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五 – 合謀?

「十多日之前吧。」鞏毓秀鬼使神差地回道。

「十多日之前……?」夏文嫣的左手食指在自己的左頰上點了點,笑意嫣然地道:「嗬……妳真的確定她已經死透了麼?
本宮倒是知道一個與妳長得有幾分相似的女娃還活著呢。」

鞏毓秀的秀眉微揚,驚道:「怎麼可能!」

「本宮知道的那個女娃娃就住在天耀王朝的皇城京都裡,她……大概是及笄的年紀吧,不曉得與妳口中所說的仇人是否是一樣的年歲。」夏文嫣聲音不輕不重地說著。

「就本宮所知,她最近不知是攤上了什麼事,導致身受重傷……噢,那差不多也是發生在十多日之前……」

夏文嫣換了個似是在惋息的口吻道:「不過呢,她倒是個命大的,快死的時候被天耀的御王給救回了王府,還用上了最好的藥來為她救治。
唔……聽說是把全京都城裡的熱沙花子都用罄了,才好不容易把她連同她腹中的孩子一起從鬼門關前給救了回來。」

鞏毓秀眼中的驚訝略斂,思緒轉回到她甫見被下屬抓回來的鞏毓靈。

因為先前對她的那一瞥究竟只是在馬車上見到的,而自己想再確認時又因彼時有事在身並不方便,接下來就是宏哥哥將抓她的事吩咐給下面的人去做,所以這回他們既說抓到的是鞏毓靈,那自己無論如何,都得親自來核實抓到的這人到底是不是她。

當是時,鞏毓靈昏迷著,還是由兩個人一左一右架住了她,自己才能看清她的那張臉。

那次,是自己第一次在這個世界裡、切切實實地與她面對了面,只可惜,她昏迷著,無法對談。

猶記鞏毓靈在跌落海岬之前,就已因鞏致彥的死去瘦到下巴都尖了,可此次見她,人卻是比之先前還要再瘦了至少二圈,她那個形容,看起來會是個有孕的樣子嗎?

不過,即便她真是有孕,在經過槍擊那樣大的衝擊以及泡在水牢裡的那些寒冰刺骨的水中後,她能不能活下來都已經是兩說,孩子更是不可能保住的吧。

鞏毓秀抱著一絲希望:也許眼前這人所說的與鞏毓靈根本就不是同一人。

鞏毓宏覷了鞏毓秀一眼,昂首向夏文嫣問道:「姑娘說的那人叫什麼名字?」

「靈兒。」夏文嫣輕笑道:「噢……對了,靈兒是她在御王府裡的名字,她到了鞏氏義莊之後,都讓人叫她鞏毓靈。」

鞏毓宏與鞏毓秀的眸中不可避免地露出了不可思議,鞏毓靈竟然能在那樣的絕境中獲救,救她的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無怪乎一直沒有人回報她已經死了的事情,原先還以為是因為他們的情報網還不夠強大、因而那些要回報的人未能透過情報網掌握自己飄忽不定的行蹤,故而未能向他們回報。

可實際上的情形卻是那些人……全滅,又或者是全被捉了……

鞏毓宏定了定神,「姑娘,妳確認是天耀的御王救的她?」

「正是。」

「所以她現在正在御王府裡?」

「據說御王對她重視得很,而御王認為御王府上下有如鐵桶一般安全,本宮認為,御王應該是會讓她在府裡養傷。」

鞏毓宏瞇著眼掂了掂夏文嫣所言,忽地勾了勾唇道:「姑娘妳呢?妳與鞏毓靈是什麼關係?
妳今日說了這麼多,目的為何?」

「嗬嗬,本宮若要說本宮與那靈兒是仇人,你們信麼?」

鞏毓宏看著夏文嫣思忖著。

夏文嫣又道:「本宮的這半臉就是與她有關,她與本宮……可說是不共戴天。」

鞏毓宏點了點頭、狀似恍然地道:「喔……明白……」

他笑了笑,續道:「不過明白歸明白,各人的恩怨還是各人清吧。」

「你!」

「若妳聽不懂,那我就再說得直白些。」鞏毓宏清了清喉嚨,「我們是不會與妳合謀、也不會做妳的那把刀的。
妳想報仇,就自己去,如果我們先一步弄死了她,那也就是說明妳的手腳太慢了。」

話落,鞏毓宏牽著鞏毓秀的手揚長而去,夏文嫣面色脹紅,她指著鞏毓宏咬牙切齒道:「流風,把這些人給本宮殺了。」

立於一旁的流風巍然不動如山,夏文嫣見他一動不動氣惱道:「你這是不聽本宮的話了?」

流風冷冷地道:「公主,究竟是要那些人的命重要、還是姑姑說的話重要呢?」

夏文嫣的柳眉挑了挑,「你不是姑姑派來幫本宮的嗎?本宮現在就是要你去取他們的命!」

流風搖了搖頭,「公主的話流風不是不聽,可姑姑此時很可能已經身陷囹圄,公主是要義氣用事、還是要儘快將姑姑吩咐的事情辦完,流風也好趕緊去尋姑姑的方位救姑姑。」

夏文嫣蹙了蹙眉,流風又道:「姑姑多年來都永保年輕,或許姑姑會知曉如何恢復公主面容的方法,公主……」

「本宮知道了!今日就放過他們吧,先想想姑姑說的感應是什麼。」

「是。」

 

另一頭,已離開蠱族禁地入口附近的鞏毓宏及鞏毓秀,面色不豫地向前走了好一段路。

二人在這一路上沉默未言,可想著的卻是同一件事。

先沉不住氣的是鞏毓秀,她怒氣沖沖地道:「真沒想在那樣的情況下,她竟然還能活下來,宏,你說我們接下來要怎麼處理她?」

鞏毓宏輕輕地撫了撫她的髮,沉吟了一小會兒才道:「記得我們離開那處的時候,除了留了人,還把入口給炸了的事嗎?
還記得我們為什麼要那麼做嗎?」

「記得,不就是因為我們派出去盯著她的人回報說同時有幾撥人在她的身邊窺伺,可我們不清楚那些人之間的關係,宏哥哥你怕那其中有人會因為一些原因而去救她,所以才會留了人又炸毀入口,以防真有人去救她時,也能延長她被找到的時間。」

「是呀,那山洞裡頭又是那麼錯綜複雜,可那什麼御王居然能在那樣的條件及情況下及時把她給救走……
妳想想,算算時間,差不多是我們前腳才走,他後腳就到了。
就算是這樣還不打緊,他還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起開那些落石、制服我們的人,然後在重重迷路之中,來得及在她還有一口氣的時候將她救出去……只能說,御王那人不容小覷。」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