球麼?

吱吱——香案那處傳來了倉鼠的叫聲,夜承影抬眸,毛球叼著個東西闖進她的懷裡。

「毛球……我還以為你不想跟我在一起了呢……」

「吱!」

「你叼的這是什麼?」

「吱吱!」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