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四十九 – 不似平常

蕭鳴鴻聽不得她說什麼九泉,只得寬慰道:「好好好,我答應妳,如果御王對孩子們不好,我會盡力護著他們的。」

他反手捏了捏她的小手,「妳現在好好地養身子,幾月之後的事都別再去煩惱了,交給我們去想辦法就好,知道麼?」

「嗯……」

叩、叩二聲,房門在此時被敲響,二人齊齊向門口方向看去。

門外傳來小武的聲音道:「郡主,是小武,奴婢現在方便進去麼?」

小武身肩蓮華芳沁的主要事務,在居所裡的通行一向不必特意打招呼,因而鞏毓靈有些奇怪道:「請進。」

隨著鞏毓靈的話音,小武拘謹地走了進來,她走到床榻之前,先是向自家郡主行了個禮,才向蕭鳴鴻做了個揖。

「小武,怎麼了麼?」

「午膳的時候到了,小武想問問郡主需不需要用膳了。」

「這麼快就到了午飯的時候了呀……」鞏毓靈頓了頓,瞧了蕭鳴鴻一眼,向小武道:「我今兒想出去用膳。」

「郡主您的意思是……?」

鞏毓靈眨了眨眼眸,「老是待在屋子裡好悶,我想出去走走。」

小武蹙起了眉頭,「您想出門?
可外頭天寒地凍的……還是小武先去問問藥師,好嗎?」

鞏毓靈見小武面有難色,嘟囔著嘴:「我想我多穿幾件應該可以……」

「還是說等主子回來,再請主子帶您出去散散心?」

「他還沒下朝麼?我想現在就出去……額……」她看著蕭鳴鴻道:「有鳴鴻哥哥陪著我應該還好吧?」

小武想了想,向著蕭鳴鴻道:「蕭大夫,請恕小武冒昧,您曉得如何幫郡主保暖麽?」

「妳指的是……?」

「您有練武麼?」

蕭鳴鴻點點頭道:「有。」

「那您曉得如何運行內力為郡主暖身子麼?」

「這……」

鞏毓靈從小武的話中想到過往在玄冰谷時,昊天嶺只要握著自己的手,便會感到有股暖流從手流進自己的體內,讓自己不再覺得冷,她想這大約就是小武所說以運行內力來暖身子的方式。

不過鳴鴻哥哥好像沒有內力吧……?

她微笑道:「鳴鴻哥哥若不曉得方法,不是還有鎮隊在麼?」

蕭鳴鴻覺得不大對勁,鞏毓靈處事一向是很圓滑、不喜任性刁難的,可如今為何會不老實地好好待在屋子裡、一直想出去?

她到底是在想什麼?

他道:「毓靈,妳昨個兒才醒來而已,需要這麼著急出去麼?
別太勉強自己了。」

「是呀,郡主,您才醒來呢,就在屋裡再養個幾日吧,凡事急不來的呢。
等藥師們說您能出去了,小武一定陪您出去。」

鞏毓靈耷拉著腦袋道:「好吧……」

蕭鳴鴻道:「唔……那不然我抱妳到琉璃窗下的臥榻上,看著外頭的風景邊吃飯,妳看這樣好不好?」

「我真待得悶……不然,出不了府,咱們到食堂去也行。」

「這……」

蕭鳴鴻道:「明日再看看吧,今兒就先到窗下吃吧,乖。」

鞏毓靈聽他做了決斷嘟起了小嘴,小武感謝地看著蕭鳴鴻道:「是,小武這就去準備!」

 

皇宮、南薰殿的前殿裡坐了好些人。

蘭妃關切地問道:「現在靈兒的情況如何?
聽說昨日已經醒了?」

「是,她終於是捨得醒過來了。」

「現在身子狀況如何?孩子還好嗎?」

「還行……就是得多調養。
孩子的狀況麼,聽藥師們說,很好。」

「現在也差不多有三月了吧,孩子會不會很折騰人呢?」

「之前是還好,現在她剛醒,要再看看。」

「嗯……既然她醒了,母妃是不是能去探望探望她了?」

「這……待兒臣回頭問了藥師們,可以的時候再讓人知會您。」

一旁,一位看來身份高貴、穿著雪國傳統服飾的婦人聽聞昊天嶺的話,放下了手中的茶盞道:「姊姊,妳要去探望靈兒的時候,我同武安也一塊兒去。
上回是因為時機問題,沒法兒在冊封典儀前與她先見上一面,這會兒咱就先與她通個氣兒,不然突來一個冊封禮,也不曉得會不會驚嚇到她……她現在畢竟懷有身孕,還是不要大喜大悲來得好。」

「可世叔、世叔母出行太顯眼了,更何況,我們就是要打朝堂上的那些人一個錯手不及,天嶺認為,還是依先前討論好的辦,比較能避免節外生枝。」

「是呀,母皇,晴兒覺得,那赫連宸狡猾,縱然是現在回國去了,總是有耳目盯著嶺哥哥的,還是依原本計畫的那樣做吧。」

雪皇輕嘆了口氣:「也是,那我們什麼時候進行冊封典儀好?」

「說到這個嘛……」昊天嶺向光武地做了個揖,「父皇,兒臣近日會帶著靈兒去往赫連一趟。」

「赫連?
那處於她來說不是避之唯恐不及麼,你要帶她去那兒做什麼?」

「最近查赫連皇室定情簪上的血盟一事,發現了不須藉赫連宸之手亦能解除血盟的線索,想直接帶靈兒過去瞧瞧,說不定能直接解了那血盟。」

「嗯,好吧。
不論如何,你們要成親也是得先解了那個詛咒才行。
那冊封禮的事情,你會希望在去之前、還是回來再舉行呢?」

昊天嶺掀唇笑得妖冶:「當然是去之前就先舉行,這樣才能讓那些人有些反應時間,從而抓出一些不公不義之人。
而且世叔母不是還得趕回去主持除夕的宮宴,晴兒這回也要一道回去……路程上也是需要留些時間。」

「嶺兒,這你不必擔憂,為靈兒出頭才是最重要的。」

昊天嶺向雪皇、雪后行了個禮,「天嶺打算在帶靈兒出去回來之後就儘快大婚,希望屆時二位能來為我們見證。」

「好,這當然是沒問題。」

「欸,嘉綾,按咱們雪國祖制,公主出嫁可不能隨便。
靈兒這會兒要嫁的還是咱們的戰神御王,妳怎能就這樣說沒問題呢,不為咱們小公主刁難一下麼。」

「呵呵,武安說得也是,不過……」雪皇看著雪后道:「武安,你確定要在靈兒未來的公婆面前講這個麼。」

眾人都笑了起來。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