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九 – 青煙招來的女子

夏文嫣睨了流風一眼,見他唇角的笑意頓覺得有些詭異,她蹙起眉頭正眼看向了他。

對於那二道有如箭矢般飛來的探察目光,流風並不以為意,他只是淡然地道:「嗬,既是姑姑讓流風來保護公主的,流風此時不挺身而出、又該何時挺身而出?」

話落,還不待夏文嫣有所反應,他已是毫不猶豫地往前走了去。

夏文嫣緊盯著流風的腳,見他一步步穩健地踏在那些方磚之上,直到他穿過了那些方磚所構築成的區域、來到石牆前的彼岸,她所擔心的那些機關,愣是一個都不曾啟動過。

流風走的雖然輕鬆,可他在走著的時候,目力卻是一直盯在那縷成絲的青煙上。

當他的步伐跟著那煙絲走過了方磚區,就見那青煙要撞上了石牆。

他在一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猜錯了青煙該使用的位置,加大了步伐到達石牆那處,卻見青煙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碰壁。

它在碰上石壁的方磚時並未沿著石牆散佚開來,它似是知道如何找路,先是匍匐貼壁向右行,再從方磚的縫隙硬生生鑽了進去。

流風見此景放下心來,他回頭向夏文嫣道:「公主妳瞧,我就這樣走過來了,機關並沒有作動,妳這會兒能安心了吧?」

夏文嫣對流風臉上的笑容不怎麼放心,還是有點躊躇不前。

可她不得不想到流風其實是姑姑的人。

姑姑會在自己落魄的時候還掛念自己、派個人來幫助自己,表示姑姑是重視自己的,那她派來的人肯定也不會害自己才是。

而且,姑姑是個懂蠱、玩蠱之人,她現在失了蹤,卻吩咐人帶自己到這蠱族禁地來,一定是這兒藏有什麼對姑姑來說十分重要的東西,她如此信任自己能幫她取到那東西,自己能不幫忙取麼?

再說,那東西取得之後,說不定姑姑也用不上……屆時,要姑姑讓自己留著,指不定能有點什麼好處……

經過如此思量之後,夏文嫣倒也不排斥走到石牆那處了。

流風見她磨磨蹭蹭地考量什麼倒也不催,只是靜靜地看著那些青煙悄無聲息地改動了位置,逕直從香爐到這石牆方磚縫取了個最短的距離不停飄來,他懷疑那處的幾個方磚很可能是道暗門。

終於,夏文嫣抬起蓮步輕移,朝石壁那處前進,可就在她才過完一半的方磚時,碰——地一下似是巨物落地的聲響,洞窟裡開始迴盪起蹭——蹭——的聲音。

那一聲復一聲,彷彿是有塊沉重的大石正放在地面上被人給一下、一下地推動著。

那些迴音因為在山洞之中,實在是難以辨別聲源是從何而來,流風在一聽聞那聲,已是暗暗地後退了兩、三步,面向著石牆的夏文嫣站在方格之上,謹慎地看向四周,卻是什麼異樣也看不出來。

推石的動靜愈發地大了,簡直就是在耳畔發生的形容,按說二人的眼前也該是能看見那顆被推動的大石、又或是發現這處的石板牆有什麼變化,可他們再如何睜大眼眸,附近的壁面上都沒什麼不同。

夏文嫣眼底的疑惑更重了,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該往後退。

可就在她還未衡量出自己究竟該如何的時候,推石聲赫然消失。

流風原先猜測推石聲很可能是蠱王所發出的聲音,而他在拿到香爐的時候隱約已知道姑姑想要做的事情為何,因此對於這蠱族禁地的蠱王將現身一事興奮異常。

但這會兒震耳欲聾的巨響消失,他懷疑是蠱王出了事,心中有些揣揣。

他定睛尋找著青煙的蹤跡,青煙仍是筆直地朝方磚縫中去……不、不對,如細絲般的青煙靠近方磚處不再是一股腦兒地朝方磚縫隙間鑽去的細線,它靠進方磚處竟是有點發散開來,跟著一股能控制體內蠱蟲的感覺襲來。

體內同時也有異常感的,是夏文嫣,她感覺讓自己體內不平靜的那股力量是來自於眼前的那堵牆,此時的她猶如是被猛獸給盯上的獵物,只能帶著恐懼的那雙雲眸死死地盯著那牆中心的方磚,卻無法動彈。

那片牆果真是不想讓她失望般,有幾個方磚驟地往外突起,緊接著,牆面發出一道石與石摩擦而出的聲響,左右三排的方磚如一扇大門那般應聲向左右開啟,門後一片黑沉,什麼也看不出。

夏文嫣咽了咽口中的津液,看著那個讓人感到十分壓抑的「黑門」,只有股說不出的恐怖。

流風看著青煙在石門開門後尾端轉化成了經常能在襟口、袖口上見到祥雲樣式,它在空中一勾一勾的形容不曉得在將門後的什麼給勾出門來,他心中頓時萬分期待,一瞬不瞬地緊盯著石門處。

果不其然,約莫是過了一盞茶的時間,門後傳來動靜,再不多時,黑沉沉的門後,一隻紅色的繡花娃娃鞋踏了出來。

夏文嫣見到那隻鞋時,真心想扭頭就走,可她腳如千萬斤重般抬都抬不起來,身軀不由自主地僵硬,連指頭想彎曲或伸直都辦不到。

石門那處繼繡花鞋之後,出現的是似火的紅色紗裙,那裙色映入夏文嫣的眼簾之中時,她心底沒來由地出現了一股滲得慌的感覺,她本能地垂眸,不想知道門裡出來的人是誰。

可來人已是從門後出來,怎可能是她掩耳盜鈴地閉上眼就能打發的事。

流風站在一旁,將整個過程看得清清楚楚。

他親眼見著青煙從石門裡勾出了一位一頭紅髮、一身紅短襖、火紅紗衣的妙齡女子。

女子身上有許多叮叮咚咚的掛飾、首飾,而頭上插了五隻色彩繽紛羽毛以及許多擁有上好色澤寶石的豔色頭冠,讓人輕易明白,這女子在蠱族中恐怕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青煙在把女子勾出了石門之後,便加快了退往香爐方向的速度,片刻後,女子已來到了夏文嫣的面前。

因為她跟著青煙的緣故,她鼻子先是靠上了夏文嫣手中的香爐,才發現握著香爐的夏文嫣。

女子伸出了一隻幾近白晰到毫無血色的葇荑到夏文嫣的頦下,猛地捏緊她的下頦、向著自己一扯後,專注端詳起她來。

夏文嫣吃痛,忍不住睜開了雙眸,入眼便是被跟前女子的那雙幽深空洞、還時不時爬出蟲子的黑眸給驚恐地快喘不過氣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