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二 – 不為難人的

夜承影離開了瀑布,緊趕慢趕地回到了安夫人的木屋前正好是日落時分。

安夫人從廚房將晚飯端到食案上時,恰好看見夜承影匆匆進來的身影。

她微笑道:「藥師,您的鼻子真靈,回來正是時候呢。」

「嗬嗬——飯菜真香,妳的手藝還是那麼好!」

「您過獎了,不過是家常便飯而已。您一趟來回餓了吧?趕緊來用飯吧。」

「好,我淨個手。」

夜承影淨過手、以軟巾擦乾後,就毫不客氣地坐下來。安夫人盛來了二碗飯與她一起用。

「其他人呢?」

「想著您可能很著急著要走,就不讓他們與您一起用了。」

「嗯。」

夜承影看起來真是餓極了,沒有同安夫人說什麼,只是幾口就吃完了一碗飯,安夫人見狀趕緊又為她添上一碗。

這次,夜承影不如上一碗那般,她邊吃邊道:「安善可……妳們是不是也屬火神島上的安氏一族?」

「是。」

「夫人可曾想過要讓安善可回去火神島呢?」

「這……」

「我那兒有個安挅小丫頭,是火神島上安氏一族的族人,她現在正好要回火神島,妳們這些在外的族人要不要同她一塊兒回去?
若是妳們有想回去,我可以安排人保護妳們。」

「藥師您會替我們想到這些……我真是……」安夫人激動得說不出話,拿出棉帕不停地拭著眼角。

安夫人好半晌才撫平了心緒,她向夜承影正色道:「能托那位安挅丫頭幫忙麼?」

夜承影的食指在鼻下左右搓了搓,深吸口氣道:「妳的意思是……妳想留在這處繼續完成安善可要做的事?」

「是。」

「我知道了,妳們就在長老會被處份之後再回吧。」

「藥師您……您曉得巫女大人在哪兒了?」

「差不多知道了。」

「哦?是先夫同您說的麼?」

夜承影吃了口飯,狀似不經意地道:「安善可安置了一個很重要的人,妳曉得麼?」

「我是知道先夫生前大費周章地安排說要救一個人,那回可是動到了很多長年隱在暗中的人,只是他一直都沒有告訴我要救的是誰……我只曉得那人很重要。」

安夫人說著說著就蹙起了眉頭,夜承影朝她微笑,還眨了眨眼眸。

二人就這樣大眼瞪著小眼了好半晌,安夫人的嘴猛地張大。

在夜承影看來,那大小已貌似能塞進一粒鵝蛋。她為了忍住笑意,點了點頭就趕快低下頭繼續吃飯,那方安夫人手捧著心,大口大口地順著自己的氣。

待安夫人平復了氣息,她上身前傾,一開口還是難以自制地顫著抖道:「我、我何時能見到她?」

「現在還不是時機,所以安善可沒告訴妳。
更何況,他最初也並非是有十成把握能成,他瞞著妳只是不想妳去冒險而已,而且……他在救到人之後瞞著妳,也是為了保全妳,妳別怪他。
至於何時能見,妳且再等等,時候到了自是有人會來找妳的。」

「是……」

「反正我現在已大概曉得朱諾在哪兒,最重要的就是先找到她。」

「嗯,這樣的話,您還要進宮麼?」

「要。不進宮怎麼知道你們王君是怎麼回事。」夜承影不甚在意地說著。

「可既然長老會有內鬼,您進宮是不是太危險了些?
他們找來的那些巫女肯定都不是真正的巫女大人。而巫女大人的交替一向是您在幫忙的……您現在就是他們的眼中盯、肉中刺,他們一日不將您拔除、一日不安心吧。」

「別說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況且,這件事上,主動出擊定是比被動來得好。」

「藥師您可千萬要小心。」

「嗯……」夜承影抬眸看向安夫人,「妳既要留下,就儘量將能信任的各分支給集合起來,或許,朱諾會用得上妳們。」

「是。」

夜承影將飯碗放下,「今日多謝妳的招待了,去拿善可的骨灰過來,我得走了。」

「好。」

 

夜承影回到芳蕪小鎮的時候已近三更,修苒就站在鎮子的入口等她。

她與修苒的四目交接,雖說是還有些事需要吩咐修苒去做,可……

夜承影暗暗地吁了口氣,覷了眼身後、對著修苒擺了擺手,徑自先進了小鎮。

修苒遠遠見到夜承影回來,一整日懸在嗓子眼的心終於能落下。

只是她這會兒見藥師面上靜穆、懷裡不知抱著什麼,身周靜靜地冒著一股淡淡的憂傷從自己身前經過,她心頭跟著有些沉悶。

她雖不知藥師眼下的感覺是不是與這一整日遇上的什麼有關,但藥師是主子的心頭肉,不管如何,自己縱然不能讓藥師舒心,還是必須跟在她身後、瞧瞧藥師是否有什麼需要。

而且……有點兒怪。

她想了想,藥師在經過自己面前之前,特意覷了眼身後,可藥師的身後,她能肯定,並沒有尾巴。

修苒跟著夜承影進了鎮子,回到他們臨時的住所時她做了個手勢,才跟著夜承影進屋子裡。

「藥師,修苒讓兄弟們守住整個院子,不會有人聽見您說的話。」

「今日辛苦了,讓妳提心吊膽的。」

修苒苦著一張小臉道:「藥師,修苒差點兒就要提頭去見主子了,之後,請您一定要讓修苒同行才好。」

夜承影笑了笑,「那妳是如何知道我沒事的?」

修苒低下頭:「修苒在那小山洞裡找了幾回都未看見您,正愁裡頭怎都沒有暗道時,忽然看見土裡埋著一片布條,上面寫了『修姑娘勿念』五字,再加上您帶了能預警的毛球,修苒便想您應該是被認識的人接走了。」

「嗬,算妳聰明。」

修苒抿了抿唇,「藥師,這事發生一次,已是不得了,修苒也是個惜命的人,還請您……」

「知道了、知道了,我像是個會為難妳的人麼。」

「藥師您當然不是會為難人的人,只是您一向比較隨興……」

「妳們這麼一大群人跟在身後,我還真是不習慣呢……」夜承影撇了撇嘴道:「我的姑奶奶,拜託,這事就揭過吧,好嗎?」

修苒在夜承影面前單膝跪下道:「主子命修苒要誓死保護藥師,還請藥師您……」

夜承影岔斷了修苒的話道:「如果昊天承沒緣由地叫妳去死,妳也要去死?」

「是。」

面對修苒毫不猶豫地答應,夜承影只覺得頭疼,她一手揉了揉頭側,一個手風過去,就把修苒從地上給托了起來:「我知道、我知道了,哎……昊天承那傢伙真是……
別再跪了,我有事要說。」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