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八 – 青煙

就在此時,她的前胸有一股灼熱感,那熱感隨著時間愈漸燙人,到後來可說是有如一塊烙鐵直接燙熨在了胸口,到了讓人無法忽略的地步。

她忍著疼拉了拉前襟,發現那炙燒感的位置來自掛在頸項上的那塊麒麟玉珮,她當機立斷把那玉珮從衣裳裡掏出來,想察看個究竟。

麒麟玉珮一出,胸口不疼了,玉珮的溫度甚至在極短時間內降至與手溫差不多,跟著,玉珮深處緩緩透出鴨卵青色的幽光。

夏文嫣不解地看著玉珮,待到那幽光能照見夏文嫣身前三步的距離時,她被不遠處山洞石壁上、一個鋥亮起來的東西給吸引了目光。

夏文嫣抬腳向那東西走去,發現那是一個約莫大拇指指甲蓋大小、鑲嵌在洞壁上的七彩琉璃。

她伸手,欲將那琉璃從洞壁上給摳下來。可她指尖碰觸到琉璃的那一剎那,琉璃卻是往石壁裡一陷。

夏文嫣嚇了一跳,擔心觸碰到了什麼陷阱,立時往後退了一大步。她的這一退猛地撞上了身後的人,一股異香直竄入她的鼻息之中。

她驚地扭頭,入眸的是流風那張儒雅淡漠的臉。

夏文嫣定了定心神道:「這是什麼香?」

「是姑姑留給公主的東西。」

「姑姑留給本宮的東西?」

「是的,這香爐是流風在公主撥開的草堆中尋來的。
流風認為,以姑姑先前吩咐要公主到這兒來行「感應」,而公主到這兒之後發現了那堆枯草的異象,又會想去撥開那草堆肯定不是個意外,這香爐定是姑姑留給公主的東西。」

夏文嫣暗道:彼時看見那些螢火之後,自己的身子就不受控了……唔……這確實是有可能出自姑姑之手,只是……

「姑姑留這香爐給本宮是要做什麼……?」夏文嫣喃喃,蹙眉接過香爐聞了聞,想起先前往壁裡陷入的琉璃,向流風道:「對了……」

她的話音方啟,那琉璃上方忽有火光出現,讓夏文嫣住了嘴。

二人不約而同朝光亮處看去,就見那火光原是一盞燈。

她們還未來得及上前去細看那盞燈的當口兒,那燈對面差不多位置的洞壁上亦亮起了一盞燈,緊接著,兩邊洞壁上每隔一段距離便有一盞燈被點燃。

如此情景,就這樣一直延續到了洞窟的深處。

「這、這是怎麼回事……?」

對於漆黑的山洞頓時燈火通明起來,夏文嫣是吃驚地往流風身側縮了縮,流風卻在她近身的時候身形一閃,錯步去察看壁上的燈。

他看了燈芯,又摸了摸燈裡的油辨認後道:「這壁上的燈是長明燈……公主方才是做過什麼嗎?蠱族禁地這會兒可是心誠悅服地迎接公主的到來,才會把長明燈都給點燃呢。」

夏文嫣回想了想,她進來後並未做些什麼……

不對,自己是沒做什麼,可……莫非是玉珮的緣故?

她低眸,看見仍在發光、卻因為燈火而致光芒不那麼分明的玉珮,才注意到,她拿著玉珮的手的皮膚恢復成了原狀。

夏文嫣大喜,舉起了另一手放在眼前,想確認自己是否真的沒事兒了,可那未被玉珮光芒照到的手背,依然呈現著血色,膚下一束束的肌肉毫無保護地曝露在外。

她神情十分驚恐又無助,無法置信地搖頭。

好半晌,她好不容易冷靜下來,在深吸了口氣後換手拿了玉珮再瞧,持著玉珮的手果然成了正常的模樣,而先前拿著玉珮的手照到玉珮幽光時,看來正常,可只要不被幽光照拂到,就又是一副失去皮囊的形容。

流風覷了她一眼道:「公主,既然這裡迎接著妳,說不定妳現在身上的問題能在這兒找到解方,我們不如就按這些長明燈的指示,往山洞裡頭走。」

「真、真的麼……?」

面對夏文嫣流露出的不肯定,流風好言勸道:「是呀,姑姑會選在這兒,一定有她的道理,公主不妨順其自然。」

「也、也是。」

「那我們走吧。」

「好。」

二人往洞窟的深處走去,走了一小段路,天然洞窟的洞壁開始出現人為鑿平的痕跡,繼續往前不久,就見洞壁上被加了人工打磨過的石板。再走過一小段路,二人就來到一處地面與兩側壁面的石板上有著方格的地方。

這處的長明燈因為被安在了天花,因此,藉著上方的光亮能清楚看見地面與壁面石板上的方格刻痕裡分有米字、同心圓、菱紋、海星等幾種圖案,而相同的圖案中還再分有數種不同的底色。

這些方格刻痕現下就大剌剌地橫亙在二人的前方,約莫有半里這麼寬,而過了這處,前方就到了洞底,那處有著一堵石牆。

那石牆中央有一處一丈寬、一丈高的牆面有著與前方地上及兩側壁面石板上相同的方格,只是這牆上的刻痕較石板上的更為深刻,且那些不似浮刻,較像是刻好的方石再塞回牆面上那般。

夏文嫣瞇起了那雙雲眸,她總覺得石牆上的那些刻痕似是在哪兒見過,正想跨步過去瞧瞧的時候,目光瞥見到兩側壁面及地面石板上有許多疑似不同時期的鮮血噴灑在上頭的痕跡,抬起的腳立時縮了回去。

「公主,怎麼了?」

「流風,你瞧那些石板上是不是有血?」

流風笑了笑道:「公主,妳忘了這裡是哪兒了?」

「我記得你們說過這兒是蠱族……禁地。」

「是呀,在蠱族禁地有點兒血不是很正常的事麼,妳太大驚小怪了。」

「是……這樣的嗎?
可本宮瞧那痕跡,這些方格磚很可能是機關。」

流風朝四方瞧了瞧,最後目光落在夏文嫣手中拿著的香爐上道:「這些方磚確實很有可能是機關。
可現在這處是迎接妳的,想來,妳即便是踏上這些方磚,機關也不會啟動的。」

夏文嫣警惕地看著左右及前方頷了頷首,可她身子巍然不動如山。

驀地,夏文嫣手持著的香爐在頂蓋處突冒出了一股青煙,這股青煙先在頂蓋上方纏繞,跟著就有如抽絲般成了一條細細的絲線,往對面的石牆去。

那青煙做成的線在往石牆的路上是愈飄愈淡,差不多到夏文嫣會看見的位置時,幾乎是已失了行蹤。

因此青煙一事,夏文嫣不知,可站在一旁的流風卻是看得十分清楚,他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向夏文嫣溫言道:「那不如流風先過去讓公主安心?」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