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偷來的時光 – 之五十 – 治病的人選

昊天嶺待殿裡的笑聲落得差不多,從圈椅上站了起來、正色道:「世叔母,靈兒於我,已是我命裡不可或缺的一部份。
先前我做過的那些錯事、那些讓她心傷的事,雖已來不及追悔,可我定會用心地補償她、與她好好地過日子。當然,那些她不喜歡的事,我日後也絕不會再犯。
不論何時何地、不論遇上任何事情,我一定會竭盡所能地為她遮風擋雨,更別說我一定會一直愛她、尊重她、包容她與陪伴她。」

蘭妃見昊天嶺如此說,也道:「嶺兒,靈兒這孩子乖巧、識大體,母妃是真的很喜歡,如果你這個臭小子敢欺負她的話,母妃一定會為她主持公道的。」

「呵呵,嶺兒,你母妃的意思就是朕的意思,還有呀,最好是你大婚了之後,就能早點接朕這位子呀。」

「凌嘯兄還正值壯年呢,而且,你要嶺兒大婚就登基……怎麼,是想要我們靈兒這王妃的位置還沒坐穩就給嶺兒多充實充實後院麼?
這樣我們靈兒也太委曲了吧。」

「哎呀呀,武安弟,你誤會了,朕可不是這個意思!
只是你也曉得蘭兒……哎……朕只是想跟你們蘭姊姊多過過滋潤的小日子而已……」

「那也不能他們小倆口才大婚就搞這齣吧,母儀天下可不是她現在的身子骨能折騰得來的,而且……」

雪后用怪異的目光看向了昊天嶺,昊天嶺無奈地搖了搖頭,雪后只得道:「凌嘯兄,你不曉得入了嶺兒那師門的人,是不能承接大統的麼?」

「阿?有這回事?」

「你不曉得這事呀……」

「不知道。」

「唔……這可奇了怪了,當年使者並沒有同你說過?」

「使者?什麼使者?」光武帝一臉茫然。

昊天嶺在此時低低地咳了二聲,雪后睨了他一眼,似是知道了什麼,便搖搖頭道:「嗬……回頭我再同凌嘯兄說說好了……」

「典儀的日子是不是先定下來好?」

「嗯,高德勝,快去讓司星挑幾個合適行冊封典儀的日子。」

「是。」

「姨夫,能讓司星快點兒麼?」

雪晴的聲音讓光武帝想起了自己的二個公主小的時候,也是用如此軟糯的聲音在向自己撒嬌,他柔和地看向了雪晴,「很快很快!
高德勝,現在就去告訴司星,讓他午後就把日子給擬出來。」

「是。」

「太好了,靈兒就真的要是我的妹妹了。」

「晴兒,別那麼激動,仔細妳的傷。」

「策哥哥,我太高興了嘛……」

雪皇目光溫和地看著雪晴及昊天策,「策兒,晴兒該回去泡泉水了,你帶她先回吧。」

「是。」

「不要,晴兒好久沒出府了,想在姨母這兒多待一會兒嘛……」

「晴兒,聽話。」

「父后……」雪晴可憐巴巴地看著雪后,那雙濕漉漉的眼眸讓人看了很想就應了她的請求……

雪后咳了二聲,目光看向昊天策,昊天策會意,便道:「晴兒,今日就先回府吧,明兒再帶妳去仙雅樓轉轉好不好?」

雪晴嘟噥起小嘴,昊天策又道:「妳的傷就剩最末尾的部份了,趕緊好了,妳想做什麼我都陪妳好不?」

「晴兒,仙雅樓的掌櫃昨個兒才送了幾道新菜品到王府裡,我嚐了覺得還不錯,我等會兒就吩咐下去,妳明兒去仙雅樓時就有得嚐了。」

雪晴轉了轉眼珠子,想了想道:「好吧……那世伯、姨娘、母皇、父后、嶺哥哥,晴兒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
策兒,仔細點。」

「是,兒臣也先告退了。」

昊天策向屋裡眾人行了禮,便抱著雪晴離開。

光武帝聽聞昊天策的腳步已經遠離到雪晴聽不見前殿裡的對話時,語重心長地道:「武安弟,你們晴兒還是不肯嫁嗎?」

雪后與雪皇對視了一眼,雪皇搖搖頭,眸中明顯含著霧氣,雪后長臂一攬,讓她靠在了自己的肩頭上。

「晴兒心裡傷呀,總是需要時間的。」

雪皇接著道:「我曉得策兒不在乎那些,他只想守著晴兒,我們也是希望他們能好好地相守,可……」

「嗯……晴兒原本就因為想守護雪國而不肯嫁,現在因為雪蒼……上回我去看她的時候,想趁她睡著時進她的夢裡去開解她的心魔,可她防衛得很,無論如何都不肯讓我進去。
加上策兒總是報喜不報憂,她現在發病的真實情況如何?」

雪皇幽幽地嘆了口氣:「蘭姊姊,妳想我們才來多久而已,晴兒已經發病了二回,每次都是只有策兒才能讓她沉靜下來,可她內心深處總覺得自己不潔不祥、不願拖累策兒云云,所以在清醒後又故作堅強……周而復始……聽策兒說,她現在發病的頻率愈來愈短了……
她的心病再加上她本身持有的能力,我跟她父親也是無能為力……可要是再繼續拖下去的話,恐怕再不久,她就會完全陷在自己的思路之中,就會……」

雪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聲地向她道:「別這樣,事情還有轉機的,嗯?」

「世叔,晴兒就像是我的妹妹、我父皇、母妃的女兒一般,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請儘管說。」

「之前我們讓博古通去查了一些這方面相關的事,日前好不容易才有點頭緒。」

雪后頓了頓,續道:「這中土大陸上目前可能只有二個人有能力來處理這件事。」

「哪兩人?你們有派人去找了麼?」

「一位是承光藥師,另一位是琮瓍的鎮國巫女。」

昊天嶺瞇起了眼眸,「承光藥師?是哪個承光藥師?」

「聽說她是位女藥師,好像也是出自於你師門,是屬醫字脈的人。
據典籍所載,魅惑術在治病上可以做心病上的治療,效果雖不如祝由術好,可有些以祝由術來處理的時候,還得藉藥草才能治療的,魅惑術卻可以不需要。
而承光藥師在江湖上最出名的就是魅惑術了,據說幾大魅惑術門派的長老也都尊崇她,可說是在這方面很有成就的了……只是她已經消失了有一、二百年了吧,江湖上都探聽不到她的下落,也不曉得從何找起。」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