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六十三 – 圖謀什麼?

「什麼!」

「青燄!」

廳裡一眾的面上不禁露出了驚駭的形容,跟著,屋內就陷入一陣死寂般的沉默。

夜承影費了點時間平復心中的傷痛,甫平靜道:「她死前,我們已推論出聖殿裡有叛徒一事,這事連火神島上的安氏一族都被牽連,他們供奉在神殿裡的香粉甚至是被人給加了料,根本無法保護外出的人。」

她的話頓了頓,看向葉支教主道:「你說安支……善可離世一事有些蹊蹺,是不是因為你覺得你們查教裡的事都已經查到主教那處……尤其,好不容易查到司徒與解大祭司二位不合理的舉措,卻在彼時接到了善可急病離世的消息,讓你覺得他根本不是急病離世的,對嗎?」

葉支教主點了點頭:「是。
其實,在善可急病過世的那會兒,小弟我本身正遭受襲擊,被逼進了大山裡頭三個晝夜。要不是我支教的兄弟發現不對、過來救我,我這會兒恐怕也不在這裡了……所以我很難相信善可是臨時得了急病。」

「襲擊是誰指使的?」

葉支教主搖頭嘆息,「不曉得,那些人的招式看起來並不像是主教那處的人,也不清楚他們後來為何會退走。總之,我下山後,就未再受到任何攻擊……」

「嗯……」

劉大人眉頭深鎖道:「經你們這麼一說,朝堂裡也真是有幾分古怪。」

「什麼樣的古怪?」

「藥師明白我國原屬於政教合一的體制吧。
後來因為國土愈來愈大、國事日漸繁重,巫女大人才將治國一事授權給了主君一家,將政教分離開來。如此主君一家能專心治國,而火神教也能專心致力在維持遠古神祇們所留下的這片土地的平衡。
可近幾年來,主君陛下不曉得是不是因為身體不如往年,議事的時候很容易偏向聖殿裡的長老會,幾乎是長老會要求什麼、就應什麼,不論合理、不合理的,陛下都准了……尤其是這半年來,更是誇張得很……」

「對呀!劉大人這麼一說,幾位大人還記得上回有位老臣死諫的事麼?」

「哦哦,我想起來了……那回是長老會希望陛下能動用人力在皇宮裡的一處建聖殿的事吧。」

「對呀……欸!那位老臣不也是火神島上安氏一族的後人麼。」

張大人點頭稱是,「沒錯,那位老臣是安氏一族現任家主的叔父,可惜死諫並沒有成……
哦,對了,藥師聽我們幾個這樣說來說去,大概還不明白是什麼事吧。」張大人笑了笑,「小弟來為您說明下。」

「請。」

「其實現在火神教主教還是以聖山為守,只是長老會數月前相中了皇宮裡天壇的那塊地,向主君提出把天壇附近的宮殿拆除,重新在那裡建造聖殿及巫女寢殿。」

「在宮裡頭建聖殿?」

「是呀……這與巫女大人一直以來的意思實在是相差太遠,朝中許多同僚都在猜測長老會的意圖,只是礙於巫女大人失蹤,火神教等於一直掌控在長老會手中,眾人也就無法說些什麼,只能寄望主君陛下裁決的時候能堅決些……」

「咱朝堂裡就屬安大人的性子最烈,長老會提出要在宮裡修建聖殿的那日,他在早朝上就向陛下諫言、要陛下堅持巫女大人指示的政教分離,那日也是難得許多同僚在早朝上激烈地直指長老會的不適當……可陛下在聽完一眾的說法後,卻還是要准了長老會的要求,也就是在那時,安大人猛地向附近的柱子一撞,想以死諫言。」

「後來呢?安大人他……?」

「幸好古將軍眼明手快,安大人沒死成,被勒令停職三月。陛下因為此事擱置了長老會的要求,可從此以後,長老會的勢力及影響力與日俱增,誰都能清楚知道他們意欲插手政事……」

「你是說,長老會想要控制你們陛下,讓政教重新合一?」

「是。」

楚大人拍了下圈椅上的月牙扶手道:「難怪呀!
難怪大殿上現在會分成了幾派,還各自擁護各自找到的巫女大人……那些人就是想要逼主君陛下承認新任的巫女大人,下一步便是籌謀如何才能扶持自己的巫女大人登上王位。
幸而他們如今想的都是要各自為政,拉鋸之下反倒互相牽制,哎呀……還是堪憂呀。」

「這樣根本與巫女大人的意思相左,那些人到底是……?」

「不行,咱們一定得阻止這事!」

「可要阻止這事,首要就是巫女大人得先回來,可她已經失蹤多年了,要從何找起呢……?」

「不是有德亞……阿……那占卜結果是假……這、這這、究竟該去何處尋巫女大人呢?」

「藥師,您有主意麼?」

「藥師,巫女大人應該還未交替吧?」

夜承影抬手讓眾人安靜,她道:「朱諾還活著,不過我師門也在尋她。我此次到這兒來是想見見德亞,向她確認一些事。我想,只要我能見到德亞,必定就能找到你們巫女大人。」

她看向屋內一眾,緩緩道:「所以,你們有誰知道德亞現在住在哪兒?」

「這……」

廳裡的人面面相覷,林支教主道:「按說德亞因為卜出了巫女大人的方位有功,即便因為喪失心頭血而巫力盡失、短時間內無法再任寧芙一職,依然是會被安排在聖山裡休養的。
且依她的功勞麼……小弟想,她住的位置應該會在寧芙居裡臨聖殿那處數一、數二的院子裡吧。」

「有辦法幫我確認麼?」

「我們試試。」

「好,那等你們消息。
對了,為避免打草驚蛇,就不用以往的方式聯繫,暫以這次與你們聯繫的方式回報你們查到的結果。」

「是。」

景大人憂心道:「藥師,聽說您這次一進了琮瓍的地界就收到主君陛下要您進宮的傳詔?」

「嗯……是這樣沒錯,他希望我進宮為你們主后治怪病。」

「是這樣呀……確實,主后陛下是已病了大半年都不見好,聽說連醫官們都看不出個病因來。」

「沒有找巫女來看麼?」

「可能藥師太久未到琮瓍來,所以忘了主后娘娘在未嫁與陛下前也是位巫女,巫力雖是不深,按說基本的那些判斷也應該是有的。
不過事關皇家,陛下還是有讓幾位巫力高深的巫女看過,可巫女們看過後,並未發現娘娘有被下毒或下蠱的跡象。」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