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七十一 – 朱諾的位置

石室內猝地傳來一聲尖銳的鼠叫聲,毛球全身的軟毛亦成了一撮撮的尖刺,牠確認晶球裡不再有安善可,不悅地扭頭看向夜承影。

夜承影柔聲道:「乖,有時間再讓你瞧,現在有更急、更重要的事。」

「吱吱!」

「走吧,咱們先去看看德亞。」

夜承影隨手將腰上綁著的一隻袋子拿下來,把水晶球及球座都收進去、繫回腰上,就帶著毛球回了德亞的石室裡。

「藥師。」

人鼠倆方一進門,一個年輕的女娃甜甜地喊了一聲,夜承影轉頭朝聲源點了點頭,淡聲道:「妳是?」

「她是我的巫護,嬈兒。」

「現在就是她在照看妳麼?」

「是。」

夜承影再看向嬈兒,「妳就是那個冒死將消息遞出來的巫護麼?」

嬈兒輕搖了搖頭,「藥師大人,沒有什麼冒不冒死的說法,護著寧芙大人本就是我們巫護的責任。」

「妳繼續餵德亞吧,等德亞吃完,我有事要問。」

「好的。」

嬈兒坐下繼續餵德亞喝粥,夜承影看她還要一會兒,想了想就走到小几旁,解下腰上的綠色錦囊、倒了七粒囊袋中的黑色小丸子進茶杯裡,隨意找了一處坐下來等。

一小會兒後,嬈兒收拾几上的殘羹,見夜承影還坐在那處發愣,輕聲道了句:「藥師,寧芙大人已經吃好了。」

「阿?好。
對了,嬈兒,妳把這杯中的藥收好,一日一次,化在水裡給德亞喝,可以為她滋養。」

「多謝藥師。」

夜承影收拾自己的心神,起身走到德亞的榻旁。她還未坐下,德亞已開口道:「藥師,您是想知道巫女大人位置的卜筮結果吧?」

「是……」夜承影勾了勾唇道:「也不是。」

「哦?」

「不過妳既然提起來,就從那卜筮的結果說起吧。」

「是……」德亞深吸了口氣道:「森林、赫連、石臺、神廟,當時就是這些。」

「哼哼,可還真是與什麼南方、沙漠、蛇之類的差個天南地北了。」

「是呀……」德亞的手輕輕地放在心口上,語帶了點哽咽,「坦亞……我有一日感覺到坦亞在南方沒了,猜想是不是與那假的卜筮結果有關……」

「妳有感應到坦亞出事了?」

「嗯,大約是十日之前的事了……我感覺到她是動用了青燄而身死的……」德亞頓了頓,又道:「那日,我也感應到了巫女大人。」

夜承影閉了閉眼眸以遮住眼底的沉痛,她再睜眼時,特意避開了坦亞一事問道:「妳既然感應到了朱諾,那妳曉得她現在在哪兒麼?」

「我想大抵是巫女大人也感覺到坦亞沒了吧,所以那悲慟的氣息在一瞬之間傳遞了出來……可後來就又消失了。」

「唔……會是有結界的關係麼……」

德亞並未注意到夜承影喃喃著什麼,她仍在那方說道:「按那位置……我想巫女大人應該是在聖山裡。」

「聖山?哪座聖山?妳是說岱宗聖山麼?」

「嗯……就在我要看清巫女大人的身周時,一股巫力忽然襲來,我就再也感覺不到巫女大人了……所以我真沒法兒把巫女大人的準確位置告訴您,可我能縮小整個中土大陸的範圍、肯定巫女大人就在多年前那場戰爭後、被赫連帝君劃走的那塊地兒裡。」

「肯定?」

「是的。」

「其實不是我要質疑妳,但沒有任何其他的寧芙去找麼?
按說、按說妳們寧芙不是都能感應到朱諾的嗎?」

「其實在……約莫在十一年前,也就是人稱三國聯軍的那場戰爭之前,我們只要在聖殿裡祭壇的水鏡那處,都能直接與巫女大人聯繫的。
後來兵荒馬亂,也不知究竟是何時與巫女大人斷了聯繫,等到我們注意到的時候,在那裡已感受不到巫女大人的氣息……」

「妳認為有可能是結界將她的氣息給掩蓋住嗎?」

「唔……」德亞思忖了半盞茶的時間,點了點頭道:「這是極有可能的事,畢竟我們這麼多人、這麼多年來都一直無法感覺到巫女大人。因為什麼都一無所知,再加上也沒有巫女大人的繼任者出現,我們只能說,巫女大人是暫時失蹤,並期望有一日巫女大人能自己回來、又或是有人能將巫女大人給找回來。
至於我那日為何能感應到……這原因我也不清楚。不過倘若平時真是結界將巫女大人的氣息給遮蔽起來,那大概就是巫女大人在那日失去坦亞的悲傷,讓她的巫力高漲到在一瞬間突破了結界、溢到了外界,所以我才能覺察到了巫女大人……
雖說我感覺到那氣息只是很短很短的時間而已,可我能肯定,那一定就是巫女大人。」

「阿,還有一個可能!
我們寧芙在聖山那處時,特別容易能感受到祖巫們及巫女大人的指示,之所以巫女大人會選擇在那處建聖殿,除了是受祖巫們指示外,也是因為聖山於我們的巫力及悟力有極大幫助。
嗯?可這也說不通為何我只有在那日能感覺到巫女大人……我想,可能還是與坦亞的犧牲脫離不了關係。」

「那長老會的那幫人呢?他們有巫女也有神官,會不會也同樣知曉了朱諾的位置?」

德亞蹙眉道:「這我不曉得呢。我被救出來後,安支教主與嬈兒是有告訴我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不過並沒有聽說長老會有知道巫女大人的位置或派出人去尋巫女大人的事……還是您再問問嬈兒?」

「不用了,我想我是知道原因的。」

德亞掙扎地想起身,她急道:「巫、巫女大人會有危險麼?」

夜承影按住德亞的肩頭、柔聲地安撫她道:「妳放心吧,她不會有危險的。
對了,妳們長老會將妳關進地牢,是不是怕妳把卜筮的結果說出去。」

「是……可我不曉得他們為何要這樣,能找到巫女大人分明是人人都歡喜的事呀。」

夜承影輕拍德亞的手背,「沒關係,我會親自去找朱諾,相信她很快就會與妳們聯繫了。」

「真的麼?那就多謝藥師了。」

「妳安心在這兒養身子吧,等妳行動能自如,也差不多要回聖山了。」

「是。」

夜承影向德亞眨了眨右眼道:「我先走了,再不走很多人會擔心。」

「恭送……」

「妳躺著就好,別送了。」話落,夜承影已經不見人影。

嬈兒在甬道裡與夜承影交錯而過時,只聞夜承影道了句「告辭」,連個道別都來不及說。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